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公司频道

最新动态 企业文化 战略规划 财务报告

文山电力高管遭实名举报:涉嫌违规持股?

2013-12-21 10:04:40 来源: 证券日报

12月中旬,云南文山陆河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陆河发电”)的董事长田恩和以及工会主席郑高赴京实名举报文山电力(600995.SH)高管违规侵占陆河发电三分之一资产,金额达到近7000万元,导致陆河发电蒙受巨大损失。

资料显示,被举报者为文山电力党委副书记、职工监事蔡锦荣。

陆河发电董事长田恩和表示,根据国家有关规定,蔡锦荣身为国有控股上市公司高管,不该在其他民营企业持股,更不允许在其电网覆盖的发电企业持股。

那么,这起纠纷的真实面貌是怎样的?

资产被转移导致纠纷

资料显示,陆河发电公司位于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县,该县也是当地的贫困县。以陆河发电作为投资主体建造的三号机组及其附属设施在十年前以行政划拨的方式划转到另一家民营发电企业—晨光发电公司(以下简称“晨光公司”).2009年底,两家公司联营合同到期,陆河发电欲收回三号机组,并拒付前后产生的电费收入给晨光公司。因此,陆河发电与晨光公司为了三号机组的归属以及电费收入问题对簿公堂,至今仍未有定论。

“晨光公司为一家民营发电企业,注册资本为598.88万元,大股东为蔡锦荣,持股60.59%。”陆河公司董事长田恩和表示。

田恩和提供的资料显示,陆河发电所属南令水电站是由国有控股企业改制而来,拥有三台6300KW水力发电机组,共投资1.9亿元,其中1.12亿元来自当地农行的借款。2004年,时任国有控股南令公司董事长的蔡锦荣借助改制的机会,以“职工集资”名义成立了麻栗坡县冷水沟发电有限公司(现晨光公司),自任法定代表人。并通过股东会议案,将南令公司三号机组及辅助设备等资产划转到其控股的晨光公司名下。此次划转对外宣称是实行“零净资产划转”,即在划转资产的同时承担等额债务。但田恩和表示,事实上,晨光公司划走了近7000万元的资产,却并没有承担相应的债务,设备维护成本也未承担,却要收取陆河公司三分之一的电费收入。简而言之,以蔡锦荣为控股股东的晨光公司似乎只享受了收益,却未承担责任。

从2004年12月到2012年12月,被晨光公司划走的电费收入共计3707万元。正是晨光公司只享受收益不承担负债的行为让陆河发电改制员工不满。陆河发电工会主席郑高表示,陆河发电的职工作为晨光公司的出资人,多次联名要求晨光公司依法清退蔡锦荣的股份,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针对上述纠纷,记者几天来多次拨打蔡锦荣手机号,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蔡锦荣被指违规持股

在这起纠纷中,最值得关注的是蔡锦荣的多重身份。

2004年资产转让时,他是陆河公司的董事长,亦是晨光公司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同时,他还在文山州电力公司任职。当时资产和负债划分的议案就是得到了经文山州政府授权的资产管理单位—文山州电力公司的同意。而2005年12月至今,其担任文山电力党委副书记、党委委员、职工监事。

此前,各地一些国有电力企业通过成立职工持股会等方式,组织职工在发电企业改制中持股和投资新建发电企业,对于形成企业多元股东结构、鼓励职工参与公司治理、调动生产积极性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由于操作不规范,引发了不公平竞争、国有企业利润转移和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

一位电力行业人士表示:“如果电网企业职工持有发电企业股权,就有可能产生不正当的关联交易,造成不公平竞争。”

根据2008年1月28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联合颁布的《关于规范电力系统职工投资发电企业的意见》第二条规定:地(市)级电网企业的领导班子成员和省级以上电网企业的电力调度人员、财务人员、中层以上管理人员,不得直接或间接持有本省(区、市)电网覆盖范围内发电企业的股权,已持有本省(区、市)电网覆盖范围内发电企业股权的,应自本意见印发之日起1年内全部予以清退或转让,发电企业可以优先回购。电网企业其他职工自本意见印发之日起不得增持本省(区、市)电网覆盖范围内发电企业的股权,自愿清退或转让已持有股权的,发电企业可以优先回购。存在电网企业职工持股行为的发电企业应依照有关法规规定披露电力交易信息,自觉接受电力监管等机构的监督检查。

但在偏远的云南麻栗坡县,上述规定似乎并没有得到有力贯彻。双方的矛盾也在今年的9月6日升级。

也许是为了规避上述规定,2013年9月6日,蔡锦荣召开晨光公司股东大会,通报要将自己名下的362.88万元,占晨光公司总股本60.59%的股份等值转让给另外一名股东,也就是晨光公司的总经理杨忠,但其却不同意由陆河公司改制职工按出资比例购买。

郑高对此表示怀疑:“蔡锦荣的身份特殊,他转让股权恐怕只是想寻求一个代理人,从而实现从台前到幕后的操控。”

那么,蔡锦荣身为上市公司文山电力的高管,文山电力对此又作何回应?文山电力与覆盖的发电企业之间会不会因此存在不当关联交易?《证券日报》记者对此将跟踪报道。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