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阅读频道

新闻阅读 时事阅读 热点阅读

美国转基因真相

2013-12-24 15:57:55 来源: 财经天下周刊

普通美国人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是怎样的?  

位于芝加哥市WestMadison大街沃尔玛超市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由玉米制成的零食,这里是顾客逗留时间最多的区域。“我总是想找到自己更喜欢的口味,”26岁Diane说,她在芝加哥市的一家教育机构工作,“有时候,我也会看一下卡路里含量或者是有没有反式脂肪。”  

在爱荷华州得梅因市的Target超市里,一个7岁的男孩推着推车,旁边的妈妈Grace抱着两岁大的孩子,他们正站在万圣节的糖果专柜前,“我希望孩子少吃些甜食,但是没有办法。”  

如果不是被问到,她们没有考虑转基因的问题——“我听说过一些对于转基因夸张的说法,但是因为我本身就是做教育的,我觉得那些说法不太可信,”Diane边说边拿起了自己小推车里的玉米片看了看。  

在中国,有关转基因的争论正在激烈地进行,中国著名主持人崔永元也参与其中,成为“反转基因”名人。  

10月21日,崔永元在腾讯微博上声称,自己已经到达美国,开始对转基因进行调查。随后的微博记录了他的美国之行:在加州某地的沃尔玛、著名的连锁有机超市WholeFoodsMarket以及洛杉矶当地的两个超市进行随机采访。他在10月25日发布的微博称:“这两家超市明确说,他们卖的食用甜玉米不是转基因的,而且从来没有卖过。至于油,营业员甚至掏出手机当场查询维基百科,然后说,噢,我们不会卖这样的油。”  

在这个全世界最大的转基因作物种植和产品生产国,美国之行没有改变崔永元“反转”的立场。  

《财经天下》周刊也在同期来到美国,进行了更大规模的采访,除了与美国农业、生物专家进行访谈,我们还走进美国的农场、超市、家庭、转基因公司和大学等,进行一线调查并体验了美国的“转基因文化”。  

我们得出了与崔永元不一样的结论。  

没错,美国的确有坚定的“反转”人士。10月18日,在这个深秋寒冷的早上,爱荷华州得梅因市平日里空旷的大街上因为世界粮食奖以及Borlaug论坛,变得拥堵起来,这里聚集了世界各地前来参与会议和论坛的科学家。这是“绿色革命之父”、诺贝尔和平奖NormanBorlaug博士于1986年设立的奖项,意在表彰全球对粮食质量、数量和食用性等各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被认为是农业领域的最高荣誉。今年是世界粮食奖设立27年来,首次涉及转基因技术。  

就在会场不远处,由20多人组成的反转基因团体正在举着牌子抗议。“转基因”和“孟山都”不出意外地成为了抗议的关键词。他们戴着恶魔面具,要求“转基因滚出农业圈”。  

抗议人群的组织者是一名职业活动家或者说行为艺术家——这与在中国“反转”活动有些相像。11月30日下午,148位北京先锋艺术家和艺术工作者在798艺术区组织了一场反转基因活动,用音乐、大字报甚至相声痛斥转基因的危害。  

不同的是,在中国转基因被赋予了更多暗黑色彩,并与民族大义联系在一起。“西方帝国主义的大阴谋”、“亡国灭种的危机”、”第三次鸦片战争”听起来极具煽动性。孟山都这家占有全球70%转基因作物种子市场的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则成为了反转基因人士的靶心,甚至被与“日本731部队”并列。  

涉及到农业和食品,问题就会变得复杂起来,关于转基因的争论,一直以来都不仅限于科学界,在美国同样是如此。正如丹尼尔·查尔斯在《收获之神》一书中写到的:与大多数人类活动相比,农业对谦虚、忍耐这样的旧道德的需求更甚,你在展望新技术的潜力时需要谦虚,期待公众接受时更需要耐心。  

但争论并没有影响技术本身在美国的发展和应用,也没有引发美国公众的恐惧。  

相比中国,美国的官方支持态度更为明确。2013年世界粮食奖在爱荷华州的州政府大楼举行颁奖仪式,获奖者之一是孟山都的首席技术官RobertFraley。世界粮食奖基金会主席KennethQuinn在颁奖典礼上说:“他们的发明导致科学家把遗传特性转进植物,产生了更好的抗旱、抗高温、抗虫和抗病的特性。如果我们屈服于这种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和环境有害的争论,那就是贬低我们授予的奖赏。”  

1981年加盟孟山都后,RobertFraley的研究重点是实用农业技术,并首次将一个抗性基因引入根瘤菌,使得转基因的快速筛选成为可能。孟山都在他的领导下将抗虫和耐除草剂这两项技术引入农作物,完成了转基因的商业化。由此,孟山都从一个化学公司转型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种业公司,而对于转基因与孟山都的争议也就此开始。  

“作为一个植物学家,我和我的同行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转基因技术会受到如此大的阻力。得知获奖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我知道基金会把奖颁给我们会受到很大压力,但是希望这个奖可以让人们理解到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在颁奖之前,我们与RobertFraley一起吃了早餐,在被问到获奖感受时他这样说。

你很难将RobertFraley的形象与恶魔联系起来——他看起来就像任何一个和蔼可亲的美国老头,肤色发红、身材高大,如果不是穿着一身深色西装,看起来和普通的美国农场主没什么两样。

RobertFraley说这番话时,面对的是包括《财经天下》周刊记者在内的30多位记者,他们来自中国、韩国、德国、墨西哥、巴西、肯尼亚等国家。  

经过在美国十几天的深入采访后,我们发现,美国公众对于转基因的态度与这些国家完全不同,而这并不是由公众的认知水平差异造成的。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