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新闻晚报》休刊和传统媒体的新生

2013-12-26 10:41:35 来源: 南方都市报

10月28日上海报业集团的神速成立,在中国传媒界激起了巨大的舆论声浪。针对该报业集团子媒的“减肥”动作,坊间虽有不少猜测与传闻。近日惊闻,上海报业集团旗下的《新闻晚报》定于明年1月1日正式休刊。这一消息的横空出世,让我们心中的悬念终于落地。这家纸媒原先是解放日报报业集团旗下的一份都市类晚报,1999年成立,未走完15个年头,就关门收兵,成为上海报业集团成立后首张休刊的报纸。《新闻晚报》的关张让传媒业感到:今年冬天分外寒冷。特别是传统媒体对寒意的体味更为深切。微信圈子流传一首散发浓浓悲情的新词:“十年青春空飞扬,人未老,报先亡,新识旧友,何处诉离肠。千简万牍著文章,朝随露,夜伴霜。一夜北风旗幡乱,刀笔断,鸟弓藏,青丝白发,谁人不彷徨。往昔峥嵘随流水,落花黄,晚报殇。”曲终人散,道尽报业沧桑,可见“晚”报悲凉。  

圈内有人用“产能过剩”说解释传统媒体的危机,此说不无道理。从传媒大环境来看,传统媒体独霸天下的时代已经终结。新媒体的异军突起,迅速颠覆了传统媒体垄断传媒市场的局面。新媒体所释放出来巨量的技术活性,以及新媒体与市场之间天衣无缝式的兼容,从四面八方蚕食了传统媒体的市场。传统媒体虽然对技术和市场不乏敏感,但因背负了沉重的历史包袱,造成他们在竞争上的被动处境。再者,传统媒体盈利模式高度依赖广告。这种单一化的广告依附,面临着很大的风险,一旦有竞争者打破了这种媒体供血管道,与传统媒体狭路相逢,传统媒体就很被动。新媒体就成了这样的挑战者,它从外部突破,鸠占鹊巢,大面积占领传统媒体的地盘。在新媒体崛起之前,传统媒体的市场容量几乎达到饱和状态,随着新媒体的遍地开花,传统媒体的市场空间就被挤占了很多,其市场面临大面积萎缩的危险。  

另外,从传媒的局域环境来看,特定区域内的传媒市场可容纳的传媒数量毕竟有限,特别是同一座城市对媒体的消化能力往往是有限的。本来,同城的传统媒体竞争就甚激烈,加之后来遭遇强大的“公敌”新媒体,大大稀释了传统媒体的市场浓度,僧多粥少,竞争就显得分外惨烈。从这个意义上说,减少传媒数量,压缩媒体的“过剩产能”,是传媒减负的明智之举。不管出于主动抑或被动,在传媒数量上做减法,是必要的。但问题是,究竟让谁退出?是由市场说了算,还是由市场中外的力量说了算?这次《新闻晚报》停刊,表面看是市场的逻辑使然,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市场之外的力量扣动了死刑的扳机,这个大家都懂的。否则,这个消息不会降落得如此神速。  

如今,在情感上纠结《新闻晚报》该不该关门,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们期待,《新闻晚报》“无意苦争春”,但愿她能“化作春泥更护花”。如果以《新闻晚报》的死亡能置换出传统媒体的新生,那么她的生命付出就是值得的。理论上说,退出一个竞争者,会减少传统媒体的成本消耗,腾出一定的市场空间,会让幸存者接下来的日子好过些。但关键的还是要看传统媒体下一步怎么做了。如果还是沿袭老旧的路子走下去,传统媒体家底再厚,也会被掏空的。与宣布《新闻晚报》动作平行的,是上海报业集团的新媒体扩军以及“上海观察”试水,这些动作的“加法”意义不能忽视,由此可见上海报业集团负重前行的努力,但这些改革究竟有多少含金量?可能还尚待“观察”。  

当下时刻,传统媒体可谓愁云惨雾,这是最难捱的日子。我不认为,传统媒体没有出路。虽说新媒体的病毒式扩张,大幅度削减了传统媒体的优势,但传统媒体的“比较优势”并没有全盘失去。应该说,造成传统媒体“滑铁卢”的首因是传统媒体市场生存的广告依附模式。如今,这种生存模式已被新媒体颠覆,为此,传统媒体必须从内功练起,提升内容品质,扩充产品的高附加值,用稀缺性的产品在市场上确立“绝对”优势。既然曾经傲然屹立的“霸道”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就从“王道”起步一点点做起来。我们希望传统媒体能够依靠自身的力量走出低谷。既然冬天来了,也许春天就不会太远。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