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刑警卧底贩毒两度获刑 屡立战功一分钟破命案

2014-09-13 08:43:40 来源: 法制晚报

原刑警宋名扬出狱两年了。  

对他来说,除身上骇人的烟疤和刀痕外,清晰如昨的还有从警时的春风得意和卧底染毒后的晦暗无光。  

他曾是刑警中的线人头目,也是北京某区流氓的“大哥”;他曾荣获公安部五枚奖章,也因贩毒两度入狱;他曾一度产生工作上要做到“全北京通吃”的野心,也曾怀揣“家庭事业双丰收”的愿景,可如今,他不得不面对妻子精神分裂,儿子与他疏远的现实。  

宋名扬一块块奖章垒起的骄傲和自信,在毒品面前轰然坍塌。而命运一旦发生转折,就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直到前不久有人找到他,试图与他一起做些有关戒毒的生意,他才重拾希望。  

“前阵子,也拿到了分局自2010年以来的生活费,并补办了医保。”宋名扬说他的生活正在重新开始。  

获释两年重拾希望或从事戒毒生意

自2012年7月19日,宋名扬第二次出狱已经两年了。  

两年来,有人想介绍他做私家侦探,但他不自觉地将这个职业与刑警相比,“这个是没有法律保护的”;他想做些小生意,却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摊位,更看不惯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很长一段时间,他都白天睡觉,晚上开着朋友的车在外转悠,打发时间。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刚回家时,家中电脑突然放起刘欢的《重头再来》。宋名扬被戳中泪点,跑进厕所放声痛哭。  

2014年春节,守着电视的原刑警宋名扬没能等来公安部春晚。后来他在报纸上看到,这个他曾无数次想要登上并一展荣光的舞台,停办了。  

如今,51岁的他与儿子、父母挤在一套60来平米的老单元房里。事实上,他在1999年就分得一套90平米的单元房,但宋名扬始终将房子外租,更不愿靠近那里,因为“院里全住着同事”。  

前不久,湖南的一位商人有感于宋名扬的故事,准备与他一起做些有关戒毒产品的生意,甚至准备承包戒毒医院。这重新燃起了他的信心,他还专程前往北京一家戒毒医院了解情况。  

“前阵子,也拿到了分局自2010年以来的生活费,并补办了医保。”宋名扬告诉《法制晚报》记者,他肉体上的毒瘾,已经戒掉。目前仍在服药,试图戒掉心瘾。  

稍显窘迫仍有当年“大哥”派头

见到宋名扬时,他正站在太阳下摆弄一部手机。手机有来电呼入,却因光线太强看不清号码。宋名扬有些着急,将手拢在屏幕上,用戴着墨镜的眼睛使劲瞅。他依然存有九十年代“大哥”的派头——戴墨镜、打摩丝,发型蓬松而有型,说话思维清晰,侃侃而谈。  

1990年,首钢子弟出身考入刑警队的宋名扬,在从警第七年被调入刑警特情队。凭借着交际天赋,他跌宕起伏的双色人生由此开启。  

特情即为警方提供情报的“线人”。对于养特情,宋名扬有自己的理解:“我觉得这个人可用,就小恩小惠拉拢;有轻微违法行为,我要保他;生意上有工商税务的难处,我要出面摆平。久而久之,让他觉得‘大哥’可信。”  

宋名扬就是特情口中的大哥。在特情队工作的十年里,他时常身穿名牌,戴墨镜打摩丝,腰别BP机手拿“大哥大”,开着“奥迪”、“丰田”出入歌厅,以一副“大款”的身份示人。为了和地痞流氓打成一片,他将“道上”的黑话抄在一个笔记本上,熟记于心。  

但他和特情都明白,彼此只是冰冷的利用关系。但他一直试图打破这种冰冷,让手下的兄弟感到温暖。  

有特情半夜夫妻吵架,也向宋名扬求助。他穿上衣服就赶到对方家里调解,“大哥就得关心兄弟。”  

在歌厅撞见特情和朋友,宋名扬会端着酒过去给兄弟长脸,并抢着为对方埋单。特情于苟急需用钱,宋名扬便以五万元接手对方一辆夏利车。但过几天于苟说自己没车开,他又将车交给对方用,“后来车丢了,一分钱也没赔我”。“大哥”苦心经营,换来了手下特情的忠诚。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