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存款保险制度征求意见出台 费率或低于0.084%

2014-12-01 10:50:47 来源: 腾讯财经

11月30日,国务院法制办网站发布《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条例)。按照条例,银行一旦破产,存款保险最高偿付限额为人民币50万元。超出50万元的部分,由银行清算资金偿付。按照央行的测算,存款理赔将使得99.63%的储户存款获得保险的覆盖。  

条例的推出标志,历经21年的探索,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存款保险制度。但条例看上去仍像是一个半成品,缺少明确的费率和监管归属。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表示,存款保险制度初期有望采取统一费率,但未来差别费率是必然的趋势。至于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的监管部门,暂时由央行金融稳定局负责,未来不排除成立存款保险公司的可能。  

费率或低于日本  

中国自1993年即着手研究论证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有关问题,历经21年终于初见雏形,钟伟用“千呼万唤始出来”来形容此次征求意见稿的出台。  

“目前只是一个征求意见条例,到颁布、落地实施还有一个政策缓冲期。”在他看来,正式颁布宜早不宜迟,年内公布实施比较好。  

参照国外的经验,存款保险费率分为单一费率和差别费率,由银行依据不同时期的费率来缴纳保险。而在已公布的存款保险条例中,保费怎么收取?是单一费率还是差别费率?都还没有确定。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指出,条例虽未明确具体费率,但明确了采取基准费率和风险差别费率相结合的原则,鉴于大型银行和中小银行在经营管理状况和风险状况等方面存在差异,差别费率有利于促进公平竞争,形成正向激励,促使银行审慎经营和健康发展。  

在央行针对存款保险进行论证阶段,钟伟是参与研讨的专家之一。钟伟表示,条例为单一费率和差别化费率都留下了余地。单一费率实施起来比较简单,不管好银行还是坏银行都执行单一费率,但在实际执行当中有难度。这意味着有两类银行会吃亏:一类是大银行,如工农中建交;另一类一类是好银行。他解释称,有的银行虽然不大,但资本充足率好,资产质量也很好。它要跟坏银行一样付相同的存保费,未免不太公平。  

因此在他看来,未来即便保险基金一开始采取统一费率,但从长远来看,差别费率是必然趋势。他认为,银监会对商业银行的评级制度可以作为一个差别费率的基础。因为这一评级制度非常严厉,包括资本充足率,拨贷比,拨备水平,资产质量,不良率,流动性管理等等。而且从国外经验看,美国也经历过从单一费率到差别费率的过程。  

据钟伟透露,中国的存款保险费率会是一个在全世界都很低的水平。“要看基金积累的规模和金融机构的情况”。他还建议可以参照一些亚洲国家的费率,尤其是日本、韩国。“我们的费率会比日本还低一些。”目前日本的存款保险费率为0.084%。  

存保基金监管暂归央行  

早在19世纪,存款保险已经在美国出现,20世纪30年代,刚刚经历了“大萧条”的美国为了挽救悬崖边缘的银行系统,于1933年发布《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应运而生,存款保险制度正式确立。  

在其诞生后的数十年了,这一制度帮助美国和其他国家度过了众多危机,尤其在2007年的金融危机中,这一制度稳定了各国的金融系统,保护众多存款人的利益免收损失。  

与西方国家成立存款保险公司不同的是,央行此次公布的条例中提到的是成立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钟伟称,这是因为若成立存款保险公司,涉及到由谁监管、来自三会的人员比例等问题。在这些问题尚未解决的情况下,先以基金管理机构的方式推出,由央行金融稳定局监管。“设立基金管理机构只是暂时的,是为了保证存款保险制度推出的过渡性机构。在未来条件合适的前提下,中国还是会成立相对独立的存款保险公司。”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央行对推出存款保险的态度显得颇为迫切,直接设立存款保险公司,会造成管辖权的争议,因此设立存款保险基金,是当前环境下的折中做法。不排除未来成立存款保险公司,并给予其与一行三会相同的法律地位。  

条例规定,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参加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并与中国人民银行、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等金融管理部门、机构建立信息共享机制。从条例中可以看出,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法律地位和监管空间已经预留。  

民营银行设立或提速

存款保险制度推出后,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会出现存款由小银行向大银行搬家的现象。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工作人员对腾讯财经表示,存款保险制度实施以后,国家信用让位于银行信用,市场竞争格局有可能向有利于大型商业银行的方向倾斜。储户为规避风险,初期有可能出现大规模的存款搬家现象,大型商业银行将成为受益者。需要关注两类风险:一是小型银行发生挤兑的可能性在上升;二是个别财务硬约束不强的金融机构有可能为了争夺存款,实施更加激进的竞争策略,甚至是违规行为。  

但钟伟却认为,以银行规模来区分存款搬家并不科学。在他看来,应该是存款由坏银行搬到好银行,从缺乏公信力的银行,搬到具有强大公信力的银行。他认为一些小而好、小而精的银行也可以吸引存款人。  

“同一存款人在同一家银行存款本息50万元人民币的担保上限,符合市场预期,能够为99.5%以上的存款人提供全额保护,会稳定存款人心理预期,不会导致存款搬家。”温彬认为,存款保险制度建立后,民营银行的设立会提速,有利于建立多层次的银行体系,提高中小和微小企业、“三农”、社区等金融服务的满足率。  

钟伟称,现在银行的牌照之所以不敢发放,主要怕银行会死,存款人利益受损害。如果有存款保险制度作为金融安全网兜底,经营不善的银行可以安安心心的死,央行发银行牌照胆子就会变大。  

考虑到目前高企的存款准备金率也具备风险缓冲的作用,温彬认为,在存款保险制度推出后,也应相应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持同样的想法,他在11月30日的研究报告中建议,适度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以缓解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面临的流动性波动、负债成本上升及上交保费的压力,保证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有效支持。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