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美联储加息预期提升 亚太股市震荡加剧

2014-12-16 17:53:27 来源: 财新网

近日,美国强劲的工业制造业数据,加上乐观的就业数据和零售业数据,均显示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市场对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和加息预期不断升温。与此同时资金加速撤离新兴市场,亚太股市震荡加剧。  

12月16日,亚太市场延续跌势。截至财新记者发稿,日经225指数收报16743.18点,下跌361.43点,跌幅2.11%;韩国综合指数收报1904.40点,下跌15.96点,跌幅0.83%;印度孟买股市节节走低,报26849.89点,大跌469.67点,跌幅1.72%。  

月初至今,印度孟买指数累计下跌1619.03点,跌幅5.67%,泰国综指下跌144.97点,跌幅9.10%;马来西亚雅加达综指下跌140.05点,跌幅2.71%。印尼雅加达综合指数累计下跌135.98点,跌幅2.63%。仅15日当天,泰国综指盘中一度深跌9%,之后奋力拉升,收盘仍跌2.41%,逼近六个月的低点。  

据外媒报道,12月15日,印尼盾/美元一度报12685印尼盾,为1998年8月以来最低水平,日内跌幅1.9%。印尼财政部的数据显示,截止12月11日,海外投资者本月已抛售了10.09万亿印尼盾(约7.95亿美元)的印尼国债。  

印尼财政部长班邦(BambangBrodjonegoro)表示,印尼盾疲软是因为美元在全球走强,以及国内市场对美元的需求强劲所造成。印尼Mandiri银行的公债部门主管RoykeTumilaar表示,美国继续发布正面经济数据,这进而打压了印尼盾汇率,“由于外资在印尼资本市场中的占比较高,导致我们真正曝露于美元走强的风险之下”。  

美联储周一(12月15日)发布数据显示,11月美国工业产出增幅创新高,显示美国经济增长势头强劲。强劲的工业制造业数据,加上乐观的就业数据和零售业数据,均显示美国的经济增长强劲,尽管预期的四季度GDP增速有可能较前两季有所放缓。  

美国劳工部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11月美国非农就业人数达32.1万,远超预期的23万,创2012年1月以来新高。“最强非农”再次支持了美联储2015年3月加息的预期。本周四,美联储将迎来本年度最后一次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伴随着美国经济数据走强,市场普遍关注本次会议是否会透露加息信号。  

美联储一旦加息资金将大量回流美国,导致全球金融市场震荡,同时也加剧中国资金的外流,这是目前海内外市场人士的普遍观点。  

“明年美国加息,不是加一次,可能要连续加四次。”瑞银财富管理北亚太首席投资总监浦永灏近日在“2015年全球及亚洲投资战略展望”小型媒体访谈会上指出,瑞银对美国股票继续看高,对于新兴市场的股票看淡,尤其是中国的A股市场短期内由于资金宽裕和投资者热情高涨,走出了一波行情。  

“目前市场对未来美联储超预期加息的担忧,我非常认同,因为实体经济并没有完全准备好。”浦永灏表示,“去年5月,伯南克只是做了一个暗示,说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不会永远持续下去,随后就迎来一场全球性股市大跌。”  

当然,市场也有不同观点。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Krugman)12月14日在迪拜表示,美联储明年不太可能升息,因美国通胀难达2%的目标加上全球经济成长依然疲软。  

克鲁曼认为美联储官员将延后升息。“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12日的跌幅创2012年6月来最大,而五年的通胀预期降至2010年来最低。明年全球经济成长前景恐恶化,欧洲央行恐避免不了通货紧缩,而中国可能无法提振内需,欧元区和中国是两大恐惧点。”  

今年9月,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成员平均预计2015年年底联邦基金利率触及1.375%,2016年年底触及2.875%,而3月份的平均预期分别是1.125%和2.4%。关于美联储加息的时点,目前FOMC成员的平均预期为在明年6月首次加息。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近日在央行工作论文《2015年中国宏观经济会怎样》表示,如果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速度和力度明显超出预期,可能使新兴市场经济体出现资本大量流出和汇率大幅波动,并导致这些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减速,从而冲击中国的出口需求。  

马骏指出,前几年美元流入较多、资产价格被推高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已从去年开始面临资本流出、汇率贬值、资产价格下行和经济减速的压力。印度卢比、巴西雷亚尔、南非兰特等货币自2013年5月开始贬值,贬值幅度曾一度达到20%以上。为了应对货币贬值和热钱流出,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经济体已提前加息,但大幅加息会加大实体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  

马骏指出,如果美国实际加息的速度和力度大于预期,新兴市场经济体会再次受到资本流动和汇率波动的冲击。对一些小型新兴市场经济体来说,即使对美国加息有充分预期,相对其资本市场容量来说较大规模的资本流出仍会对其汇率和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过去一年多来,巴西、南非、印尼、印度和土耳其受美国加息预期影响冲击最大,这五个国家从中国的进口占中国出口总额大约7%。马骏估计,假设由于美联储加息的力度超预期而使这五个国家出现资本外流和经济减速,从而导致这些国家对中国的进口需求降低10%,则将会拖累中国明年经济增速大约0.15个百分点。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