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黄光裕:孤独后的悲剧是他不知道“我是谁”

2013-12-13 17:01:52 来源: 中国商界
\\

图:黄光裕(来自网络图)

  黄光裕是我曾经的老板,这几年他深陷囫囵。虽然我远在非洲,却一直对案件保持着高度关注。现在案件审判完毕,一切尘埃落定,上帝的回归上帝,撒旦的还于撒旦。然而印象中的黄光裕在这个失眠的黎明时刻,轻轻地回到我的脑海中,并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黄光裕是潮汕人,偶像是他的老乡李嘉诚,作为生意人,把企业做大是他的终极目的。黄光裕的悲剧在于他没有把握好自己的角色,他应该知道自己是谁,适合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我是谁?——这是一个困纠每个人的哲学问题,尼采认为自己是太阳,结果他疯了;黄光裕不是尼采,而他进了监狱。

  他沉默地观察,犹如一只黑暗中的猎豹

  十年前一个春天的早晨,位于北京东北四环霄云路鹏润大厦28搂那个宽大的办公室,我惴惴不安的站在门外。那时候鹏润大厦刚刚竣工,招租率不到50%,黄光裕刚从电器连锁行业涉足商业地产。

  过五关斩六将之后,24岁的我带着简历,惴惴不安地推开门。黄光裕的办公室非常豪华,足有两百多平米,铺着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感觉自己的腿发软。黄光裕坐在紫檀红木的巨大的办公桌后面,一言不发地看着我。他的背后是巨大的书架,但只是稀稀拉拉放着几个文件夹,书架上面是一块大匾额,据说是启功手书的四个遒劲的大字——商者无域!

  他沉默地观察,犹如一只猎豹在黑暗中蛰伏,等待着扑向猎物最好时机的到来。这种观察人与事物的方式成为黄光裕的特色。他等待商机,在等待的过程中思考、分析、判断、论证,当时机成熟时就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并直冲要害。

  那天我感觉自己就是这个猎物,我带着伪装出的自信,向他亦步亦趋地走去。

  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我能得到鹏润(中国)投资培训部部长的职位,先前那些过五关斩六将的经历完全可以忽略,关键就在于这20分钟,在于这位老板的首肯。

  之前的几年,我的职业经历其实完全不足以支持我能走到今天的这步。得知最后的面试机会,黄光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着怎样的人际风格和喜恶,我都做足了文章。甚至见面后,该怎么说话,第一句说什么第二句说什么,哪一句能引起他的兴奋点,什么样的态度能争取到他的认同和共鸣,我都反复地斟酌。

  我走到他面前,他抬了一下眼皮,只说了一个字“坐”。没有微笑,没有热情,疲懒的语调中却拥有无限的自信和毋庸置疑的权威,

  那天是怎么开始的我想不起来,我一直在说,语速很慢,态度诚恳自信。我做过什么,我能做什么,我的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我不断地说并时刻提醒自己,要放慢语速,不要夸夸其谈。

  黄光裕一直保持着沉默,他躺在靠背椅上,单手支着下颌,冷冷地观察着我,我感觉自己都要被他看透了。那天我强调,我最大的弱点是没有在大集团公司工作过的经验,但经验是经验,更关键的是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靠的是思路想法、学习力、行动力、澎湃的激情以及由此带来的对下属的影响力。而这些,我认为我都具备,也得到了我前任老板的肯定。我甚至主动说,我担任这个职务后如何进行组织架构、岗位设置以及与工作流程的建设,从宏观架构到微观工具表格,我尽量做到观点鲜明,思路清晰,态度诚恳。这一段表述,我整整说了二十分钟,期间,黄光裕只是偶尔抛出一两个话题。我有足够的经验支持我的表达,我甚至期待他能问我更多的问题。

  可是我忽略了,我太年轻、太嫩,同样的岗位,有几百份简历,有国外回来的MBA,有名校的老师,有猎头精心推荐的甲乙丙丁。凭什么选我?

  黄光裕果然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我,然后他又不说话了,用手支着下颌。冷冷地注视着我。我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诚恳地说:“黄总,我知道这确实是我的不足。”

  他依然一言不发,看着我。我使出了杀手锏,说:“黄总,也许有很多人比我更合适这个职位,但是我只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机会,而不要匆忙在这十几分钟时间里对我进行判断。我不要求工资多少,只要能跟随您工作的机会。我和鹏润公司都一样年轻,我希望能和企业一起发展、成长。您可以在这个岗位再聘一个人,我们分别工作,对我算是试用,这期间我不要工资,白干活。两个月后您再对我和他进行甄别和选择。那时您再认为我不行,那确实是我能力不够,我走人;您感觉我行,我再留下来。”

  我的诚恳和自信终于打动了他,我终于看到黄光裕笑了。他笑得很开心,好像一个小朋友得到了一件期待已久的玩具,我能看见他的酒窝以及洁白的牙齿。突然,黄光裕从座位上站起来,向我伸出右手,说了一句令我至今难忘的话:”孙部长,你准备准备,下周一准时入职报到。”我也咧开嘴笑了,很开心地站起来握住黄光裕的手,温热而有力。

  出门的时候,黄光裕还是坐在他的椅子上,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他始终微笑着目送我,目光接触时,他冲我点了一下头。办公室外还有七八个等着面试的人,秘书把我引向电梯间,问我,黄总怎么跟你谈了这么久,足有半小时,他的面试很少有超过十分钟的,很多人在他霸道的注视下都崩溃了。

  我笑了笑,说:“H小姐,下周一我们就是同事了。”

  从此,我开始了在鹏润以及日后国美工作的日子。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