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阅读频道

新闻阅读 时事阅读 热点阅读

非洲崛起 美国将新的对象锁定为非洲

2014-09-18 15:48:00 来源: 环球财经

同依靠商品出口直接抢占国际市场的传统做法不同,美国长期以来都更倾向于通过对外经济援助以及价值观输出培育亲近自身的国外市场,进而间接促进美国经济的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这一思想相继在欧洲和亚洲获得成功。目前,美国最大的15个贸易伙伴国中有11个都曾接受其援助,马歇尔计划和北美自由贸易区更是成了教科书般的经典案例。  

现在,美国正将新的对象锁定为非洲。8月上旬,美国将总计49位非洲国家元首请到了华盛顿,并在那里举行了一次颇有中国特色的首脑峰会。当奥巴马在峰会演讲中提及“我是美国总统,也是非洲人民的儿子,这种独特的身份可以将两个国家和两块大陆连接起来”时,会场中想起了热烈的掌声。这种肯定为今天的奥巴马所渴望,这位黑人总统需要向世界证明“尽管美国将主要精力用于重塑战后全球秩序的做法导致了全球力量平衡的改变,但如果全球化和非洲的发展意味着竞争,美国必然可以在这个过程中继续居于‘中心’地位”。  

美国显然看到了非洲的前景,但要将这些变成于己有利的现实,美国还有很多路要走。  

非洲崛起  

非洲经济在新世纪获得了长足的进步,这块大陆在某些方面和某些时刻甚至让人恍惚认为其正在创造另一个版本的东亚奇迹。过去15年,非洲大陆54个国家的平均经济增速几乎是20世纪最后10年的两倍,其成就之高甚至有8年超过了以经济增速闻名全球的东亚地区。作为这波浪潮的代表,16个非洲国家都在最近跻身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30个国家行列。麦肯锡公司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尼日利亚有潜力在2030年成为世界20大经济体之一。  

很多原因可以用来解释非洲大陆正在出现的这些这一奇迹。比如政权平稳交接带来的和平,从1991年贝宁共和国开始,非洲大陆迄今为止已经进行了超过30次和平的政府换届,这一成就甚至比阿拉伯世界还要出色;比如人口,亚洲享受了近30年的“人口红利”正逐渐消失,非洲的“人口红利”却刚刚浮现,预计未来40年全球超过一半的人口增长都将发生在非洲;比如中产阶级的兴起,非洲在过去10年吸引的投资增加了超过10倍,由此带来的机遇促成了一个1亿人口规模中产阶级的形成;再比如改革,中国在这方面是非洲学习的对象:加入WTO后,中国仅全国性规章就修改了1900处,地方性规章则修改了23000处。  

自从南非在2012年击败澳大利亚竞得全球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平方公里射电望远镜项目后,非洲又开始在科技领域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很多前沿科技都可以在非洲大陆找到对应的项目:在乌干达,科学家正在尝试通过基因技术增强香蕉抵抗病虫害的能力;在赞比亚,科学家正集中精力研究很多热带疾病的成因及对策,这些非洲特有的热带病由于无法带来巨大的利润而长期为欧美医药公司所忽略;尽管来自非洲的论文数量仍然只能占到全球总量的2.4%,但其数量已经在过去十年间增长了超过三倍;非洲人对科技的浓厚兴趣也让这块大陆充满希望,甚至在奥巴马发出邀请以前,肯尼亚政府就已经邀请IBM公司在内罗毕兴建了一个数字化的医疗实验室,以期通过现代信息技术弥补肯尼亚边远地区医生数量的短缺。  

奥巴马对这些心知肚明。在美非峰会的欢迎晚宴上,奥巴马就回忆起了与一位塞内加尔农场主会面时的情景。当时,这位农场主向奥巴马展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那上面有很多重要的农业信息,比如天气、价格甚至最新的播种方法,这可以帮助他获得更高的收成和更好的生活。“非洲有机会跳过技术演进和经济发展中的某些阶段,但全球只有我们知道怎样应用先进的技术。”奥巴马所:“同时,我们在人力资本形成方面积累的经验也恰为非洲所需要。”  

奥巴马只说对了一半:非洲要完成产业升级并推广最新科技确实离不开美国的帮助。但奥巴马同时也忽略了问题的另一半:今天的美国同样需要非洲帮助自己重新实现经济增长。  

救命稻草  

“从1961年到现在的52年间,共和党坐镇白宫28年,民主党则执掌白宫24年。”两年前,克林顿在为奥巴马谋求连任站台助威时说:“在这52年中,美国的私营部分一共创造了660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共和党政府创造了2400万个,民主党政府则创造了其余的4200万个。”在几乎相同的时间段内,民主党政府创造出了更快的经济增长——其增速几乎比同期共和党政府快了1.8个百分点。奥巴马的成绩当然也不差:克林顿为其助选至今的两年中,奥巴马政府已经创造了大约500万个工作岗位,并让纳斯达克股指攀上了历史高峰。  

情况依然不容乐观。现在,美国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只有2.1%,这一数字大幅落后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美国3%的潜在经济增长率正领跑所有发达经济体。同时,尽管已经创下六年来的新低,美国的失业率依然高达6.1%,而这个数字在上世纪90年代的繁荣时期一度只有4%。很多主流经济学家们认为,疲软的外部需求是经济增长放缓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奥巴马不可能忽视这一切,却又奇怪地在第一任期忽略了非洲。6年前,刚刚当选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原本有机会利用其当选在非洲产生的巨大影响帮助美国增强在非洲的存在。当时,非洲对于奥巴马当选表现出的热情甚至超过了美国本土,人们将其称为“非洲的儿子”并认为这代表了全球化时代一种梦想的实现。但随后的事实证明,“非洲的儿子”根本无暇顾及非洲事务,他只是在2009年7月蜻蜓点水般地访问了加纳并在那里逗留了20小时。  

美国抽身非洲期间,中非经贸关系迅速发展起来,双边贸易额从2000年的100亿美元增加到去年的2000多亿美元,中国自2009年以来一直是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国,紧随其后的美国的成绩还不到中国的一半:去年,对非投资只占美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1%,393亿美元的进口额占美国进口总额的1.7%,240亿美元的出口额只占美国出口总额的1.5%。这期间,中国企业家在非洲兴建了2000多家企业,各种合作项目更是遍及非洲50多个国家。  

最近两年,中国和非洲间的合作进一步向纵深发展。按照双方的约定,中国将在2025年前向非洲提供1万亿美元的贷款,其中70%~80%都将通过直接投资、软贷款和商业贷款完成。美非峰会前,乌干达政府还举行了价值80亿美元的铁路项目招标会以发展本国铁路网络,而得到邀请的投标企业只有中国公司。此外,中国还和肯尼亚签署了蒙巴萨—内罗毕铁路的相关合作协议,该铁路是东非铁路网的咽喉,也是肯尼亚百年来新建的首条新铁路。  

等到奥巴马终于开始关注非洲时,国会和企业马上表示会砸300亿美元支持非洲发展,尽管这笔钱中的绝大多数会在何时投放到非洲并伴随何种条件都还没有任何清晰的描述。  

政策短板  

希拉里和奥巴马都曾表示,美国致力于与非洲建立“增加价值而非榨取价值的可持续伙伴关系模式”,以此宣示美国不会像中国那样“掠夺”非洲的资源。但很多非洲人表示他们对虚幻的承诺没有兴趣,“尽管很多非洲国家都很渴望美国说的那些东西,比如‘自由’和‘民主’。但那在现阶段更像空中楼阁,非洲人更欣赏的仍是中国提供的作为战略投资一部分的具体援助。他们确实会带走资源,但也会带来基础设施,这对非洲的长远发展更有利。”  

因此,非洲并不缺少援助,这里缺少的是外商直接投资和国际贸易,这两者弱化了非洲经济的动力也影响了非洲经济的长期前景。埃塞俄比亚的人工成本只有中国的十分之一,但恶劣的基础设施让这些成本优势荡然无存,因为很多初级制成品都很难从工厂运到码头。  

非洲也曾通过各种方式吸引投资,但效果都非常有限。上世纪80年代,非洲在IMF结构性调整建议下谋求建立综合性宏观政策,并推进了很多自由化、去管制和私有化措施。但除了股票市场的一波行情,非洲大陆几乎没有任何收获,大量的外债、疲软的需求和对私人部门过度的依赖还成了非洲经济的痼疾,这里也继续拥有着全球69%的最不发达国家。  

但在非洲增强直接投资和促进双边贸易,对今天的美国而言绝非易事。与中国相比,美国这次的短板在于政策。面对非洲大陆整体意识的增强和一体化进程的加速,美国的对非政策表现出了非常严重的滞后性——尽管美国召开了第一次面向全部非洲国家的峰会,但外事部门仍然倾向于将北非并入中东政策框架而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视为一个单独的考虑对象。  

对于北非,美国打出了实用主义对策牌,收获的则是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在埃及等北非国家,反对以色列和以色列背后的美国几乎已经具有天然的“政治正确性”,这种政治倾向导致北非地区的很多政治家不敢向美国过分靠拢,因而也就无法大规模接受美国的资金。  

对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美国又选择了理想主义立场。奥巴马就任后的非洲首访没有回到其祖辈居住的肯尼亚,而是来到了被视为政治民主化样板的加纳,其在加纳的演讲和此次给予加纳巨额资金时的发言如出一辙,都强调了非洲需要加强民主、惩治腐败、推行良政和“为实现根本性变革而进行能力建设”,“非洲不需要强人,非洲需要的是强有力的制度”;赢得连任之后,奥巴马出访的塞内加尔、南非和坦桑尼亚也都是非洲政局最为稳定的国家。  

政策两难影响了创新。迄今为止,美国几乎没有提出任何有新意的政策。奥巴马只是表示不会在非洲国家的民主进程受到威胁时袖手旁观,并会推进非洲民主机构的建设,奥巴马还承诺将帮助非洲培养新时代的领导人,并按照“惯例”推出了总统青年非洲领袖计划。  

这些“不过如此”措施的提出,意味着奥巴马可能只是想为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加码并修复一下和企业界的关系。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