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阅读频道

新闻阅读 时事阅读 热点阅读

“雾霾罚单”博弈背后

2013-12-25 11:06:44 来源: 法治周末

排污收益,治污不力,正是这样的恶性循环,让这些地方性企业很难谈得上产业转型升级。而各种隐性利益的捆绑,也让当地政府难以在一张罚单之后马上从本质上改变这种恶性循环的模式。

辽宁省环保部门近日对8个城市开出了总计5420万元的“雾霾罚单”。然而,这一看似决心治霾的行为,却因其罚单对象而饱受舆论争议。究竟对城市开出的罚单最终将压在谁的身上?轻罚之下,“雾霾制造者”们又是否会有所收敛?这些争论,连辽宁省环保厅也始料不及。  

对此,辽宁省环保厅厅长朱京海对媒体表示,“雾霾罚单”的本意也并非单纯为了罚款,而是为了引起地方政府的重视,加大对雾霾治理的力度。但对各地政府和“致霾企业”来说,结果却未必如官方所预期。  

“如果罚单起效,可能又会先从水泥企业开刀。”银河证券建筑建材行业分析师洪亮对记者表示。  

由于正处供暖季,燃煤污染物排放量大、工业污染严重等多重因素叠加,导致包括辽宁在内的北方各地雾霾愈发严重。然而,采暖用煤是刚性需求不能减少,突破口则毫无悬念地落在了污染最大、能耗最高的玻璃、钢铁、水泥、电力等工业企业身上。而要想效果立竿见影,最直接的方法无疑是停窑。  

“在几大污染大户里,玻璃企业由于窑炉过多,停窑可能受损;钢铁企业依靠规模生产,一旦停窑,利润损失巨大,也就水泥企业可以停。”葫芦岛市南票区龙山水泥厂负责人李维富无奈的告诉记者。在此次“雾霾罚单”中,葫芦岛以300万元罚金的“成绩”位列第四。但目前,尚未从企业处得知政府是否会就罚单采取具体措施。

实际上,早在奥运期间,因为水泥行业的“高污染”,就已经有多省市地区的水泥企业加入了停窑、减产保护空气质量的行列。而在今年雾霾大面积爆发后,包括北京、河北在内的多地水泥企业也开始协商停窑。甚至在不久前的12月18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还集中拆除了18家水泥厂,以治理大气污染。这一消息甚至一度让辽宁省内的中小水泥厂家们忧心忡忡,不知在“雾霾罚单”之下,铡刀是否也会斩向自己。  

而在洪亮看来,按照惯例,水泥企业大多把窑炉检修放在夏季,可在北方地区,冬季生产熟料和夏季生产熟料相比需要增加煤耗20%以上,如果把检修期移至冬季,不但可以利用淡季对窑炉进行维修,对企业的节能减排也会产生一定的帮助。此外,由于冬季是水泥销售淡季,早已严重过剩的水泥产能足够保证水泥企业的产能储备,不会影响水泥的正常供应。因此,用停窑的办法为环境让路,对水泥行业来说,并非灭顶之灾。  

但事实却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停窑看似对水泥企业有好处,但不是我们不想停,而是不敢停。”辽宁省本溪市一家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型水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水泥行业的市场已经严重饱和,一旦我们停窑而别人不停,市场很快就会被同类企业所占领。因此,每次大范围停窑都要经过同行间的协商才能共同停窑。但即使如此,仍然很少有企业会主动停下来。”  

这种心理在小型水泥企业中尤为明显。本溪铁刹山水泥厂负责人兰守和对记者透露:“平时已经被大企业抢占了市场,挤压了利润空间,如果罚单下来之后再停窑,工人都养不起了。只有在盈利之后,来年多投入些资金改进窑炉设备。”正是这种在水泥企业间弥漫的意见不一,让冬季的雾霾正进一步加重。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