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永新派出所钓鱼执法产业链 多人被检方审查起诉

2014-12-24 15:56:48 来源: 北京青年报

“9月9日,本报刊发《永新派出所涉嫌钓鱼执法被调查》报道,曝光了广西南宁孕妇吴良彩先被警员“钓鱼”为他人信用卡套现,继而又逼其再钓“下家”,直至她向警方缴纳了1.9万余元“罚款”后才获释放的全过程。见报当天,南宁市公安局通过“南宁公安在线”官方微博发出消息,证实永新派出所陈某某等民警在办理吴某某等人信用卡非法套现案件过程中,存在利用职权徇私枉法及受贿行为,涉嫌犯罪。  

在上述报道中,吴良彩称自己拿到了一名“胖警官”敲诈她的录音铁证,随后一路向公安局纪委、南宁市检察院举报。最终兴宁区检察院被指定受理此案。近日,马上要临产的吴良彩又从检方得到最新的案情进展。此前本报在报道中寻找的操博白口音、逼吴良彩在“上山”(坐牢)和“钓鱼”之间作出选择的“胖警官”,已被正式逮捕。但令人惊讶的是,此人并非公安干警,甚至连协警身份也没有,而是当地博白帮“混混”。目前和他串通在一起收“罚款”的警员陈朝晖等多人,正被检方以涉嫌“徇私枉法罪”审查起诉。”  

“胖警官”原来是“混混”

在被南宁永新派出所“钓鱼执法”信用卡套现200天之际,忐忑已成为孕妇吴良彩的生活常态。11月6日上午,一则有关案情的利好消息从南宁市兴宁区检察院传出。“先逼我交罚款、后逼我钓‘下家’、录音中操‘博白’口音的那个‘胖警官’被检察院锁定并收押了”,此前吴良彩一直担心自己被他报复,现在“心中的一块石头算落了地”。

吴良彩告诉记者,11月6日上午,兴宁区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以下简称反渎局)给她打来电话,说举报永新派出所的事已有了结果,让吴过去协助调查。  

“反渎局刘局长告诉我,你反映的事情,人已抓到,请你把经过讲述一遍,然后辨识照片”。吴良彩随后向罗、黄两位办案检察官重新梳理了事发经过,并做了详细笔录。长达四个多小时的调查,其间办案人员还为吴良彩准备了午饭。  

吴良彩回忆,她在办案人员提供的约三四十张照片中,指认出了5号、7号和13号三个人的照片。分别是二楼收钱警员陈朝晖、抓她的协警黄凯以及钓鱼主角“胖警官”。吴良彩告诉北青报记者,经过她的仔细对比,真正的“胖警官”并不是她先前提供给媒体视频截图上的那个人。“两人用的背包,还有脸型、体貌很像”。  

当时吴良彩向办案人员打听了这位“胖警官”的下落。“有位姓黄的检察官告诉我说,人已抓到了,但他并不是像他自称的那样是名警官,甚至他连协警都不是。这人就是派出所请来专干这事的‘混混’,而且不止‘钓’了我一个人”。根据那次吴听到的说法,除以上三人外,永新派出所的多名领导及协警亦牵涉其中。  

在辨识完“胖警官”照片后,吴良彩默默记下了这个害她半年来寝食难安的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信息。“李其伟,1971年9月出生,玉林博白人”。  

在检方提供给吴良彩的编号为兴检反渎询(2014)43号《询问通知书》上,北青报记者看到,吴良彩此次接受询问,案由明确为“办理陈朝晖徇私枉法”一案。11月24日,兴宁检察院又让吴良彩再次指认和最后确认了相关涉案人照片。  

“2、5仔”充当“钓饵”  

记者在当地调查得知,南宁警界一些不法公职人员利用手中职权,借执法之名行敲诈之实的做法并非永新派出所一例。这一行为是经不断完善,织就的一条完整的借抓信用卡套现勒索黑金的“产业链条”。  

“既然是‘钓鱼执法’,首先就得有鱼饵。最初他们的路数是从当地报纸刊登的‘招刷广告’中寻找‘商机’。”一位曾经的受害人这样告诉记者。  

据他透露,早些年,当地都市报纸的广告版面,都会直白地登出“信用卡套现”的招刷广告,这些报纸的“分类信息”,后来成了嗅觉敏锐的个别警方人员权力寻租的切入口。  

“POS机主刊登的信息都会留有手机号码、店户名称、优惠条件等。有警员最初就是冒充套现人打电话切入,然后再逐个‘续钓’的,那阵势像极了多米诺骨牌。‘信用卡套现’的信息现已换成‘信用卡服务’。”北青报记者在当地一家都市报12月9日的分类信息版上,发现了如受害人所称的“信用卡服务”信息,上面除了“点数低”、“有积分”等暗示刷卡套现的“优惠”外,还留有5部手机号码。  

“但现在他们已很少用这招了,除了逼迫吴良彩等‘现行犯’接力续钓,他们还有专职‘钩子’(线人)。”这位也曾被同样手段“钓”过的人说。  

在本报上篇报道中,吴良彩曾在永新派出所“扛”过一夜,4月21日,她被逼去续“钓”下家时,发现“胖警察”又带进几个“咬饵”的人。事后得知,“钓”他们的是同一个“上家”——被当地人称为警方“钩子”的黄鹏。  

在长达8个月对信用卡套现的“钓鱼执法”调查中,北青报记者常会听到两个与数字有关的称谓:“2、5仔”和“9、8佬”。经多方请教,北青报记者获悉,原来这两个称谓是警方在信用卡套现“钓鱼执法”过程中,不能或缺的两个角色。少了这两个环节,信用卡套现“钓鱼执法”的“全产业链”将无法闭合。所谓“2、5仔”,指的是类似警方线人的称呼。在该“产业链”中,他们主动或被动充当着“鱼饵”的角色。黄鹏即是其一。据说最初此人也是受害人,吴良彩被“钓”后,他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武某和小林是这天被黄鹏从网上“钓”到的另外两条“鱼”。其中一人还记得吴良彩“拿包出去”到银行给警察取钱的情景。据他们透露,4月21日,“黄鹏”在QQ群内几次呼救,称手头紧,急需现金,问谁能救济一下?当时武某离黄鹏比较近,便答应帮黄鹏的忙。  

黄鹏去时,武某正和朋友小林在办公室里喝茶,黄鹏不动声色地加入聊天。十几分钟后,武某帮黄鹏刷了几千元,然后转账给了黄鹏。  

黄鹏前脚迈出门,派出所的人后脚冲进来。在搜查中,警方发现数枚私刻的公章,其中还有公安机关的假公章和一封假证明。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