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医院克扣用药 护士截留药品卖给药贩

2013-12-17 15:15:31 来源: 京华时报


   近日,浙江金华警方联合北京、天津、山东等地警方,打掉了多个制售假药的犯罪团伙。在涉案人员中,一些护士截留患者不要或用不完的药品,低价卖给不法药贩;医院的保洁人员把药品包装卖给药贩,从中牟利。

  在警方查处的犯罪团伙中,甚至有一家3口齐上阵制贩假药,通过物流代收货款,将药品批发销往浙江、山东、陕西等10余个省市。

  案例

  1、“白衣天使”倒卖截留药

  据警方介绍,以刘博为首的团伙,长期盘踞在北京丰台长辛店、房山卢沟桥一带,通过网络以市场价3至4折的低价回收各类药品及包装箱,归类装箱后,在网上发布供药信息,以6至7折的价格对外销售。

  1988年出生的舒洁是浙江永康一家重点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她在该医院做护士已经有5年的时间。

  舒洁告诉记者,她春节休产假时闲着没事经常上网聊天,用的网名是“白衣天使”。刘博团伙的人看到她的网友,猜测她是医护人员,就问“有没有多余的药品卖”。

  舒洁说,由于是重症监护病房,经常有病人病逝,用不完的药患者家属也不会要。另外,由于药的剂量大,有时候一位患者只需要半瓶或1/3瓶,但医生都是开一瓶的量。护士在用药时,会给两个患者用一瓶,就会省下一瓶。患者家属不要的药,以及省下的药,以前都是由护士长拿到药房退掉,至于退药的钱,她并不知道去了何处。

  舒洁休完产假上班后,打起这些药的主意。她截留下药品,除了卖给刘博团伙,还卖给了另外的人。舒洁说,刘博团伙的人告诉她,他们是北京的医药公司专门回收,并不知道收回去干什么。“我卖的是真药,没觉得违法,只是违反职业道德。”舒洁说。

  警方称,舒洁私自截留患者的“苏普深”“苏肽生”“洛赛克”等药品,卖给刘博等人,从中赚取数万元。

  克扣用药已是公开的秘密

  永康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徐航亮告诉记者,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等病房,一些不法人员通过克扣日常用药、私留病逝患者用药等手段将药品从医院带出,并通过互联网低价销售给药品回购商。

  舒洁曾向警方表示,类似的情形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也都在这样做”。患者用不完又不带走的药,一般都会到药房退掉,退药的钱,到底是归医院还是如何处理,作为普通护士并不知道。

  一位工作了17年的护士白女士告诉记者,剩药是常有的事,但处理的方式可能不同。白女士表示,他们病房有时候也会拼药,剩下的药就放在药房的柜子里,像维C等经常会有。有时候有病人急需药,来不及开,就会先用这些剩药,“退的很少,如果时间一长,药品过期了就会扔掉”。

  白女士称,有的科室也会把大量的剩药退给药房,这种退药没有单据,也没有钱,“应该直接归医院了”。

  白女士告诉记者,目前的药品一般都是一种剂量,但由于病人的病情轻重不同,用量也不同,所以就会产生剩药。但由于医生在开药的时候开的是整支剂量,按照正规的做法应该是用半支剩半支,由于保存等因素,患者不可能把剩下的药带走。

  一些业内人士呼吁,药厂在生产时,应该考虑合理设置剂量,医疗机构也应加强管理,减少医护人员的操作空间。

  2、一家3口齐上阵制贩假药

  谭峰今年58岁,哈尔滨人。据他的大女儿谭月说,父亲因为赌博欠下100多万,在将房子卖掉还钱后,还欠下六七十万,谭峰来到山东德州投奔嫁在此地的两个女儿。

  据金华警方调查,自去年7月以来,谭家人在德州铁西区一出租房内设立生产窝点,购置压片机、打码机等制假设备,从北京购进以淀粉、玉米粉为原料的“波立维”“络活喜”“立普妥”等十余种假药,从河南郑州、天津等地购进假药包装盒、说明书、防伪标签等,进行打码、包装,私刻药企公章,伪造检验报告、出库单,通过物流代收货款批发销往浙江、山东、陕西等10余个省市。

  谭月说,她是在上网时,听网友说可以倒卖回收药,于是父亲负责联系上家买药,妹妹谭星帮其记账,她负责卖。

  不识字的谭峰在网上联系上家下家时,都是用语音聊天。他说,一般进价10元的卖13元,进价65元的卖75元。他称,并不知道这些药是假的,“他们都说是高仿的”。而卖药给他的人,也是提前打电话约好地方,一般是高速路口等地方进行交易。

  金华的何先生说,正规药店“络活喜”卖35元,而谭月的卖价为20元,并称是厂家直销。何先生一次性买了50盒。快递将药送到后,其父亲吃了3周后发现血压没有降,产生怀疑的何先生仔细一看,才发现药片不平整。

  金华药监部门的检验结果显示,该药系假药。

  假药四折价流入连锁药店

  据谭家人说,他们的买家也包括药店。

  根据金华警方的调查,今年8月以来,浙江一家医药连锁企业的采购负责人何某,以低于市场价40%的价格,从谭家人手中购买了“络活喜”“波立维”等数百盒假药,并以真药进入到药店的配送部。

  何某说,他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个叫辛锐的人,对方自称药厂业务员,药价比较便宜,而且有返利。公司负责人要求何某,要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联系购药。何某称,辛锐告诉他有营业执照和药品经营许可证,但他并没有真正核实过,不知道真假。

  何某说,辛锐通过物流公司将药发给他,但并没有发货单、发票和检验报告等。由于药品入库需要这些手续,何某会先把药交给公司配送部,并称手续会随后到。随后何某再与另外一家长期有合作的医药公司联系,让其寄发货单和检验书,内容照何某的要求填写,药品的发票也由该医药公司提供。就这样,假药顺利进入到连锁药店的配送部。

  何某说,他还从辛锐手中进过立普妥、金水宝等假药。“我从辛锐手中购买波立维,对方就会给我每盒5元的提成。”何某说,他这样做也是为了公司,因为最近几年公司有亏损,生意不是很好,而且其他几种药品的提成他都交给了公司财务。

  据警方调查,辛锐就是谭家人卖药所用的一个网名。

  金华市食药监局监察稽查支队支队长胡杰豪告诉记者,按照规定,药店进货要查看对方的营业执照、法人代表委托书、药品检测报告书等,进口药品还要有通关单,口岸检验报告等。如果药店被发现销售假药,将会对药店进行处罚,严重可吊销相关证照。

  3、灌装生理盐水冒充真药

  警方的调查显示,以王小龙为首的天津制售假药团伙,则是收购药品的包装盒、瓶子、说明书等包材,灌装生理盐水、淀粉等,向外销售。该团伙所收购的真药包材,很多都是从医院的保洁人员手中买来的。

  据办案民警介绍,如果是真药品,都会有条形码,能查到是哪个地区哪个公司销售的。警方查询发现,这些药品多来自一些医院和医药公司。进一步侦查发现,这些包材一般都是由保洁人员卖给不法药贩,从中牟利。

  各方声音

  医生提醒

  使用假药会延误治疗

  金华警方此次查获的假药中,包括治疗糖尿病的专用药:胰岛素注射液。金华市中心医院主任医师楼雪勇表示,如果使用了假药,会延误患者的治疗,容易出现慢性并发症,眼底出血,肾功能衰竭,血糖控制不住,还有可能会导致心梗和脑梗,“对病人来说是非常要命的”。

  楼医生表示,如果使用了假的波力维,也容易导致患者出现急性心梗、血管急性堵塞等。

  警方提示

  180家药店可网上售药

  据金华市食药监局监察稽查支队胡杰豪支队长介绍,按照国家规定,处方药不得在网上销售。而在网上销售非处方药,也需要办理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并在网站醒目位置公示。

  目前,全国只有180家连锁经营的药店可以在网上销售药品。

  消协呼吁

  高价药包装最好销毁

  对于药盒的流向问题,中消协此前曾发布警示,呼吁及时销毁高价格药药盒,抵制药盒高价回收,避免假药借“壳”上市。中消协呼吁,废弃的药品包装,尤其是那些昂贵的进口药包装最好销毁,比如用剪刀剪几刀或撕碎后再处理。医院等有条件接触废弃药品包装的单位或者个人,应做好这些物品的处理,避免被不法分子利用。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