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新5·19行情”来了 最大的危险是没上这艘船

2014-12-22 10:05:04 来源: 上海证券报

上周A股攻下3100点整数关口,本周将何去何从?私募基金经理多数看好后市,有分析认为,超级519行情刚开始,A股牛市或将持续5到8年。  

神农投资总经理陈宇:“新5·19行情”来了最大的危险是没上这艘船

“华尔街没有新鲜事,从人性和大的社会环境看,历史也很多相似性。如果给目前A股市场一个新的定义,那么应该叫新5·19行情。”接受记者专访时,北京神农投资总经理陈宇如是定义当前的市场。  

自11月22日央行降息以来,A股市场迎来一波十分凌厉的上涨攻势。截至12月19日收盘,短短20个交易日上证指数就大涨622点(24.97%)。历史上1999年5月19日掀起的“5·19行情”,在随后30个交易日涨680点(64.06%)。  

时隔15年的两拨“600点行情”有何相似之处?陈宇认为,两者的社会环境很相似,当时南斯拉夫遭袭,国企改革困顿,国家将战略重心放在资本市场上来撬动很多事情,这与现在的情况很吻合。  

第二个吻合是,杠杆融资成为牛市行情的助推器。1999年至2001年市场有大量的透支盘,现在不止券商可以融资,银行、信托、配资都给市场放杠杆。  

“现在A股市场周成交量均值,大概是本轮行情爆发前的三倍,还远远没有到顶。”陈宇表示,当时周成交量是之前的将近五倍,如果干到极致,两市成交量和融资总额要接近或者达到1.5万亿,才能将外面的资金搬家充分释放完毕。  

从大的战略上讲,陈宇认为,当前国家一直在倡导加大直接融资,而不能仅仅依靠银行端的间接融资,唯有让股市全面放开,加快推进注册制改革,才能解决新兴产业的直接融资问题,也只有在资本市场,才不存在所谓的“刚性兑付”。  

从这个角度讲,当前资本市场上演的是一场“斩旧逐新”的过程。“从1999年到2001年,那轮牛市一直撑到实体经济和民间投资有复苏迹象,而现在我们国家才刚刚开始,可以说是一个超级5·19行情。”  

面对新一轮新5·19行情,如何捕捉市场机会?陈宇认为,正在经历的牛市是历史上都没有遇到过的,因为市场已经“基因突变”了,很多人还没有跳出用静态资金估值窠臼,这正是一个大国的国运所在。  

在陈宇看来,当前A市场面临两大转折点:一是市场的资金资产配置由房地产向股权方向转移,居民存款几十万亿搬家,将掀起惊天巨浪;二是投资工具和投资标的数量的激增,这将带来整个资本市场内涵机制的巨变。  

“这几天我们路演,很多投资人很矛盾,进来怕追高,不进来又怕踏空,其实,在这个时候,你最大的风险就是没有上这艘船。”陈宇认为,大浪来了,现在全国人民都争抢有限的可以保值增值的资产标的。  

鸿逸投资总经理张云逸:牛市进入中期行情成长股加速裂变

在不确定性丛生的股市江湖中,总有一批隐形高手能够提前预判市场趋势,先知先觉抢占市场先机。鸿逸投资总经理张云逸就是其中一位。  

这位去年业绩排名亚军的“黑马”私募掌门人,早在今年8月接受采访时就“语出惊人”:“大级别牛市会很快到来”。虽然节奏有所加快,但终如其所料。  

近日再次交流,张云逸对牛市到来的笃信又加深了一层。他认为,目前牛市已经进入中期行情,与以往牛市不同在于,此次市场最深刻的逻辑在于居民财富结构的转变。肩负财富转型、资源优化使命的非金融行业将像十年前的房地产一样,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先知先觉抢占战略高地  

浸淫股海20时余年之久的张云逸,是中国第一代股民,与科班出身的基金经理相比,对市场有着更为敏锐的直觉和判断。可谓名副其实的“先知先觉”者。  

早在今年8月初记者采访张云逸时,他就很笃定地告诉记者,十年一轮回的大牛市2016年之前一定会来。当时这一论断颇为语出惊人,几乎没有市场人士公开发表过这种论调。  

然而,风格谨慎的张云逸却十分坚信这一点。他的原话是“牛市很快到来不是大概率事件,基本就是确定性事件。”他认为,从中国的政治周期看,未来在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各项改革措施会层出不穷,牛市也会应运而生。  

果不其然,在随后的两个月里,大级别的行情惊心动魄的展开。短短数月间,股指飞涨超过50%,沪深两市的成交量更是破纪录的奔向万亿。与其此前的逻辑如出一辙,此次牛市也被机构公认为改革驱动的“改革牛”。  

再次接受采访,忙碌的张云逸却透着从容,大级别行情如期而至,虽然节奏上比他想象中要来得快。  

“牛市就要布局在整个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的行业、企业,过去十年这个行业是房地产,这一个牛市我认为就是非银行金融。”张云逸开门见山,他认为有几个逻辑支撑金融行业会成为这轮牛市的龙头。  

首先,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整个国家的实力在增强,社会财富经过数十年的积累,已经到了重新配置的历史拐点;其次,我国正在从小农经济到依赖对外贸易的生产制造业以及重化工业,目前已经走到了国家创新的关键时刻,无论是国有企业资产提高效率还是新兴产业的蓬勃发展,都离不开金融服务业的极大繁荣;第三,作为举足轻重的新兴经济体,我国金融输出面临重大历史契机,发展主权金融能力,让人民币走出去,已经成为国家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这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金融的行业的发展,金融,尤其是非银行金融是目前最符合当前时代特征的行业。”张云逸甚至认为,金融就是十年前的房地产,将对优化整个社会的经济、负债结构,为社会创新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举个最直观的例子,以前大家的资产配置顶多就是现金、房产、信托,但是目前后这两者的无风险收益都在渐渐打破,未来大量的资产将像权益类资产迁移,比如股票、股权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最受益的就是金融服务业。”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