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不是央妈狠心 是机构太贪婪

2013-12-23 14:26:10 来源: 新浪财经

以笔者看,在外汇占款两个月增加8400亿元的情况下,央行根本不能注入流动性,而央行针对年底“钱荒”依然注入了3000亿元,但却满足不了机构的欲望,这不是央行无情而是机构太过贪婪。这次“钱荒”原因是多样复杂的,但机构自己的责任最大,机构是酿造自己“钱荒”的元凶。

针对年底突然而至的“钱荒”,央行新浪微博19日和20日两次发消息透露通过SLO向市场适度注入了流动性,并在20日的微博里明确透露三天注入3000亿元流动性,同时告诉市场目前银行体系超额备付已逾1.5万亿元,为历史同期相对较高水平。给市场放出两个信号:央行手头握有足够的流动性储备,商业银行在央行账户上的备付金率也不低,市场不必过度恐慌。这种做法对于提振市场信心,稳定商业银行情绪,防止市场恐慌性传染扩散是非常有必要的。  

这次年底银行“钱荒”与6月20日左右罕见“钱荒”相比较最少有两大特点:一是似乎这次“钱荒”不但来势凶猛,而且非常顽固。六月份“钱荒”发生后,央行坚持不放水几天后还是使出援手,注入流动性救助商业银行。当央行注入流动性后,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利率(Shibor)和银行间质押式债券回购利率迅即走低。而这次央行连续三天注入3000亿元流动性后并没有遏制住Shibor和银行间质押式债券回购利率继续走高势头。二是6月份那次“钱荒”是在美联储量化宽松仅是放出退出风声而已,而这次量化宽松退出正式启动。  

按理说,央行连续三天注入3000亿元流动性,额度并不小,时间也很及时。为何遏制不住Shibor和银行间质押式债券回购利率继续走高呢?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银行间市场缺口过大,二是有机构故意做局,认为央行注入流动性过少,满足不了机构的欲望和贪婪,逼迫央行继续放水。后者的可能性不是没有。20日(周五)股市尾盘银行股诡异暴跌(建设银行跌6.16%,交通银行跌4.46%),导致沪综指下跌2.02%,大有给央行脸色看看的味道,凸显逼宫央行继续加大放水货币之意图。

在央行注入3000亿元后机构做局Shibor和银行间质押式债券回购利率继续走高,股市尾盘银行股暴跌,凸显机构之贪婪,凸显其不在自身寻找“钱荒”的根源,而把板子打在央行屁股上,自己躺倒在地,逼迫央行扶起,向央妈撒娇和逼宫之“狼子野心”。  

机构的一个理由是,明知道年底资金紧张,而央行却连续五次停止逆回购,才导致了这次“钱荒”。机构完全站在自己的利益上说话。央行之所以停止逆回购是根据外汇占款剧增而作出的决定。10月份外汇占款增加4400亿元,11月份增加4000亿元,按理说应该上调存款准备金或者正回购操作,央行仅采取停止逆回购的理由是充分的。  

以笔者看,在外汇占款两个月增加8400亿元的情况下,央行根本不能注入流动性,而央行针对年底“钱荒”依然注入了3000亿元,但却满足不了机构的欲望,这不是央行无情而是机构太过贪婪。这次“钱荒”原因是多样复杂的,但机构自己的责任最大,机构是酿造自己“钱荒”的元凶。

六月份“钱荒”以后,一些股份制银行没有汲取教训,受利益驱动,竟然继续过度使用资金,短期资金长期使用的期限错配局面愈演愈烈。路径是,股份制银行为了获取高额回报,不惜从大型银行高息拆借同业资金,然后通过信托受益权返售产品流向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领域获取高额利差。这些资金到期后,由于投向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领域资金是长期的,不可能收回来,必然造成其内部资金严重短缺。市场纷纷传言一些股份制银行线下同业拆借违约就是这个原因。  

当然,从时间点来看,时至年底,历来是揽储大战最为激烈的时间段,各金融机构都使出浑身解数争夺存款,冲击年终存款任务。由于银行年底揽储压力更大,预期利率可能会继续有所上升。

更加令人意外的是,在年底出现“钱荒”之时,美联储量化宽松(QE)突然开始宣布退出。美联储宣布从明年1月起将每月购买资产规模减少100亿美元、缩减至750亿美元。必将导致美国国债收益率急剧攀升,市场流动性紧缺,借贷成本大幅增加,美元汇率走高,美国市场以外的资金开始回流美国本土自救和寻找投资机会。这将使得中国资金面呈现出“漏屋偏遇连阴雨”的窘境。  

国际国内因素决定了这次“钱荒”的剧烈程度可能更严重更加顽固。但是,央行不能依照机构撒娇、逼宫和贪婪就继续放水货币。要考虑放水救助了商业银行,却给其他经济民生带来严重后果。

其中一个后果是对房价的助推作用,继续吹大房地产泡沫。根据货币供给乘数理论,即:从理论上讲,央行向市场注入3000亿元后,银行创造出的货币高达1.5万亿元。因为,货币供给乘数是1/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目前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平均为20%,货币供给乘数为5。这些资金最有可能流入到高回报的房地产市场,比如通过信托受益权返售这个产品等。  

央行要把控好国内流动性,综合巧妙利用汇率、利率、公开市场等工具,及时调控国内市场流动性供应量,防止QE退出带来过大冲击。  

防止“钱荒”不是央行一家的事情,比如:央行这边注水,而另一边却在放水,怎能根治“钱荒”。因此,银监会必须堵住机构过度高风险使用资金的漏洞,必须彻查一些银行疯狂买入信托受益权返售产品问题,坚决遏制住商业银行内部线下乱拆借、信贷资金在银行体系内倒腾,短借长用的严重期限错配现象。否则,“钱荒”将愈演愈烈。  

从根本上来看,不妨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推进存款利率上限管制放开。利率放开后,短期内资金价格将会攀升,将导致人民币对外升值,吸引国际资本流入。而同时,美国量化宽松温和退出又使得资金流出中国加剧大。这“一进一出”有可能形成一个对冲和均衡,从而使得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国内流动性受量化宽松退出冲击力减弱。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