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阅读频道

新闻阅读 时事阅读 热点阅读

ISIS开启恐怖主义新模式 将引发多种经济风险

2014-09-04 16:11:20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2014年以来,伊拉克“伊斯兰国”(IslamicStateofIraqandalShams,缩写为IS)的凶残表现既令人震惊,也引发了研究者的高度关注。德国国际政治学者梅斯奈尔就认为:“如果把"9·11"事件和本·拉登被击毙作为第一代和第二代恐怖主义的标志,那么,IS将成为后拉登时代第三代恐怖主义的新标志。”  

ISIS开启恐怖主义新模式

笔者认为,与其他恐怖组织相比,IS具有鲜明的特征,并可能正在开启恐怖主义的新模式。这些特征包括:  

一是野心极大。IS的所有行动都不只是为了表达对主流社会的抗议,宣泄被压抑的宗教情绪,还是为了打破现有中东政治格局,建立古典式政教合一的政权。这一特征一方面意味着IS更具有煽动性,更容易凝聚极端分子;另一方面也意味着IS不会轻易和国际社会达成权力分割式的妥协。  

二是组织严密。和前几年不同的是,IS在现任博士首领的领导下展现出较强的组织性,在军事行动的安排、组织人员的招募和组织内部的管理等方面,IS传递出的信息具有一定条理性,甚至还发布季报,这在散兵游勇式的恐怖主义组织里是非常罕见的。  

三是财力丰厚。IS的收入来源包括在占领地掠夺银行、倒卖石油、掳人勒赎,以及接受其背后支持者和追随者的捐款等。尽管各类媒体和专家对IS实际收入数量的估计不尽相同,但可以相信,IS是资金实力最强的恐怖主义组织之一。这一特征意味着,IS可以凭借资金实力打具有一定持久性的局部战争。  

四是构成多元。IS是一个国际化的恐怖主义组织,媒体和专业机构估计组织成员有1万至2万人,其中外籍士兵约3000人,来自欧美国家的士兵估计超过500人。在IS公布的斩首美国记者的视频中,刽子手就疑似是英国人。这一特征意味着,IS具有在全球范围内特别是欧美国家发动突然恐怖袭击的便利性,这使得IS可能突破中东区域限制,变成全球性威胁。  

五是战力极强。在军事方面,IS算是一支比较专业的武装力量,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经验丰富,战斗人员很大部分由萨达姆政权时期的军人构成。  

六是手段残忍。IS在占领城市后的所作所为手段残忍,不仅联合国发出了最严厉的谴责,世界各国的抗议活动也日渐升温。这一特征意味着,IS打着宗教的旗号,实际上是一帮毫无底线的亡命之徒,发动任何程度的反人类恐怖主义行动都是可能的。  

七是易被低估。从以上特征实际上已经可以看出,IS被国际社会特别是被奥巴马政府低估了。有分析认为是欧美政府和中东各国的“放纵”导致IS不断发展壮大,无论这种分析正确与否,IS的坐大已成事实,这本身就将给恐怖分子以巨大鼓励,并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不利的示范效应,给全球反恐大业带来巨大困难。  

ISIS带来地缘政治重大威胁

根据对IS组织特征的分析,笔者认为,未来IS可能带来两种地缘政治重大威胁:  

第一种威胁是中东地区的长期混乱。中东局势虽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但近几年来始终维持着一种“脆弱的平衡”,泛阿拉伯主义日渐式微却并未完全失效,世俗信仰抑制了民族矛盾和宗教派别矛盾的非理性升级。但IS带着建国的野心,将整个中东置于回到宗教混战状态的危险境地。从目前情况看,尽管IS手段残暴,但依旧在中东地区拥有大量支持者,甚至受到部分伊斯兰学者的推崇,这实际上反映了宗教主义在中东地区被压抑许久后渴望爆发的严峻现实。值得强调的是,IS并不如人们预期的那么容易被“剿灭”,IS有组织的军事行动不仅对伊拉克和叙利亚现政府是巨大威胁,其本身的政教主张也将是引爆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人矛盾的导火索,整个中东地区陷入长期混乱的可能性正在加大。  

第二种威胁是全球范围的恐怖袭击。IS是一个财力雄厚的国际化恐怖组织,完全有能力在全球任何地方特别是欧美国家发动一场“9·11”式的恐怖主义袭击。事实上,在多方博弈的背景下,被低估的IS目前还没有受到国际社会强有力的军事打击,这种局面将由于IS暴行升级和不断挑衅而改变。一旦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发起对IS的严厉打击,IS很可能将注意力从中东转向国际社会,发起报复性恐怖主义袭击。  

ISIS将引发多种经济金融风险  

随着IS带来地缘政治重大威胁的可能性不断加大,全球经济复苏和国际金融市场运行也面临着更加复杂和严峻的挑战,IS将引发多种经济金融风险:  

一是波动性风险。2014年以来,地缘政治动荡持续不断,在IS日益猖獗的同时,乌克兰危机和利比亚危机还在持续发酵,尽管如此,金融市场始终表现得波澜不惊,波动率指数甚至已明显低于危机前水平,市场风险偏好持续增强。这种市场特征表明,地缘政治风险一直处于广泛被低估、不断在积聚的状态,一旦IS做出惊人之举,制造“9·11”式惨案,或是攻克巴格达,那么,之前积聚的风险会一并爆发,造成巨大市场波动。事实上,从历史经验看,过低的波动率持续时间越长,突然爆发时的破坏性就越强。  

二是能源安全风险。一个有趣的现象是,IS的猖獗并没有引致油价飙升。截至8月27日,NYMEX原油价格仅为93.78美元/桶,较年初下跌了4.98%,在最近2个月里,油价的最大区间跌幅甚至高达14.32%。对于油价不涨反跌,除了美元升值、新兴市场工业生产放缓、清洁能源政策推广等原因外,和IS相关的解释在于,伊拉克85%的原油资源集中在南部,而IS活跃在中北部,因此,伊拉克原油供给并没有受到恐怖主义的过多干扰。此外,IS往往会用低于市价10~20美元的价格贱卖占领区原油,这也对油价形成了下行压力。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4年5月,伊拉克原油生产依旧占据全球总产量的4.4%,一旦IS攻入伊拉克南部地区,伊拉克原油产能将受到不利影响。而考虑到沙特原油产能占全球的12.5%,仅次于俄罗斯,一旦IS引发中东地区的宗教混战,全球能源安全将受到巨大冲击。  

三是金融市场的“黑天鹅风险”。近来,国际金融市场特别是美国股市和债市,始终处于一种持续上行的状态,非理性的市场繁荣已超出了经济基本面改善所能支撑的程度,并给突发“黑天鹅”式市场崩盘埋下了隐患。一旦IS在欧美本土发动恐怖主义袭击,很可能将成为引发市场崩盘的导火索。  

四是全球化放缓的风险。2014年以来,频繁发生的地缘政治动荡已引发了大国对抗的格局,全球范围内的合作氛围大幅下降,主要国家贸易增长普遍放缓。IS的猖獗不仅将加剧中东区域内部的民族冲突和宗教冲突,还将引致市场恐慌并刺激全球保护主义进一步抬头。此外,由于在乌克兰危机中表现被动,奥巴马政府的支持率已降至40%以下的冰点,而IS的壮大被普遍视作奥巴马中东政策的失败,在内部压力大增的背景下,美国政策的内视性倾向将进一步增强,并给全球化的推进带来更大风险。  

五是经济复苏骤停的风险。2014年以来,全球经济呈现出弱复苏的“新常态”,经济增长力度同时弱于趋势水平和预期水平,一旦IS恐怖主义行为引爆积聚中的地缘政治风险,那么,市场恐慌、秩序混乱和冲突加剧共同作用下,全球经济将面临复苏突然停滞的巨大风险。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