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公立医院改革北京模式 存量改革的第三路径

2013-12-18 12:12:3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北京公立医院改革起于三甲医院,医药分开、法人治理等逐一展开。特别是北京的系列改革措施为深化政府职能转变奠定了基础,并充分发挥市场作用实现了机制变革。这正与未来中国改革的大趋势不谋而合。

“实施零差率后,有些医院增加了床位密度,陈院长的医院是否也是这样做的?”

“医保总额预付制中总额的测算很难,医院如何与医保进行总额增长量的谈判?”

在每年医疗界最为盛大的中国医院院长年会上,北京朝阳医院执行院长陈勇发言7分钟后,台下坐着的逾百位各地区院长们急切地抛出了如上问题。陈勇对各种追问的回答时间长达20分钟,甚至到论坛结束后,仍有院长追着陈勇热烈讨论着。

激起各地院长们兴趣的不仅是他作为北京市三甲综合医院院长的身份,更重要的是,陈勇所在的朝阳医院是北京公立医院改革的试点。

2012年5月18日,北京市召开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启动暨医改工作会议,同日发布了《北京市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方案》。此后友谊医院、朝阳医院、同仁医院、天坛医院、积水潭医院等市属公立医院分批开展了改革试点。

公立医院改革是医改的艰巨一环。在新医改五项重点改革任务中,只有公立医院改革仅以“试点”形式探路。但即便如此,到了新医改启动后的第四年,2013年,“医改四年无样本”、“医改根本没有改”等观点获得了广泛传播。

北京是中央高层钦点的第十七个试点城市,聚集着全国顶尖的医疗资源,也面临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就诊患者,公立医院改革格外具有难度。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更是保持了对北京医改的持续关注,先后多次作出重要批示。

北京医改的决策者也颇具勇气地直接从“最难啃的硬骨头”即存量改革入手,对市属三甲医院实施改革:包括实施管办分开和医药分开,建立财政价格补偿调控机制、医疗保险调节机制和医院法人治理运行机制。

针对公立医院“以药补医”这一顽疾,北京市的医药分开采取了与其他省市不同的方法:用医事服务费巧妙地“平移”了医院原有的药品加成收入。“平移式医药分开”既不依赖财政补贴的增加,也不增加患者费用,却改变了医院的激励机制。

此外,北京市在现代医院管理体制、医保支付方式、财政补偿方式、人事分配制度、绩效管理以及服务模式创新等领域开展综合改革,改革涉及领域之广、程度之深在全国并不多见,公立医院改革“北京模式”渐已形成。

考虑到这条颇为难得的探索经验,以及北京超过其他试点城市的示范性意义,盘点评估北京公立医院改革探索实践,显得尤为重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历时半年的北京市公立医院改革试点评估工作目前已完成。不久前,北京市医改办以及第三方评估机构共同向北京市政府就评估工作以及公立医院改革实施效果进行了汇报。

北京市医改办在评估结果的基础上,提出进一步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九项建议。全面深化公立医院改革的“北京模式”第二季,正在酝酿之中。

自评与他评“双管齐下”

城市综合公立医院的改革,是过去两年当中北京医改的“重头戏”。作为一项公共领域的改革试点政策,适时进行阶段性盘点评估,获知试点效果与问题,才能对政策是否具有推广性得出科学地判断。

北京市医改办从2013年年初开始筹备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评估工作。市长王安顺在医改专题研究会上指出,“要对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相关政策措施进行深入系统研究。”

“我们进行公立医院改革评估不仅仅是为了总结效果,更是要全面、彻底的发现改革中的问题,完善政策,为下一步工作做好准备。”北京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地方政府的决策中,对一项改革政策进行部门内部评估已很常见。但北京市公立医院改革试点评估的组织形式却颇具特色。

2013年5月14日,北京市医改办主任办公会议通过了《北京市公立医院改革试点调查评估实施方案》(以下称“实施方案”),由医改办牵头联合相关委办局,成立了7个联合调查评估组,并聘请首都医科大学作为专家支持单位。

按照实施方案的要求,市医改办牵头,相关单位(即跟医改有关的行政部门,包括编办、财政、发改、卫生、医管、人社等)确定一名主管处室负责人和一名了解情况、熟悉政策的人员,各试点医院确定一名了解医院改革情况的人员,各方共同组成联合调查评估组。

“这样安排,主要是希望确保评估工作能够全面、客观。”北京市公立医院改革试点评估工作牵头人、市医改办隆学文处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同时,我们请首都医科大学为每个评估小组配备2-3名教授或者博士,保证评估工作的科学性。”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政府自身开展评估的同时,北京市医改办还专门委托一家社会咨询机构——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作为第三方,对试点方案政策设计、试点实施进度和实施成效和政策设计开展独立评估。

当下,第三方参与政府工作评估已并不鲜见,不过评估团队大多数来自大学、研究院或行政部门下属行业协会,聘请体制外咨询机构作为第三方则并不多见。

“机构性质不是我们选择的依据,经过严格的筛选、能够符合标准,就可以作为第三方。”隆学文说,“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是一个发展趋势,我们要做的就是要买到优质的服务。”

据记者了解,第三方评估主要包括专项评估和综合评估两个阶段,采用访谈、座谈、患者满意度调查、医务人员满意度调查、综合问卷调查以及数据和资料分析调研方法。

“我们先后对北京市有关委办局相关负责人、医院主要管理者和不同职系等职级的员工代表90多人进行了‘一对一’访谈,通过不同方式对2000名患者、367位一线医务人员和150名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开展了问卷调查,并对财政、社保等有关数据进行了定量分析。”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第三方评估项目组负责人王宏志称,其中试点效果从患者维度、医生维度、医院维度、机制维度和资源维度进行评估。

历经半年的调研与数据分析,北京市医改办和第三方分别完成了“6+1”报告,包括一个综合评估报告,以及管办分开、医药分开等6个专项评估报告,形成了对北京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完整的系统性评价。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