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张艺谋的超生大坑

2013-12-07 11:05:21 来源: 腾讯大家

  张艺谋为“超生”事件道了歉,网上的争论声反而大了起来。争论焦点集中在对“恶法”的态度上,或者说,我们如何面对“恶法”。前几天还为“人权天赋还是人赋”吵得不亦乐乎的两拨人马,也结成统一战线,声讨“无良媒体”与“被洗脑的人”,他们认为,对一个“恶法”,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藐视它、破坏它、违背它,都是具有某种正义性的,都可以视为“受害者的反抗”。

  当某个个人面对一个他视之为“恶法”的现行法律,他的选项是有限的,可以大体列举出来:

  选项1,内心不信服但行为上遵从;选项2,有意违犯并以暴力对抗惩罚;选项3,有意违犯,但通过贿赂或其他交易免除惩罚;选项4,不信服并违犯这项法律,同时接受现行法律的惩罚而不试图逃避或对抗之。

  当然,还存在另外的可能,即个人违犯现行法律,但由于执法者的技术失误,或程序上的疏漏,使其未受惩罚。之所以要谈到这种可能,是因为在张艺谋“超生”事件中,这种可能在理论上存在。但即便这种可能存在,由于不具备可复制性,至少在讨论个人面对“恶法”的态度时,也可以不必考虑有人在有心违犯法律之前,已经抱有因执法者疏失而“漏网”的侥幸心理。

  选择前述选项1的人群,是所谓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意见很重要,但不在此次争论的焦点区域。在焦点上的,是2、3、4三个选项人群。选项2,是我们在媒体报道中常见的;而选项3、选项4,与此次张艺谋的情况更为接近。

  据媒体报道,张艺谋所谓“超生”的三个孩子,均为“非婚生育”。在中国目前的户籍制度下,孩子要上户口,需要相应证明,手续齐全尚且可能遭遇梗阻,何况阙如。在此情况下,其实已经可以大体排除当时办事人员技术疏忽这一可能。即便如此,也还存在另外的可能,如在办理户口过程中,办事人员或者其上级,出于对艺术的喜爱,或对张艺谋名气的敬畏,或与张艺谋曾经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或者其他类似原因,“枪口向上抬了一寸”,不多不少,刚好一寸,但已足够张家三个孩子不必成为“黑户”。

  需要指出,这种善意的考虑不是无厘头,只是为了避免恶意揣度,误伤好人,至于真实情况,读者可以依据生活阅历各自判断,并静待无锡计生部门把这一“大案”的事实搞清楚。

  那么,比较接近常情的一种可能,张艺谋属于选项3;在较好的一种可能或更善意的揣度下,张艺谋可能接近于选项4。

  此前对张艺谋的批评,多数基于选项3作为事实前提。坚持认为不应该对张艺谋“超生”在媒体层面追问的人,把选项3与选项2相提并论,即张艺谋通过“突围”,而使计生制度受到损害,这与直接暴力对抗的“受害者”一样,应该得到道义上的同情和支持。关于这一点,如刘远举先生在文章中所指出的,在此种情况下,对张艺谋“受害者”单一身份之认定是有问题的。由于选择性执法造成事实上的相对特权,通过贿赂、赎买、特权交易获得事实上的“赦免”,这种做法不是破坏而是大大强化了计生制度存续的动力。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