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阅读频道

新闻阅读 时事阅读 热点阅读

高通总裁承认聘张昕竹 报酬高达9.3万美元

2014-09-16 16:39:29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网

就在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在达沃斯论坛上向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问有关中国反垄断事宜的第二天,9月11日,中国主管反垄断执法的“三巨头”——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同时也是商务部反垄断局局长的尚明、国家发改委价监局局长许昆林、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与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局长任爱荣一齐出现在新闻通气会上,“三巨头”详细回答了近期所有引起关注的反垄断案,比如高通案及社科院专家张昕竹被解聘事件的详细细节、微软并购诺基亚案、奥迪奔驰及汽车配件企业案,满足了外界对这些案件审理的所有疑问。  

许昆林介绍的最新的涉嫌垄断案件,引起了业界注意。它的对象是河北省交通厅、物价局和财政厅。这是中国自2008年实施《反垄断法》以来,公布的情况中调查对象首次涉及政府机关。  

破冰行政垄断  

针对反垄断执法是否选择性地针对外企多一点的质疑,许昆林表示,“大家从公布的案件中可以看到,现在《反垄断法》禁止的四类垄断行为我们都已经开展了相关调查,所有的这些调查都是从国内企业首先开始的。我们调查处理的案例中有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境外企业、民营企业。”

就在“三巨头”开新闻通气会的当天,许昆林称之为“新鲜出炉”的案例是,国家发改委对河北省政府发出了执法建议函,建议政府责令河北交通厅、物价局和财政厅三部门改正错误。  

许昆林透露,国家发改委接到韩国大使馆的举报,称河北省交通厅、物价局和财政厅规定河北省客运企业可以享受过路过桥费半价优惠,其他省份的跨省运输则不能享受。一家在天津的中韩合资企业就未享受这种优惠待遇。  

河北省给出的回应是,“误读”了国务院相关规定,已向河北省政府上报了整改方案,本外地收费价格将一致。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副组长黄勇认为,此次执法释放了破除行政垄断的讯号。  

行政垄断的法律责任落实问题一直被认为是《反垄断法》的软肋。

其实,《反垄断法》对各类行政垄断表述得非常清晰,包括“滥用行政权力,制定含有排除、限制竞争内容”“采取专门针对外地商品的行政许可,限制外地商品进入本地市场”等,并明确了法律责任。  

此外,《反垄断法》对地方保护问题做了禁止性的规定,但是反垄断执法机关只能给违法机关的上级政府部门提出建议。如果上级政府部门不接受建议,那么就对违法机关的约束作用不大。  

“由于这种规定,反垄断执法机关对行政垄断可以发挥一些作用,但作用有限。”黄勇表示。

黄勇认为,破除行政垄断不是一个《反垄断法》就能解决的,它的实质是对市场的干预和参与认识,需要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人事、财税等一系列顶层制度的设计,才能打破地区封锁和行政垄断。  

“查微软时上百律师在场”  

尚明介绍说,在执法方面,《反垄断法》实施6年来,到今年8月,商务部共立案945件,审结875件,最近3年年均审结210件左右。6年间,商务部无条件批准849件案件,约占全部审结案件的97%;附条件批准4件,禁止2件,两者加起来约占全部审结案件的3%。“这个比例和其他司法辖区反垄断执法机构附条件和禁止案件的比例大体一致。”尚明说。  

任爱荣称,《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工商总局立案3件,授权省级工商局立案36件,共39件,其中外资案件只有2件,即由国家工商总局立案调查的微软、利乐涉嫌垄断案,仅占案件总数的5%,现已结案15件,中止调查1件。  

“有些人也许会有疑问,反垄断执法是不是带有保护国内产业发展的目的,或者针对某个企业或行业?”尚明说,从商务部的执法实践来看,在目前已经审结的800多个案子里面还没有这方面的案例。  

在谈到对涉嫌垄断的外企进行“突击检查”时,任爱荣以微软案举例称,工商总局第一次在四地检查时,微软律师全程都在。  

她说,如果突击检查,律师不可能同时到场。100多名工商总局的检查人员,还没有微软的律师人数多。“请大家放心,我们的执法行动,一举一动都是在律师们的监督之下进行的,我们会依法依规、客观公正地处理这个案件。”  

许昆林也补充道:“我们与高通公司已经谈了7场,场场他们的律师都在,从头到尾都在。我在想,以后这个问题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了。包括欧盟商会也有说我们不让律师来,类似这些信息都是传闻,都不是真的。”  

确认张昕竹收到数万美元报酬  

许昆林意识到记者们会问涉及高通案的中国社科院专家张昕竹。他当场拿出张昕竹参与给高通公司写的一份报告。  

“我讲点细节。”他说,“高通公司总裁第二次来见我的时候,在快结束时,向我们提交了一份报告,说是三位学者参与撰写的,其中一位是张昕竹博士,特意提醒我们说张昕竹是你们中国社科院的研究员,而且是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的成员。”  

“我说我会拜读。一翻开,发现里面注明了他是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专家之一。我们对照国务专家咨询组的工作纪律,发现他严重违反了工作纪律,这个事情首先是不妥当的。所以我们立即向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尚明局长作了书面报告,同时向专家组组长张穹同志作了书面报告,我们认为张昕竹严重违反了专家组工作纪律,建议予以解聘。我们三家联合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对张昕竹予以解聘。”  

这位强势的反垄断机构领导说:“你们谈到的报酬问题,我们也有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当时高通找到张欣竹的时候,张表示他本人不太合适直接签合同,希望通过他所在的全球经济集团来签署合同。”许昆林称,高通公司给张昕竹的报酬是140万美元,上述报告值20万美元,其他高通会陆陆续续支付。“我们调查的时候,高通公司已经支付了88万美元,张个人报酬是每小时800美元。我们从全球经济集团的账单上看,已经给张个人支付9.3万美元,张跟他单位确认的是已经收到7.7万美元。发现这个问题后,我们向社科院对他的情况做了通报,这个问题我想有关方面会继续调查,依法依规矩做处理。”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