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投资大鳄罗杰斯谈索罗斯与女人

2013-12-06 16:23:01 来源: 21世纪商业评论

  作为与索罗斯、巴菲特齐名的世界三大投资大师之一,杰姆·罗杰斯的名字于中国人而言并不陌生。因为近年来大力推广中国与亚洲的投资机会,他的投资观点不时见诸报端。

  罗杰斯曾经一度很在意自己不到1.7米的身高,但这种纠结感在他进入军队之后彻底消失了:“我是班里最矮的成员,却因为表现优异一直站在第一排。我交过一 个女朋友净身高差不多一米八,总要我提醒她‘站直了,不用担心比我高一个头’。无论是在金融圈还是女人圈,身高早就不是问题。”

  对于一个喜欢挑战极限的冒险王而言,除了投资,罗杰斯也试图从其他方面证明,身高对男人而言从来不是件重要的事情。

  “我们都爱死了对冲基金”

  作为一个纵横华尔街和对冲基金界数十年的老手,罗杰斯几乎和金融圈子里所有的名人都有些关系,被谈论最多的当然是他曾经的合作伙伴、另一位投资大鳄索罗斯。罗杰斯回忆起在量子基金的一段经历,感触良多: “索罗斯比我大12岁,当时他想找个年轻聪明的小伙子。我正好厌倦了自己在华尔街原来的工作,跟他一拍即合。我们在一家合伙人公司管理‘双鹰’对冲基金, 随后我们创立量子基金。我们都爱死了对冲基金,不仅因为它收取的资产管理费比共同基金高得多,而且无论市场光景好坏,都能赚钱。”

  罗杰斯告诉《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称《21CBR》)记者,尽管量子基金威名赫赫,但它也有被“政策市”折腾得特别艰难的时候:“创业的第一次重大危 机发生在1971年。当时我们看好日本股市,日本股票非常便宜,还在缓缓上涨,而美股相比之下颓势明显。于是我们将大量头寸做空美国股市,做多日本市场。 谁知道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居然在某个周日的晚上宣布关闭‘黄金窗口’,各国货币只能通过美元才能参与黄金交易。随后一周日本股市暴跌20%,而我们大量做 空的美国股市则冲上了云霄!最后我们靠早前投资的一家欧洲石油公司股票才勉强救了一命。到1974年,全球只剩下几家对冲基金,而且大部分都投资国内,我 们是唯一一家国际对冲基金公司。”

  常在河边走的罗杰斯曾在两三年内先后做空6家公司,全都破了产,罗杰斯自己也因为别的投资失误破了产。破产让他学会了一个道理:“市场保持非理性的时间比你能支撑的时间长得多。”

  罗杰斯和索罗斯携手经历了近十年量子基金的成长,却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与索罗斯分道扬镳。谈及个中缘由,罗杰斯透露:“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调查 了量子基金对一家叫‘计算机科学’的公司的投资,指控我的合伙人索罗斯操纵股市。通过协商,SEC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他签署一份承认过错的文件, 并支付和解金。我问他为什么同意让这次做空被理解为操纵股市,他告诉我:‘我当时就是这么做的!’我大吃一惊,我告诉他,我的名誉比100万美金要值钱得 多,而他的回答是:‘很抱歉,对我来说不是。’”

  对于当今控制着美国金融界的权贵人物,罗杰斯毫不掩饰其不满之情:“上一届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自称大师,其实只是个资质平平的经济学家,一边吃着政府的 皇粮一边瞎指挥。他挑选的继任者伯南克人称‘小格林斯潘’,是个应声虫,一遇到问题唯一能祭出的法宝就是印钞,加速房地产和消费泡沫。”

  至于美国前财政部部长保尔森,在罗杰斯眼里倒是交了不少朋友:“不过当他的华尔街的朋友们面对金融危机要破产时,最拿手的事情就是不停给保尔森打电话,让他去小布什面前诉苦。”

  正因为对美国状况极端失望,所以不管受到多大非议,罗杰斯应中国一些民营企业家的邀请来中国访问时,仍然不厌其烦地给这些民营企业家打鸡血,让他们和自己一样,相信中国的未来遍地黄金。

  冒险王的女人们

  今年9月索罗斯梅开三度,高调迎娶42岁的日裔女友,罗杰斯有没有受邀前往婚礼?

  与索罗斯关系微妙的他微微一笑,避开了这个问题。实际上,和其他在风诡云谲的投资市场火中取栗的冒险王一样,遇到今天的太太之前,罗杰斯的情感经历如同欧洲中世纪的历史一样冗长而混乱。罗杰斯青睐过各色女性,不过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热爱旅行和冒险。

  罗杰斯出生在美国亚拉巴马州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是家里5个孩子中的长子。罗杰斯与众多华尔街投资人士类似,拥有令人惊叹的学历,他分别在美国和英国最好的两所大学耶鲁大学和牛津大学完成了本科和硕士阶段的学习。

  “我在牛津读书的时候,一次圣诞节放假,因为没钱,搭着顺风车周游欧洲。在直布罗陀海岸,我遇到了三个漂亮的美国女孩,其中一个就是我后来的妻子。”这个 女孩名叫露易丝,同样是从常青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罗杰斯被她甜美的笑容吸引住:“当时露易丝要去丹麦,但是汽车抛锚了。我赶紧说服她跟我 一起搭便车去巴黎,在那里她可以坐火车去哥本哈根,我回牛津。我们一起相处了三四天,我还记得她睡觉的时候穿着滑雪裤。”

  在巴黎火车站分开前,罗杰斯跟露易丝一起吃了顿饭。露易丝没有把盘里的食物吃完就想离开,被罗杰斯劝住了:“我告诉她没有把盘里的东西吃完就不能走。她说 自己已经22岁了,没必要非得把盘子里的粮食都吃完。我问她,小时候父母没告诉你在遥远的中国还有很多忍饥挨饿的孩子吗?她笑着说:‘我的父母只告诉我在 亚拉巴马州,有很多忍饥挨饿的孩子。’”

  第二年圣诞节,露易丝在牛津大学租了一个公寓,和罗杰斯一起开始了欧洲冒险之旅。罗杰斯被露易丝的冒险个性深深迷住了:“我们计划到俄罗斯玩。当时前苏联 是禁止将卢比带进或带出国界的。但是露易丝发现,美国运通公司在伦敦的办公室有很多卢比,而且就像黑市一样,有很大折扣!她就将这些卢比放进胸罩里,顺利 进了苏联。”

  因为罗杰斯不是犹太人,露易丝的父母不太满意。但是在第三个圣诞节来临的时候,罗杰斯和露易丝结婚了,他也带着极旺盛的精力投身到华尔街的腥风血雨之中: “我太热爱自己的工作了!那个时候一周7天我一天也不休息,非常希望股市在周末也不要休市。我有时一周要跑10个城市,拜访10个公司做调研,露易丝完全 不能理解。另外她正被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示威运动影响,那个示威运动认为华尔街是个臭名昭著的金钱世界。因为各种观念冲突,我和她离婚了。”

  不过离婚后罗杰斯似乎还是想向前妻证明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并不是贪婪的,而且人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只有理想主义的世界里:“后来露易丝也要走出校园。直到她毕业,她的亲戚都没答应给她提供汽车贷款担保。当她转向我的时候,我也同样拒绝了。”

  与露易丝离婚后,罗杰斯又有了第二段短暂的婚姻。他曾经一度对婚姻失望,对待女人的态度也变得像衣服一样,穿遍世界上的好衣服,却没有一件陪着自己长久。罗杰斯告诉记者,他是家庭5兄弟中唯一一个离过婚的,而且认为自己“很不擅长维持一段长久的关系”。

  他反思这段经历,认为与自己的家庭也有些关系:“我从来没有在父母那里得到过关于如何与异性相处的建议和帮助,而自己这方面的觉悟来得相当晚。我觉得天下 的父母都应该教自己的小孩一些处理人际关系的基本常识。现在我有了经验,希望乐乐和小蜜蜂(罗杰斯的两个女儿)在这方面能做得比我更好。”

  在罗杰斯过了知天命之年后,他终于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当时27岁的佩基·帕克。佩基在落基山市的夏洛特皇后学院负责基金筹集工作,“那时我已经很出 名了。她在院长的推荐下,看我总结的投资经验。另外她告诉我自己想开车游遍美国,我喜欢她的冒险精神。当我问她为什么没去的时候,她说家里没有那么多现金流,她用了一个完全正确的术语”。

  罗杰斯决定邀请她约会,他请佩基周末去看芭蕾舞。佩基同意了,但她强调不会住在罗杰斯的家,要自己住在宾馆里。罗杰斯同意了:“我告诉她我家跟纽约大多数 人的小公寓不一样,非常大,而且在她停留的时间我们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可能认为我是在误导她,并坚持自己支付酒店的费用。”

  事实证明,罗杰斯不但是个投资高手,在追女孩子上面也很有一套。佩基人生中大部分时间一直在跳舞,罗杰斯于是带她去看了法国巴黎歌剧院的芭蕾舞剧《黑暗王国》。随后,他说服佩基,从林肯中心走了约40个街区来到自己的住 所附近。在那里,罗杰斯搬出了自行车,与美女骑车到中央公园共进晚餐,并“顺便”邀请她与自己去英国看“亨利皇家赛舟会”。罗杰斯对赛舟会那喝着高级香 槟、吃高级奶油草莓欣赏风光的美景非常自信:“如果在那里你还没有坠入爱河,我觉得你这一生也不太可能拥有爱情了。”

  与佩基结婚后,罗杰斯享受到许多家庭的小乐趣:“我预见到新世纪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做空了建材股和房利美,并告诉大家房地产将要崩盘。但是当时我们已经计 划离开美国搬到新加坡,并准备卖掉在纽约的大房子。佩基对我嚷嚷:‘我拜托你了,我们要卖房子呢,你能闭嘴别在公开场合谈房地产泡沫了吗?’这真有意 思。”

  跟比尔·盖茨一样,曾经有一个阶段,罗杰斯认为孩子是对时间、金钱和精力的可怕浪费,坚决不要孩子:“这可能也和我的家庭有关。作为长子,我在成长过程中需要不停帮助自己的弟弟们,我太清楚孩子带来的负担。”

  也许终于到了顿悟的年纪,罗杰斯现在的生活完全是过去的反面:“我有太多的育儿经可以分享。总的来说,如果我的孩子能够成为知识渊博、雄心勃勃、坚韧而富有冒险精神的人,将是我最大的满足。”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