贝普医疗冲刺IPO 家族特色过浓能否上市?

2022-12-09 11:31

  贝普医疗冲刺IPO,家族特色过浓能否上市?据了解,来自浙江温州瓯海县的贝普医疗,成立于2000年,是国内少数具备一次性医用穿刺注射器械全链条研发、生产及销售能力的企业之一。具体详情请看正文。

贝普医疗

  “小针管,大生意。”日前,贝普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贝普医疗”)正在冲刺IPO,公司拟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开发行股份数量2100万股,募集资金5.98亿元。

  来自浙江温州瓯海县的贝普医疗,成立于2000年,是国内少数具备一次性医用穿刺注射器械全链条研发、生产及销售能力的企业之一。同时,公司也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创始人张洪杰的“七大姑八大姨”直接间接入股,使得该家族持股高达94.14%,且100%控股。

  “家族企业+100%控股”引起市场较多关注,公司也很快被深交所问询。

  01

  业绩红利与疫情相关

  疫情反复的三年,除了带动核酸产业之外,还有注射产业。

  我国是注射器生产大国,同时也是出口大国。受到疫情影响,新冠疫苗注射需求增长,也使得贝普医疗业绩大增。

  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内”),贝普医疗营业收入分别为2.21亿元、2.73亿元、4.22亿元、1.9亿元,其中,2020年和2021年同比增长23.74%、54.44%;归母净利润为0.55亿元、0.38亿元、0.97亿元、0.39亿元,2020年和2021年的同比增速分别为-31.31%、155.88%。

  对于2021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大幅增长现象,贝普医疗解释称,2021年,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众多国家和地区大力推动民众接种新冠疫苗,注射穿刺类产品市场需求出现较大增长,推动了公司穿刺针及注射器产品销售收入的快速增长,使得营业收入大幅增长。

  然而,当前新冠疫苗接种已有所放缓,若需求大幅下滑,未来贝普医疗的业绩增长是否具备可持续性?

  对此,贝普医疗亦提示风险称,若未来新冠疫苗注射需求大幅下滑或停止新冠疫苗接种,则注射穿刺类产品市场需求也将回归常态,公司将面临经营业绩下滑的风险。

  02

  高度依赖代工贴牌模式

  贝普医疗主要通过ODM模式开展业务(加工生产完成客户选择的产品后贴上客户品牌对外销售),也通过贸易和经销方式积极推广“BERPU”“蜂鸟针”等自有品牌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贝普医疗ODM模式销售收入分别为1.38亿元、1.93亿元、3.15亿元和1.31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63.56%、71%、75%和69.75%;而自有品牌产品销售额分别为409.87万元、398.1万元、1328.35万元和380.7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1.88%、1.47%、3.17%、2.02%。

  尽管贝普医疗已走过了22年发展之路,但想要发展自有品牌难度依旧。

  除此之外,贝普医疗这些年主营业务的毛利率也呈现逐年下滑趋势。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4.44%、41.85%、41.23%和37.84%。其中,核心产品胰岛素笔针毛利率分别为72.9%、69.61%、68.29%和64.92%。

  针对核心产品毛利率的下滑,贝普医疗称,主要原因是平均单价持续下降而单位成本变化相对较小。报告期内胰岛素笔针平均单价因受单价较高的安全胰岛素笔针销售比重下降及MED TRUST HANDELSGES.M.B.H.(简称“MED”)、MHC MEDICAL PRODUCTS LLC(简称“MHC”)等大客户价格下调等影响。

  这就是ODM模式所带来的问题,面对国际大客户,贝普医疗很难掌控话语权。大客户一旦下调价格,公司业绩就受相应的牵连。

  与此相关,也使得贝普医疗应收账款和存货快速增长。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2804万元、4029万元、6372万元和5216万元;存货分别为3123万元、4400万元、6984万元和6995万元。

  03

  家族“特征”备受关注

  贝普医疗成立于2000年9月,注册资本120万元,彼时的股东为张洪杰、王忠仁、刘静,对应的出资比例为75%、20%、5%。120万元注册资本中,75万元是张洪杰、王忠仁、刘静为公司设立购置经营用地垫付款项,但该部分款项用于出资未履行评估程序。

  2020年11月30日,贝普有限召开股东会,全体股东一致决定按照本次股东会召开时工商登记的股东出资比例,以75万元货币出资置换原土地购置垫款出资,置换款计入资本公积。2020年12月,张洪杰、王兴国、张林锋向贝普有限汇入了上述款项。

  2021年5月,贝普医疗完成股改,股东变为张洪杰、王兴国、温州贝益、温州贝拓、张林锋。同年7月,公司再次增资,王朝阳认购新增注册资本62.10万元。至此,公司股东增加为6位。

  奇怪的是,彼时的刘静的股份去哪了?退出?为何退出?对于这一重要信息,贝普医疗却在招股书中只字未提。

  系列股权结构变动之后,贝普医疗成为典型的家族企业。

  张洪杰直接持股72.49%,通过担任温州贝益和温州贝拓的普通合伙人间接控制公司5.86%的股份,合计控制公司78.35%的表决权,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的其他股东也均是张洪杰亲属,王兴国系张洪杰表弟,张林锋系张洪杰堂弟,王朝阳系张洪杰表妹、王兴国姐姐。四人合计直接持股94.14%,加上通过温州贝益和温州贝拓控制贝普医疗5.86%股权,张洪杰家族100%控制了贝普医疗。

  另一方面,贝普医疗的关联交易甚为频繁。

  2019年-2021年,贝普医疗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47.23%、60.63%和55.51%。其中,公司前五大客户中艺展贸易实际控制人王朝阳系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董事王兴国姐姐,构成公司关联方。

  同期,贝普医疗向宏宇五洲销售的主要为采血针产品,销售金额分别为586.64万元、187.72万元和247.72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66%、0.67%和0.59%。而宏宇五洲的实控人之一张洪瑜为贝普医疗实控人张洪杰弟弟。

  还有一个关联方——艺展贸易,由张洪杰表妹王朝阳所控制,这家公司曾是贝普医疗2019年和2020年的第一大客户。彼时,公司对艺展贸易产生的销售收入为3693.44万元和5421.97万元、分别占其各期销售金额比例的16.74%和19.86%。到了2021年,贝普医疗直接收购艺展贸易,称其为了避免同业竞争。

  就关联交易问题,深交所对贝普医疗进行问询,公司虽然一一列举理由来证明不存在严重影响独立性或者显失公平的关联交易,但最终公司能否成功上市,目前尚且难知。

相关推荐

雅居乐再度融资 通过大宗交易将凑集多少资金?

天鹅股份控股股东“趁高”减持 11连扳的天鹅股份要被套现了?

博苑股份IPO 两版招股书数据是真的吗?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