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陈安众供大批女干部 将整个萍乡官场的风气带坏了

2014-12-23 10:30:54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江西省萍乡市正处于最艰难的时刻。这座曾经的“江南煤都”因“塌方式腐败”而陷于焦灼之中。  

2014年9月,时任萍乡市委书记陈卫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调查。同月,早已落马的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萍乡市委原书记陈安众,涉嫌受贿罪,由安徽省检察院立案侦查并逮捕。  

除陈卫民、陈安众外,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萍乡还有多名主要官员落马——时任萍乡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孙家群、萍乡市政协主席晏德文、萍乡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张学民,以及已经退休的萍乡市政协原主席贺维林。当地多名企业家也相继被带走调查。  

多位主要官员的落马带给萍乡官场的震荡可想而知。究竟会查到什么程度?牵出多少官员?“不少干部都很紧张,担心会被牵扯到。”萍乡市的一位主要领导劝慰这些官员说,如果自己认为有问题的就向组织讲清楚,如果自己认为没问题的那就大胆地去做事。  

然而,能认为自己一定没问题,大胆去做事的官员会有多少呢?  

陈卫民:以情妇养情妇的贪腐模式

陈卫民对自己的结局早有预感。  

据权威信息源向记者透露,早在2014年3月,一位与陈卫民关系密切的江西官场公共情妇已经被控制起来,据悉,这位公共情妇与江西官场的多位厅级干部存在权色交易、权钱交易。这位公共情妇被控制之后,陈卫民几乎是“在劫难逃”。  

“在那之后,陈卫民一直在试探上级领导的底线,经常往北京跑。他还申请了出国考察,据悉,为免打草惊蛇,省领导也批准同意了。但另一边,调查的进度则在加快,必须在他出国之前让他进去。”一位熟悉江西政情的人士对记者说,这也是加速陈卫民落马的原因。  

据该人士讲述,被抓当天,陈卫民原计划从长沙飞北京,但那天上午他接到了省委组织部的通知,找他商量干部调整的事情,他改签了飞机。再之后,他没有准时上飞机,下属打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后来经过私人关系打探到消息,“已经进去,再出不来了”。  

以情妇养情妇,卖官再买官  

多年来,对陈卫民的举报一直不断。其中,就有来自他长期包养的情妇的举报。  

据可靠信息源透露,陈卫民有多位情妇,两个私生子。在中央加大反腐力度之后,陈卫民顾及影响,担心出事,于是下决心与一位长期包养的情妇分手。但对方提出要1000万元的分手费,陈卫民给了400万,情妇于是将陈举报到纪委,陈为息事宁人,最后只能满足情妇要求。  

这笔钱是当地企业家出的。据媒体公开报道,与陈卫民交往密切的江西大富集团董事长何春明,在陈卫民被抓之后已经由江西省纪委移送南昌当地检察机关,以涉嫌行贿罪立案侦查。经初查发现,何春明为感谢时任萍乡市委书记陈卫民在大富汽车工程学校减免土地滞纳金上打招呼、在入股萍乡市公路局下属公司打招呼、在开办小额贷款公司上打招呼等,分多次送给陈卫民巨额人民币现金。  

“陈卫民一进去,全部坦白了。仅仅两天时间,所有的事情全部交代。”据权威信息源透露,进去不到5分钟时间,他便交代了向今年6月被宣布落马的江西省委原主要领导行贿100万的事情。  

“相比较而言,他送的100万并不算多,也因此,在该江西省委原主要领导任期内,经历了好几次地市书记的调整提拔,都没他的份儿。”萍乡当地的一位商界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但即使是这样,一个市委书记哪来那么多钱呢?提拔需要花钱,养那么多女人和孩子,需要花更多的钱。”  

权力和情色欲望驱使陈卫民需与老板们来往密切。  

这位商界人士告诉记者,他不止一次接到过陈卫民的电话,要求自己给他介绍的老板安排生意。“一年后,同一个生意,他又介绍了另一个老板来做。一个事介绍了两个人来做,我跟他说,这不行的,如果出了问题我不管。他说,不用你管,你照办就好了。”  

据接近江西省纪检系统的人士向记者透露,陈卫民坦白了与多位情妇之间,既有权色交易,也有权钱交易。他既有长期固定包养的情妇,也有以掮客身份存在的情妇,并形成了“以情妇养情妇”的贪腐模式。“作为掮客的情妇,事先与陈卫民约定分成条件,后进行权色交易,帮老板们换取项目,收取佣金或提成,再按约定比例分给陈卫民。陈卫民再用这些钱去包养年轻的女孩子。”他叹息了一声,“这样的行为极其丑陋。”  

陈卫民的另一个重要的贿金来源是,萍乡干部们的红包。“过年过节,县里的干部都要送个两三万。国有企业以及央企驻萍乡的机构也要送,但送的要少一些。”上述商界人士介绍说,这只是礼节性的,若要“买官”则需要更多。  

他在萍乡官场有两张面孔

未出事之前,陈卫民的这一面是深深隐藏的,以至于当陈卫民在萍乡市委书记任上被宣布接受调查后,萍乡政界许多人感到震惊。  

陈卫民在当地部分官员的印象中,“厚道、老实”。萍乡市一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很吃惊,居然他还会出事”。他的一位官员朋友告诉他说,陈卫民在萍乡当领导这么多年,从没因为项目或经济问题向他张过嘴或为谁打过招呼。“我的朋友曾多次陪陈出差。陈是一个比较时尚前卫的人,他顶多给陈买一两个包包,请陈的同学朋友吃个饭,送点茶叶。按理说,在陈那个位置上,要向他开口也很方便的,但从来没有。”  

一些与陈卫民打过交道的官员称,陈卫民给他们的印象是在工作中“低调、极具亲和力,没有架子,愿意倾听下属的意见”。  

但在上述商界人士看来,陈卫民的人格中有很强的两面性,“伪善。当着你的面笑眯眯,可一转身,就跟人说你很讨厌。说一套做一套,讲话也都是空话套话,不听还好,听了还来气。”他说,“他有事情打来电话,一张嘴就是骂娘的脏话。”  

而上述熟悉政情的人士也告诉记者,最近几年,关于陈卫民一些私德的议论已经在官场流传,“都说他喜欢跟女孩子玩。”  

最终,他也倒在了情妇的举报上。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