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直播 |  宝箱 |  行情 |  客户端  用户投稿

水井坊最大亏损 杨肇基设局套住帝亚吉欧悬疑

理财周报 2014-01-27 10:15

2014年1月21日,水井坊向市场交出了一份十年首亏的成绩单,令人唏嘘。  

在“外嫁”世界酒业巨头帝亚吉欧7年之后,水井坊业绩一直未有大的起色,股价也已跌剩2012年最高价位时的30%。  

第一任洋老总柯明思提出的“中国高端白酒三甲”的美好蓝图已随着其2013年离任而幻化为泡影,新一任洋帅大米走马上任的第一年又遭遇了业绩惨淡。  

帝亚吉欧究竟能否管好这壶中国酒?  

十年最差成绩单  

水井坊的问题仿佛在一夜之间暴露。  

2014年1月21日,水井坊披露2013年业绩预报,预计2013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4亿至-1.6亿元。而2012年水井坊净利润3.38亿元。  

市场顿时一片哗然,有投资者甚至惊呼,“酒业的地雷响了”。  

这是国内首家白酒上市公司发布2013年度预亏公告,也是水井坊近10年来的首度预亏。  

受限制“三公”消费的影响,白酒行业固然早已进入寒冬。Wind盈利预测(最近180天,平均值)数据显示,2013年酒鬼酒、张裕A和沱牌舍得的净利润分别为7950万元、12.64亿元、3935万元,与2012年的数据4.95亿元、17.01亿元、3.70亿元相比,也已是天上地下。  

针对业绩预亏,水井坊在公告中提出了“行业低迷”、“开发新产品线”、“探索新运营模式”等4点原因。  

对此,记者接触到的一位白酒行业研究员表示,“2013年白酒行业确实遭遇了价量齐跌的双重打击,销售形势极其严峻。但水井坊的问题更多还不是行业的问题,是它自身的问题。即便在白酒还一片大好的时候,它的业绩也并不突出。”  

记者梳理Wind白酒行业数据发现,近几年来水井坊在13家白酒上市公司中的业绩排名一直相对靠后。  

以2013年前三季度来看,水井坊在13家白酒上市企业中营收(4.89亿元)位列倒数第二,仅高于酒鬼酒的4.83亿元;其净利润(3460万元)则排名倒数第三,仅超过酒鬼酒(2035万元)和沱牌舍得(579万元)。  

而如今,水井坊似乎陷入了更深的谷底。  

对此,华南某白酒行业分析师分析,“酒业基本上是水井坊的全部业务,而且它的中高档酒产品占到整个公司营收的90%以上,因此在这一轮白酒行业的巨大调整中,水井坊受到的冲击是致命的。”  

帝亚吉欧入主7年乏善可陈

有帝亚吉欧撑腰的水井坊为何会扛不住?  

早在2006年,外界对世界烈酒巨头帝亚吉欧的到来还满怀期待。  

2006年,帝亚吉欧以5亿元收购了水井坊大股东全兴集团43%的股权。在此之后,其又增持全兴集团股权至53%,并且在2013年获批收购全兴集团剩余47%股权,从而拥有水井坊100%股权。水井坊彻底地成为了中国首个外资100%控股的酒企。  

水井坊于1996年12月6日登陆沪市主板,曾在2000年高调上市水井坊白酒并迅速蹿红,其定价甚至还高出茅台和五粮液,一度掀起了中国高端白酒的风潮。  

“然而在短暂的成功之后,水井坊的管理层和产品质量都出过问题,后来在白酒行业发展最迅猛的时候,水井坊反而落后于同行了,渐渐白酒行业成了‘茅五剑’、‘茅五洋’的天下。”前述华南白酒研究员告诉记者。  

市场期待帝亚吉欧给水井坊带来新生。但帝亚吉欧在全面接手水井坊之后,业绩虽有所增长,但相对同行还是乏善可陈。  

早在2005年,水井坊的年度净利润分别是古井贡酒、金种子酒、老白干、沱牌舍得的15倍、13倍、7倍、5倍;而到2012年,水井坊的年盈利数据仅为前述酒企的0.47倍、0.60倍、3.01倍、0.91倍。  

此外,水井坊的股价目前仅为9.39元/股(未复权),仅为2012年7月中旬最高价位(32.16元/股)时的3成左右。  

不过水井坊在给理财周报的书面回复中则仍然  

肯定了帝亚吉欧入主后的作用,称“双方进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合作,这些合作帮助水井坊在公司的内部管理,营销策略以及海外市场销售方面都获得了较大的改变。”  

帅印两度更迭引动荡  

对于水井坊的业绩困局,资深白酒行业专家向理财周报记者分析,“主要原因是管理层的问题。管理层动荡不安,则无心经营市场。关键还是洋掌门不能理解中国白酒市场。”  

2010年帝亚吉欧派遣KennethMacpherson(柯明思)为水井坊总经理。水井坊进而进入洋老总执掌帅印的时代。  

而就在柯明思上任近2年之际,水井坊在2012年6月28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扬言,计划到2015年将水井坊系列产品在收入和销量做到中国高端白酒三甲。  

此话放出不久,2013年1月18日柯明思即从水井坊离职。而在外界看来,柯明思是因业绩逊色“引咎辞职”。  

至此,柯思明时代以不完满告终。  

2013年3月15日,JamesMichaelRice(大米)被聘任为水井坊总经理。这是继柯明思之后,水井坊迎来第二位洋老总。  

从履历来看,大米仅有消费食品领域的从业经历,而并未有白酒行业的经验。  

上任半年后,时值中国高端白酒行业调整期,大米公开喊出口号,“像卖快消品一样卖白酒”。  

水井坊方面认为,“近两年,由于宏观政策的变化和影响,白酒市场也在发生着变化。‘像卖快消品那样卖白酒’也是新形势下的一种变化,我们也在根据市场变化寻求创新的方式。”  

但市场人士却指出,“快消品和酒水营销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讲究循序渐进,后者讲求快速反应。”  

大米备受质疑的另一个做法是“以扁平化直营以取代原总代模式”。但据记者了解,经销商普遍表示积极性受挫,“高端酒销售本来就需要资源,而酒企自身并不拥有,所以才需要借助经销商。企业自身做中高端困难不少”。  

根据水井坊公告,2013年业绩预亏有部分原因就是“洽谈总代退出及新模式建制周期较长,导致市场阶段性影响较大”,同时“公司对上述退出总代的库存做退货处理,从而冲减当期销售收入约8000万元”。  

总而言之,大米的到来并没有止住水井坊的颓势,反而是愈演愈烈。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