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媒体札记:纸媒的黄昏

2013-12-26 10:45:03 来源: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当时,面对提问,由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和SMG总裁之职调任而来的新集团当家人裘新轻轻摆了一摆手,“纸媒行业不需要悲观主义者,徒说无益”。  

的确,仅凭两个多月的表现,这个联合舰队的航向确实也很难给各地观望同行带来发现新大陆的确凿希望。而那个被不停抛出的问号,其实提问者自己也都有答案:要想止血,就必须壮士断腕,唯一不确定的是,究竟由谁来当这个牺牲品?  

谜底终于在2013年12月23日揭晓。这一天下午出版的新闻晚报,正在头版和同行们一起聚焦夺命疫苗,但是,它自己也就在此刻接到了“死亡通知书”,前来负责宣布“处决令”的,正是在解放日报任上曾经亲自分管过这家子报的裘新。  

一个名叫“街路上海”的微信公众账号,记录了死刑被宣布后的那一幕,是谓《一场未有掌声的大会》:“裘新读完了手中的讲稿,坐在台上的(新闻晚报总编辑)寿光武照例双手一合,带出一声清脆的掌声。但与惯常不同,台上在座的新闻晚报采编员工没有一人鼓掌,领导的双手僵在胸前,然后慢慢放下。无言的几秒钟过后,作为主持人的(上海报业集团总经理)高韵斐接下话筒继续议程。会场里,台下有人用微信语音将台上宣布的后续政策录下,大多数时候台下人们低头不语,偶尔与身边的同事交流,有毫不掩饰的叹气,也不忘用手机拍下这个凝重的会场。”  

“全体大会结束后,一块写有‘新媒体,新生活,新创造’标语的墙上反射出在等待电梯返回办公室的新闻晚报员工”——从“街路上海”的配图来看,这个微信公众账号很可能就是由这张夭折报纸内部员工所操持。借由自媒体,为自己寻找“单飞”退路的新闻人,恰恰是用这种富有此消彼长象征意义的记录方式,见证了媒体机构的黄昏末路。  

再见,新闻晚报。这条行业新闻被各大门户一并展示在首页,也被那些自感唇亡齿寒的媒体人唏嘘不已。  

除了那首步《江城子》之韵而写就的挽词,另一段描述新闻晚报自身努力的感怀也在微信间流传:“它,曾经在上海晚报一家独大的市场中,杀出一条血路;它,曾为了‘昨夜今晨’彻夜扫街,寒风中挖掘社会新闻……它,一直到今天,依然在通过二维码进行新媒体的尝试;它,退出了舞台;但它,并不是失败的代名词;它,为改革壮行。即便有一天,人们不再记得你的名字,但这座城市新闻业的上空,依然有你们互放的光芒……”  

@传媒老王也愿意为他的朋友们叫一声屈:“放到全国各地都市报的庞大阵营中,上海的新闻晚报应排位在前三十强,如果按报业市场的规律而言,新闻晚报不至于明年就会死掉,让这份报纸停刊,更多的恐怕是裘新等的刻意而为,也正因此,今午后消息放出后在微博上引起热议,尤其是对那些各项指标综合起来比新闻晚报差很大的都市报震撼巨大。”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只不过,在新闻晚报记者编辑悲伤逆流成河之际,外部围观者更多的是在观望这一幕预兆的行业走势,认为这是媒体产业形势发展的必然。  

多位新闻学界业界人物就此微博发言。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注意到,22日的新闻晚报头版头条是《改革是一场新的伟大变革》,感慨油然而生:“其实有400年历史的报纸适应互联网而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同样是一场大变革。上海的做法是明智的。有知情人说:上海某大报明年预亏6000万。报纸总体衰势不可阻挡,问题是有几个地方能像上海那样识时务而建立退出机制?”  

中国周刊总编辑朱学东宣称自己“一点都没有兔死狐悲之痛”:“有生有死才正常,不幸的是,其他行业正常的事,在传媒这个封建土圩子里来得太晚了,整个土圩子里没有品尝到高潮却面临崩塌,当然各自命运会有不同。不过,千万别怪技术,现在还轮不到技术搞死我们,我们自己先自杀了……媒体的各种死法,即将上演,但若诿过于技术冲击,或过多诿过于体制(目前只是背景,长远看是),都是逃避责任。”  

作为中国媒体熟悉的时评家,五岳散人亦有“死得其所”的观感:“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对于社会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电视对社会的意义,至少与印刷术可以等量齐观。纸媒可以死、电视可以死,任何传播媒介都可以死,但新闻不会死,死的是死脑筋的新闻人。麦克卢汉说过:传播媒介决定传播内容。重新出发吧。”  

魏武挥更是宣布“我一点都不惊讶,一个月前就猜到了”。这位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媒体研究者,此前曾经通过钛媒体等网站发布了多篇针对上海报业集团的前景分析,包括10月14日发表的《上海纸媒之变》和31日发表的《揭牌之后》,其中就有相关预测:“有些报纸的命运是不难猜测的,比如新闻晚报,从经营上而言属于这四家中较为弱势的,存在可能并入新民晚报报系。”  

昨晚,南方都市报下属网站又发布了对他的火线访谈:“魏武挥表示,一个月前就收到了来自《新闻记者》杂志发给他的调研邮件,主要内容为在上海报业合并后,上海的几家纸媒哪些可以合并?要怎么合并?在他看来,《新闻晚报》是最容易被合并的一份报纸,原因就在于它利润最低。‘《新闻晚报》在最好的年景也一直是微利,近年以来更是亏损。’”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张志安也应邀解读:“‘这对于传统媒体的从业者是一个警醒’,张志安说,“新闻晚报的停刊让一些从业者意识到自己不再是捧着铁饭碗的。如果不能适应新媒体环境下融合报道、融合记者,只是单纯的会写新闻、写评论,就会被淘汰。”甚至,他还举了南方都市报所在区域的形势为例:“比如广州有三大报业集团,调整关闭几份同质化的小报完全可以。”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