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沪指2250点附近有强支撑 逢反弹减仓三类股

2014-09-23 09:21:22 来源: 重庆商报

受本周12只新股连发等多重因素影响,继续上周二暴跌1.82%后,沪指在连续反弹3日后再度迎来暴跌,沪指重挫1.7%,再度失守2300点。截至终盘,上证指数收报2289.86点,下跌39.58点或1.69%;深证成指收报7895.86点,下跌151.38点或1.88%;中小板综下跌1.05%;创业板综小跌0.95%。两市成交金额合计3198.06亿元,呈现出典型的放量下跌特点。  

市场直击周期蓝筹股领跌  

沪指昨日意外低开6个点后迅速跳水14分钟,随后多头展开24分钟的反击,却始终无力收复10天线,导致多头信心动摇,股指随即再跌37分钟考验2300点。此时多头试图在2300点重新组织力量,无奈空军力量非常强大,最终收出中阴。  

统计数据显示,昨天两市个股涨跌比例是552∶1726,其中涨停股票有27只,涨幅逾5%的个股29只,1只跌停,跌幅超5%的25只。这组数据表明市场并不缺乏做多动能,但指数跌幅较大,显然与周期性蓝筹集体砸盘密切相关。金融类题材中,银行、保险、证券板块大跌2.27%、3.14%、1.27%,相关39只个股仅2只收红;房地产板块虽然平均跌幅只有0.86%,但龙头股保利地产和金地集团破位下跌,打击市场信心。资源类题材中,本轮行情的核心板块钢铁、有色分别大跌2.63%、2.08%;煤炭、电力分别下跌1.03%、1.50%。  

昨天市场仅存的亮点集中在区域经济和部分成长型题材。区域经济中的粤港澳、西藏、滨海新区、海峡西岸、天津板块小幅收红。受国庆长假临近提振,酒店、景点、旅游综合、网络安全、安防监控板块明显抗跌。  

大跌探因四大利空致中阴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导致昨日大跌的利空主要有以下四条。  

一是政策面。中国高层领导人上月齐聚北戴河,一致认为年底前经济工作的重点将是推进改革,优先于出台刺激增长措施,并接受了经济增幅可能低于7.5%目标的现实。此外,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在9月19日新闻发布例会上称,预期年底前推出注册制改革方案。  

二是资金面。本周将有12只新股扎堆发行,成为今年6月本轮IPO重启以来新股发行又一个高峰。本周新股发行冻结资金可能在6000亿元以上。  

三是主力面。截至9月16日,纳入统计的619只基金中,仓位均值为78.2%,由此可见,基金“88魔咒”已开始逼近市场。  

四是港股拖累。今年以来持续走强的香港恒生指数,不仅遭遇了史上罕见的11连阴,而且阶段跌幅扩大到5.55%,洗白了2个月涨幅。由于沪港通临近,因而港股这种罕见弱势会不会对A股构成消极影响,也是市场必须正视的问题。  

后市把脉2250附近有强支撑  

就后市走向,中信金通证券首席分析师钱向劲认为,“昨日沪指已经失守2300点整数关口,且逼近20日线,在新一轮新股发行下,市场短期将面临失血状态。不过,经过了两波大幅杀跌后,已经清洗了不少获利盘和解套盘。尽管市场还存在下行压力,但在没有新利空影响下,调整空间相对有限,2250~2270一线在短期将形成比较大的支撑。”  

海通证券分析师张琦认为,“从历史走势来看,天量后并不意味着股指马上就见顶,但一旦阶段性天量被确认,市场便会重回震荡下跌。沪指上周三个交易日连续收阳,但成交量明显萎缩,说明市场跟涨意愿明显萎缩;经过昨日再次杀跌,市场的追高意愿将大幅回落。同时,技术指标显示A股面临周线级别的调整。”  

华龙证券副总经理邓丹认为,“沪指短期调整的第一目标是2280点,看能否在该位置形成平台;如果守不住,则将回撤至2240点~2267点区域,国庆节前最后一批数据公布结束之后,大盘筑底相应完成,然后重新上攻。其主要上攻逻辑有二:一是市场预期,糟糕数据之后倒逼刺激政策出台;二是四中全会召开的利好政策预期。”  

操作提示逢反弹减仓三类股  

操作上,西南证券分析师冉绪认为,A股市场在5个交易日里出现了两次大幅杀跌,说明短期调整开始向纵深化发展。当前市场筹码松动,意味着市场大分化、大分裂的来临。具体来看,有三类股票需要减少仓位。  

一是引发昨日市场大幅跳水的周期性股票,包括煤炭、有色等品种,由于与经济运行有关系,经济下行必将影响该类品种的价格。  

二是前期涨幅超过50%的股票,由于筹码松动,这些股票随之调整的概率很大。  

三是虽然属于新经济板块,但主力资金出逃的股票。  

海通证券分析师指出,“从昨日个股情况看,尽管两市有68%的股票下跌,但跌幅超过5%的个股才26只,大幅小于上周二的574只,说明情绪化的杀跌已经被理智所取代。而昨天领跌的都是银行、钢铁、有色等传统行业,由于和宏观经济密切相关,未来它们的走向将代表指数走向,但热点将可能再一次向结构性转移。”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