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725名速腾车主起诉一汽大众 要求更换多连杆后悬挂

2014-12-02 14:59:23 来源: 中国资本证券网

“论技术我们不懂,而且也论不过你们大众,你只管告诉我是可以退车还是可以更换独立悬架。”这是来自河北省的车主刘先生在近日大众举行的一次小型车主沟通会上,向大众表达的车主们的诉求。  

刘先生调侃,“沟通会上大众摆了一堆技术出来,说新速腾很安全,但是我现在开这个车的压力非常大,我就怕我人没到北京,车轱辘先到北京了”。显然,与上次大众高调召开的媒体沟通会不同,此次的车主沟通会非常低调,邀请的车主也仅有十几位。大众方面强调,此次沟通会的目的仅仅在于收集车主意见。  

毋庸置疑的是,针对新速腾车主们对召回方案的不满,目前的大众仍然没有新的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围绕速腾断轴“大戏”的新剧情不断出现。在此背景下,车主们的维权声音越来越大,有来自北京的车主王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举行维权活动的场所已经从大众的4S店扩大到其它品牌的4S店。多个地区的速腾车主们纷纷在其它汽车品牌的4S店里,向有购车意向的消费者发放大众速腾断轴的相关资料”。  

与此同时,本报记者从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处获悉,自10月底发布维权公告以来,截至12月1日,该律师事务所共接受了725名一汽大众速腾车主的委托。“律师团已经在准备起诉一汽大众和经销商的相关事宜,我们会在全国范围内不同地区分别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有京师律师事务所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  

负责浙江地区的张仁律师告诉记者,“我们决定代理各位委托人在本周向浙江丽水当地法院对浙江当地的经销商和一汽大众提起诉讼,请求退车或更换独立悬挂”。  

大众举行车主沟通会  

称为收集车主意见  

关于速腾断轴事件,大众的声音不多,打补丁式的召回方案发布之后,大众公开性的媒体沟通会并没有给大众带来任何正面的效果,质疑声、维权声依旧此起彼伏。  

消费者希望的要么退车要么更换独立悬架的要求,大众始终未对此表态。鉴于此,各地的维权活动越来越多。就在前几日的广州车展中,速腾车主身穿印有“断轴退车”字样的短袖衫在一汽大众展台进行维权活动。其中,有十几位速腾车主被当地派出所人士当场带走。  

随后,11月27日,大众在北京召集十几位速腾车主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车主沟通会,来自河北省的刘先生也在被邀请的车主名单之中。沟通会之后,刘先生告诉记者,“我是开车过来的。除了其它工作人员之外,参加发布会的大众方面主要人员为一位外籍的技术方面人士以及负责售后服务的北区总监。车主主要集中在京冀地区,来自河北邯郸的车主有3位,河北保定的车主有2位,其余均为来自北京的车主”。  

这次沟通会在刘先生和其它车主看来,虽然大众仍然坚称新速腾所用的非独立悬挂是安全的,加装金属衬板的召回措施可以在发生警示音的同时确保车辆完全受控,但是大众和车主沟通的态度是好的。  

在大众发给个别车主的邀请函中,记者看到这样一段话:“为了帮助您更加充分地了解此次召回行动,排解您心中可能存在的疑问和困扰,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和一汽大众邀请您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客户座谈会。届时,来自一汽大众的技术专家和售后服务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将向您详细解释此次召回的技术和售后服务方面的各项细节,解答您的疑问,听取您的意见和建议,以帮助我们更加顺利、完善地完成此次召回工作,让更多的消费者感到放心满意”。  

不过,与邀请函上所写详解召回细节不同的是,长达两个小时的沟通,刘先生认为,大众仍是在强调新速腾的非独立悬架是安全的。然而,据他介绍,上述大众的技术人员告诉车主,从技术角度来看,新速腾的非独立悬架是可以更换为独立悬挂的,需要同时更换减震器和排气管便可。  

那也就是说,之前大家质疑的从技术方面非独立悬架不可以更换成独立悬挂的问题是不存在的。为何大众不愿意开这个“金口”,更换成消费者希望的独立悬挂?对此,刘先生告诉记者,“外籍的技术专家只是告诉我们,更换独立悬挂根本没有必要”。  

对于此次大众召开车主沟通会的主要目的。“大众方面人士强调,此次沟通会的目的仅仅在于收集车主意见。”刘先生表示。  

不过,记者注意到,这份邀请函没有加盖大众中国或一汽大众的任何公章。针对此次沟通会,记者多次拨打一汽大众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公关总监拱兴波手机,遗憾的是,对方始终未予接听。  

委托人数上升至725名  

律师团准备起诉一汽大众  

多数情况下,因汽车产品质量问题出现的召回事件,当车企发布召回公告之时,也同时意味着该事件已经到了解决的最后阶段。而大众是个例外,针对速腾断轴事件实施的召回,却是大众面临的另外一个新的事件—速腾车主大规模维权的开端。  

本该于11月21日对速腾维权律师团起诉国家质检总局是否立案给予明确答复的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并未如期给出最终立案与否的决定。  

“法院给出的解释是该案件情况复杂,没办法在短期内给出答复。”12月1日,上述京师律师事务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据记者了解,一般情况下,法院开庭审理案件要经过法院送达、国家质检总局提供答辩材料、法院安排开庭日期的程序,但国家质检总局方面截至目前并没有向法院提供答辩材料。  

截至12月1日,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共接受了725名一汽大众速腾车主的委托。目前,接受委托的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团已经去往长春、温州等不同地区,整个律师团又分为多个小的律师团,联合当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受理当地车主的委托案。  

接下来的起诉对象也由国家质检总局上升为一汽大众。律师张仁负责浙江温州、丽水地区,他告诉记者,“随着维权事态的发展,就在本周,我们决定代理各位委托人向丽水当地法院对大众提起诉讼”。  

在发给本报的起诉状中,记者看到,此次,浙江当地的经销商和一汽大众同时作为被告出现,原告速腾车主所有权人发出的诉讼请求是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将原告所购速腾车辆的耦合杆式后悬架更换为独立悬架;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作为所购车辆的所有权人,对该车辆存在的安全隐患具有知情权,被告有义务证明其所生产和销售的车辆不具有危及驾乘人生命财产安全的因素,且被告有义务消除原告所购车辆后悬架存在断裂风险的缺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依法提起诉讼。”张仁表示。  

上述参加大众车主沟通会的刘先生也向记者强调,“我们速腾车主的诉求很明确,要么退车,要么更换多连杆后悬挂”。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