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直播 |  宝箱 |  行情 |  客户端  用户投稿

新年愿望盘点:存款冲上6位数 马上有对象

中国网 2014-01-31 11:15

除夕之夜,高堂居上,子孙团坐。大毛、二狗、三丫、四柱,《一个都不能少》,“让红包飞一会”是长辈切切的祝福。而庄严的祈福仪式,则是对来年《私人订制》的祝愿。如果给中国人的“幸福”一个定义,那这便是。这一刻,《人在囧途》的疲倦、事业不顺的《黄金大劫案》、《致青春》的哀伤……都消失在喜庆中。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正月初一的早上,你看,迎来新年的人们个个神清气爽,开门纳客,却也《非诚勿扰》,像精心经营着自己的生活一样精心经营着《社交网络》。这就是春节之于中国人:任《岁月神偷》偷去年华、偷去事业、偷去财富,春节一到,便孕育出新的希冀来。  

归乡与望乡:异乡客的除夕“集结号”  

2013年,一部《私人订制》引发观影热潮,小人物那些看似荒诞不经的愿望,经过主人公一番“操作”之后竟一一实现,令人啼笑皆非。农历马年来临之际,人们也晒出自己新年的“私人定制”,从“发展事业多多挣钱”到“寻找缘分早日‘脱单’”,无不折射出国人谋求更好生活的愿景和为之砥砺前行的决心。  

戮力谋发展:面对压力拒绝麻木砥砺前行追逐精彩  

对于李媛而言,2013年充满收获,她和男友步入婚姻殿堂,共同建立起一个小家。如今,毕业将满三年的她希望能在事业上有所突破,创造业绩的同时找准自己的方向。她马年的最大愿望是“存款达到6位数”,为今后家庭生活各方面的花销做好充足准备。在努力挣钱的过程中,李媛也很看重自身的成长,她想在新一年里学会更多“以前不具备的技能”,让自己更为充实。  

与已经找到“归宿”的李媛不同,老家在山东的侯朋在上海打拼已近两年。从事金融工作的他在事业起步阶段就能收入过万,但并不愿意裹足不前,“更为轻松地挣更多钱”是他的目标。为此,他要寻求进一步提升,通过业余时间的自学,备考注册会计师。候朋并不愿意在上海“扎根”,他把今后安家的选择放到了周边城市,希望以“候鸟族”的方式降低生活成本。  

李媛与候朋是当下奋斗在大城市中年轻人的缩影。三五年的历练,让他们身上已经不再有学生的青涩。物质上,他们或许“一无所有”,买房购车、生子养家的担子即将或是已经落在他们肩头。他们并未在现实压力下麻木沉沦,而是凭着对自我的认知、对未来的规划,在砥砺前行中追逐想要的生活。  

对于那些尚未走出校园的年轻人而言,“奋斗”二字,更多体现在对自身素养的积累上。求职、工作之于他们而言,还是一个未知数。尽管如此,他人的口耳相传、媒体的报道渲染,仍让他们对于未来,既感到时不我待的压力,亦有着跃跃欲试的兴奋。  

研究生二年级的吕静对当下严峻的就业形势有着清晰的认识。虽说距离毕业尚有时日,但是今年对她来说十分关键。吕静希望自己的课题研究能够进展顺利,最好能发表两篇论文,为自己的求职增添更多砝码。今年下半年,她将迎来自己的“就业季”。连续几年,研究生就业情况不尽如人意,不过吕静仍保持着自信与乐观:“我觉得我不存在找不到工作的问题,无非就是难碰到好的而已。”  

寄望爱情:练就“脱单”一招鲜顺利找到那个TA  

涵盖近10万份有效样本的《2013年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有超过五成的单身人士认为自己“不幸福”,在寻找另一半上“马到功成”,仍是不少单身者马年的最大心愿。  

自大一结束一段恋情后,杨建经历了5年的感情空窗期。尽管家长并没有“催婚”,杨建还是希望能够在2014年“脱单”:“找个中意的女朋友,不吵架不闹矛盾地谈对象,然后顺利结婚”。尽管只有24岁,杨建认为自己的年龄“已经够大了”,事业逐步走上正轨的他希望自己能尽快解决“个人问题”。  

此外,自“马上有钱”走红网络后,“马上有对象”的漫画也持续火爆。漫画中,马背上站立了一对小象,寓意马上有对象。调侃的背后,隐藏着许多单身男女的焦虑。  

北京女孩潘洁期待迎来自己的初恋。她说自己有点羞涩腼腆,但是一直相信爱情,至今还在幻想着怦然心动到底是怎样的滋味。“希望能在2014年有改变,要内外兼修,积极锻炼减肉肉,美容护肤祛痘痘,也要利用空闲时间多读书写字,修身养性。苦练厨艺,要练就‘一招鲜’,拴住白马王子的胃。”  

适龄男女缘何“脱单”不易?工作繁忙无心恋爱、生活圈子窄朋友不多、习惯一个人不愿打破现状,诸多因素成为了人们寻找另一半的路障。另一方面,正如社会学家李银河所言,都市文化中个人本位色彩加重,结婚生子的传统价值观不再像过去那般强大,尤其在那些自愿选择单身的人们当中。  

借“东风”求改变:居住环境更上一层老有所养不成奢望  

自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的发展变迁,让国人关注的对象从“钱包如何变鼓”延伸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物质上的富足,无法取代生存的尊严与生活的舒适。“住有所居”“学有所教”“老有所养”,直白而质朴的愿望背后,蕴含的是国人对民生福祉的期待。  

提及马年愿望,闻越不假思索地给出“马上拆迁”的答案。闻越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的一个拆了过半的城中村里,周边拔地而起的高楼和繁华的商业区使得他所在的社区显得格格不入。  

他说,这个“小区”的拆迁问题已经拖延了20余年,总是不能彻底解决。周边飞涨的地价,也让留守的人补偿预期越来越高,事情就一直搁置到现在。2013年,北京启动中心城区棚户区改造,5年投入5000亿全面改造四环路内的棚户区,闻越期待借这股东风,改变自己现有的居住状态。  

当下,中国改革已步入深水区。当公平正义的宏大叙事遭遇具体细致的民意期待,“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就显得格外振聋发聩。  

作为一个两岁男孩的妈妈,叶薇的焦虑从未如今年这般强烈。今年,她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为儿子联系一家公立幼儿园。尽管她特别希望“不花钱不找关系”就能把这件事搞定,但是为求保险(行情专区)起见,她和丈夫已经在到处托人,多方“撒网”。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2012年底中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94亿,2020年将达到2.43亿。老年人口基数大,增长快,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社会养老资源不足、“421”家庭赡养负担过重、养老金缺口难填,一系列问题拷问着人们敏感的神经,倒逼政府完善养老顶层设计。  

方先生已过知天命的年纪,事业有成的他如今更关注自己即将到来的晚年。除了身体健康、生活快乐外,“老有所养”是方先生最大的心愿。“政府可以在大城市周边寻找一些空气、水质俱佳的地区,将其开辟为专门用于养老的区域,建设养老院、医院等设施,以此解决公众的养老需求。”他建言。(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