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揭秘国企影子员 安排子女情人赴国企任职案例常见

2014-09-27 09:23:31 来源: 新华网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因涉嫌受贿3558余万元日前公开受审。其中一个细节引人关注:在长达6年多的时间里,国有控股企业广汽集团安排刘铁男之子吃空饷、收股份,未到岗挂名领取薪金就有121.306万元。  

盘点近年来落马官员的犯罪事实,安排妻子、子女、兄弟乃至情妇向国企“塞人”的不在少数。在国有企业公开招聘“一岗难求”的今天,“影子员工”是如何顺利进入国企的?这些国企为腐败官员又付出了多少“不能说”的代价?  

落马官员频频“塞人”,谁在国企“吃空饷”?  

一方是长期在发改委工业司等岗位任职的“审批要员”,一方是国内最大的汽车制造企业之一的广汽集团……在任职期间,借助为其子刘德成谋划“吃空饷”,刘铁男与国有企业结成了一条特殊的利益链。  

庭审记录显示,早在2003年起,刘铁男利用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之便,为广汽丰田整车及发动机等项目通过审批“提供帮助”——与之相应的是,广汽集团也绞尽脑汁为之“投桃报李”。  

2007年6月至2012年12月,应刘铁男的要求,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房有,将刘铁男之子刘德成安排在集团下属公司工作,还为其在京专设岗位。刘德成从未到岗上班,挂名领取121.306万元薪金。通过股权交易,刘德成还从时任广汽总经理陆志峰等人获得好处费1000万元。  

事实上,靠关系安排子女、情人赴国有企业任职、甚至“吃空饷”的案例并不鲜见。尽管我国就业促进法规定,用人单位招用人员,应当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和公平的就业条件。但在一些地方,“影子员工”现象却频频上演。  

例如,今年4月,海南省儋州市原市委常委、秘书长权晓辉因贪污受贿1577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通过一纸“打招呼”,权晓辉就将多名情妇安排在三亚、儋州两地电视台工作。  

知情人士表示,其中一家电视台甚至不经招聘程序、党组会议,直接为权晓辉情妇办理了入职手续。无独有偶,安徽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经理董苏皖在落马前,让妻子无偿占有国有资本参与发起的青阳县华青矿业公司20%股份,仅当“股东”一年就拿走100万元的分红。  

这些“影子员工”领取的“空饷”,最终还是国有资产埋的单。2013年9月,深圳宝安区区属国有控股企业——宝路华集团被举报“吃空饷”:时任公司总经理助理的罗某10多年未上班,却每月领取工资,累积领取薪金达200多万元。涉事国企一度宣称追索发放的薪酬,但至今尚无下文。  

“权力关系户”衍生腐败利益输送“快车道”  

不用到岗上班,就有二三十万年薪;不见其人只留其名,还不会被单位劝退……这样的“美事“,显然违反了国企人事聘用的一系列管理规范。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做好2014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中,还专门要求国企应公开招聘应届生,公示拟聘人员。  

对于授意为其子安排“吃空饷”,落马官员刘铁男在庭审时痛陈“养不教,父之过”。事实真的如此简单吗?记者调查发现,国企“吃空饷”现象不仅是心照不宣的利益交换,更凸显部分国企的招聘、人事、审计等关口形同虚设。  

——内部招聘,心照不宣。一位央企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每年招聘会实际分两部分进行,一部分是公开招聘,依据考试、面试成绩等择优录取;另一部分,则是为公司各种关系户预留职位的内部招聘。  

据介绍,这种招聘的考试、面试都不公开,成绩也不公开。“这样往往还不能完全满足各种关系户的需求,最终人选都得公司‘一把手’定。”——利益输送,各取所需。聘用不上班只领钱的员工,最终意图还是“上面有人好办事”。安徽省农发行副行长操良玉落马前,也安排其弟操良奇至安庆市一棉业公司任职,领工资同时还获得174万元干股分红。作为回报,操良玉在国家政策性贷款中“大笔一挥”,放行了不应获得授信的企业。  

——虚造黑户,挤占编制。选人用人的不透明,还滋生了虚报职工数的贪腐空间。比如,重庆某国有矿业公司干部周杰就利用职务之便,故意造假,靠虚报4名已离职员工仍在岗,骗取“吃空饷”约30万元,被以贪污罪判刑11年。  

某国有银行的省分行个金部负责人表示,金融、能源等效益好的企业一度是“裙带招聘”的重灾区。“不干活只拿钱有两类人:一是默许能协助拉到贷款的企业领导子女就职,二是各种监管机构上级部门的‘自己人’。”  

种种自导自演“影子员工”产生的额外开支,事实上均在侵蚀国有资本。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就曾被审计出,向财政部虚报职工人数近4000人,造成财政部门多拨付人员费用1.98亿元,仅工资就多花了国家1.33亿元。  

专家建议大型央企的招聘可借鉴公务员考试  

长期以来,公众对国企“世袭”用工、“拼爹”“拼关系”、“萝卜招聘”多有谴责。专家认为,部分国企不见其人、以权谋私的“影子员工”,实质是权力脱离监督、用人权游离于制度之外的人事腐败。  

“腐败案例暴露出国企管理、官商关系中的陈弊,发人深省,引人深思。”上海市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专家委员、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说。  

一位央企集团总部员工透露,公司招聘公告要求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但最终录取的还有本科甚至专科。“有时候公司莫名其妙就来了新同事,也没听说最近有招聘计划,专业和岗位需求也对不上。”  

张晖明认为,产权不够明晰、权责还不明确、政企尚未分开、管理失之科学,是本应优胜劣汰的招聘沦为利益输送的根源。“与其说是腐败,不如说是国企改革还不到位。”他建议,国企特别是大型央企的招聘可借鉴公务员考试,对招考成绩进行公示,让社会参与监督。  

“近年来查处的案件中,利用职务之便介绍特定关系人参加工作,薪酬明显畸高的现象正在增加。”全国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经济刑法研究所所长孙国祥认为,这是当前我国查处新型贿赂犯罪定罪中面临的法律空白。  

2001年发布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内部人事、劳动、分配制度改革的意见》就明确,要建立职工择优录用、能进能出的用工制度。专家认为,举贤不避亲,但需防范利益交换。对借安排官员子女、亲友工作,构成利益回报的行为,应认定为行贿,对行贿人从严追责。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