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阅读频道

新闻阅读 时事阅读 热点阅读

苏格兰闹独立 原因系不满利益操纵寻求公平分配

2014-09-18 16:07:15 来源: 腾讯财经

400余万苏格兰人今日将进行公投决定是否脱离英国,结果将于明日公布,若公投通过,英国将失去1/3土地和1/10人口。  

这张选票上只有一个问题:苏格兰是否应当成为一个独立国家?简单的Yes或No将决定苏格兰继续留在英国的荫蔽之下,还是重起炉灶做有特色的北海小国。  

苏格兰与英格兰的“牵手”已307年,为何现在却闹到要“分手”的田地?这背后渊源颇深。  

百年战争积怨一场“买卖婚姻”

苏格兰要求独立的背景是近代苏格兰民族意识的上升。历史上,英格兰和苏格兰原本是两个分属不同民族的独立国家,双方毗邻但却因频繁的战争而累积了深重的积怨。直到1603年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去世时,因其无后,遂由其侄子,也是当时的苏格兰国王詹姆士六世继承王位,由此英格兰和苏格兰形成两国一君的一种非正式的联合局面。  

1707年,英格兰议会与苏格兰议会达成协议,双方根据《联合法案》合并,去除各自独立称号,成为大不列颠联合王国的一部分。不过,有一种观点认为是苏格兰议会将国家“卖了出去”,原因是苏格兰当时因殖民巴拿马失利,造成巨额国家财富流失,而《联合法案》中的一项条款规定,英格兰王国付给苏格兰一笔钱,以补偿巴拿马殖民计划的损失。这种“结合”方式,或许也注定了这场“婚姻”并不牢固。  

合并以后,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关系初期相对比较稳定,但英格兰和苏格兰都有自己的民族特性,特别是苏格兰在历史、语言和文化等方面很独特,与英格兰存在很大不同,不可能完全融入,它们之间有诸多的“不合适”。  

另外,双方几百年的宿怨本应随着联合后共同的经历、时间的流逝而深埋于历史。但现代文化产业却将苏格兰民族抗争的历史当做素材,并加以加工、包装和传播。几百年前或真或假的积怨也成为现代苏格兰的集体记忆。  

二战以后,随着全世界民族独立运动的发展,苏格兰的独立运动也显现起来。37年前,苏格兰就曾有过一次独立公投,不过并未成功。而到了今年,随着英国议会授权,苏格兰公投被再次提到议事日程上。  

不满利益操纵寻求公平分配  

除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原因和根深蒂固的心理因素,推动苏格兰独立的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对政治和经济利益分配的不满。  

300年的联合虽然已经造就了你中有我的现实,遥远的历史仇恨记忆、隐晦的身份认同以及不那么交心的结合方式,但如果没有现实利益的操纵并不会对政局产生实际影响。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经济、政治的一系列条件相继出现。20世纪70年代,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去工业政策对苏格兰打击极大,至今难以恢复。倒闭的矿场、船坞,破败的工业城市街区,失业的民众,让苏格兰对保守党威斯敏斯特政府的厌恶持续至今。20世纪60年代北海发现石油,并在70年代后持续繁荣,丰厚的油气储量带来巨大的收入。苏格兰人一方面对当前巨额税款直接归属英国政府感到忿忿不平,一方面也对自身独立后复制挪威模式充满信心。  

目前,苏格兰约占英国总面积的三分之一,目前约有531万人口,约占英国总人口的8.34%。但英国国会的650个席位中按照地区人口比例苏格兰地区只占59个,不及十分之一,实在无足轻重,所以力主独立的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萨蒙德常讲:苏格兰人在英国政府里完全没有话语权,如何能保障自己的利益?  

此外,苏格兰在诸多经济问题上与英格兰存在冲突。英国最重要的北海油田有90%以上位于苏格兰境内,开采和维持油田正常运营占用了大量当地资源,但石油收益并没有按这个比例分配给苏格兰财政,因此苏格兰人感到被“剥削”了,希望能以主权独立国家的身份同英国谈利益分成。  

根据独立阵营主张,在现有体制下,苏格兰遭受“不公正、不民主”的待遇,英国中央政府将一些政策“强加”给苏格兰。如果独立,苏格兰在政治民主、经济发展、社会平等方面都能获得改善,可以自主决定国防和外交政策,自主开发油气资源,并大力发展本土文化。  

左翼政党上位英政府政策选择失误  

苏格兰独立公投的最大动力还是来自苏格兰民族党。这一左翼党派致力于苏格兰独立已有70年时间,前身为20世纪20年代倡导苏格兰地方自治的几个政治团体。在英国通过权力下放法案、苏格兰议会于1999年重新开启后,苏格兰民族党找到了大施拳脚的舞台。  

通过宣传“苏格兰民族意识”,向选民承诺向中央政府为苏格兰争取更多权益,苏格兰民族党一步步赢得苏格兰民众的支持。  

2007年,该党首度取得突破性进展,以一席优势取代本欲借“权力下放”政策稳固地位的工党成为苏格兰议会第一大党,组成少数派政府。2011年,它更是取得历史性胜利,组成多数派政府。该党领导人、现任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亚历克斯·萨蒙德不顾中央政府意见,在2012年1月27日公布“独立公投计划”,并将计划逐渐推进实施。  

苏格兰议会本没有权利举行公投,直到2012年10月现任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与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亚历克斯·萨蒙德签署《爱丁堡条约》,经英国议会授权,苏格兰议会有权组织2014年独立公投,英国中央政府和苏格兰政府都表示将尊重公投结果。  

其后,《苏格兰独立公投法案》于2013年11月通过,并在12月获得君主御准。苏格兰独立白皮书《苏格兰的未来》在2013年11月公布,勾勒出苏格兰民族党对独立后苏格兰经济、防务、对外关系的设想。苏格兰民族党支持的“YesScotland”运动也随之如火如荼地展开。  

专家指出,苏格兰之所以今天能够将“独立”付诸“公投”,与最近几届英国政府的政策选择“失误”不无关系。  

英国首相卡梅伦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为了表示对苏格兰人民的尊重—他们投票支持的政党(苏格兰民族党)希望举行公投,英国政府让此次公投成为可能,并确保结果有效力,且公平合法。经过双方讨价还价,条约规定公投选票上只能有一个问题—苏格兰是否独立,而没有关于devo-max(更多放权)的表决。  

因为在卡梅伦看来,当前独立派仍处于弱势,联合占上风,尽快公投(且联合派大获全胜)不但可以一劳永逸的终结独立讨论,且不用在未来继续下放苏格兰人要求的自治和财权等核心权力。卡梅伦此举本想一举两得—既能讨好苏格兰地区民意,又不用因为拒绝公投而不断割肉。谁知随着公投日临近,他的如意算盘竟有可能彻底落空。  

分析人士认为,无论苏格兰此次独立公投的结果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表明苏格兰地方与联合王国政府之间的裂隙已经达到相当深的程度,这种隔阂有着深刻的历史和现实原因,绝非一时一事、一朝一夕能够轻易弥补的。要消除这种离心力,联合王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此番苏格兰人民的最终选择究竟如何,也只有等到18日的公投见分晓了。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