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券商集体谋上市 或引发新一轮洗牌

2015-01-04 15:24:59 来源: 企业观察报

2014年11月14日,证监会发审委第191次会议上,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获通过。12月10日,国信证券发布招股意向书,拟募集12亿股。12月29日,国信证券如期上市,证券代码为002736.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数据,截止到2014年12月12日,IPO排队企业中共有9家券商。其中,东方证券、东兴证券、浙商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华安证券、中国银河证券、中原证券拟在上交所上市,国信证券、第一创业证券拟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  

我国券商上市大潮或将来临?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企业观察报记者:“无论是从自身补充资本金需要,还是来自中国金融改革的重要机遇,都到了券商批量上市的最佳时期和高峰期。未来券商通过IPO上市成为大势所趋,将逐步取代借壳上市。”  

或迎批量上市最佳时期

过去两年里,券商IPO上市完全是一段空白,直到国信证券近日打破僵局。而更多的分析人士认为,当前无论是监管政策、股票市场环境,还是证券公司自身需求,通过IPO上市无疑都迎来一个最佳节点。  

2014年,证监会下发了《关于鼓励证券公司进一步补充资本的通知》,鼓励支持券商上市,并适当降低持股5%以上股东入股证券公司的要求。同时,证监会还清理取消有关证券公司股权融资的限制性规定,并提出多项举措进一步放开证券公司多渠道补充资本,包括鼓励符合条件的证券公司IPO上市,取消“较强的市场竞争力”和“良好的成长性”两项额外审慎性要求,并简化有关程序,提高IPO上市监管意见书的出具效率。业内人士纷纷表示,这无疑为一众券商上市提供了政策保障。

上海荣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培敏告诉本报记者,“券商能否通过IPO上市没有任何技术障碍,而是取决于CSRC的态度。有了政策支持,券商IPO上市或更为顺畅。”

除了政策层面,市场环境似乎也做好了准备。进入2014年12月以来,券商股成交量和股价屡创新高。12月4日,券商股出现历史上第一次集体涨停;时隔一周之后的12月16日又爆发第二次集体涨停。  

董登新认为,券商股接连出现多个涨停,成为股民追捧的对象,因而更多券商IPO上市契机成熟。与此同时,随着中国金融改革中继续发展和规范证券市场,使得券商股批量上市再迎机遇。  

“而从券商自身对资本金补充需求的角度来看,通过IPO更容易解决资本短缺和财务优化的问题。”董登新说,随着证券公司资管和融资融券两大业务的不断扩张,券商资本金的短缺程度日益显露,资本金跟不上公司业务拓展需要。而资本金不足极易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乃至倒闭。同时,监管部门对券商资本金充足性提出了更高要求,都使得券商补充资本金迫在眉睫,“而IPO是券商补充资本金最好的办法。”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告诉本报记者,不少券商都具备上市的基本条件,也具备很强的上市冲动,因而会出现大批券商上市潮。上市后,券商的财务状况会得以改善,以后融资的途径也会更宽。  

券商IPO顽疾待破  

然而,现实和理想总有差距。虽然眼下券商IPO集体发力,但是多家券商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仍面临压力。  

如“互保”问题始终困扰着券商。据了解,券商互保的影响有两方面:一方面,券商互保可以一个相对低的价格达成协议,节约成本,互惠互利,进而降低风险;另一方面,从公允的角度而言,券商互保难以保证尽职调查,又会有互相包庇之嫌。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排队的券商中,依然存在互保现象,如东方证券与光大证券。有业内人士认为,如何处理好这个广大投资者普遍担心的问题,或成为券商上市的一大考验。  

此外,“一参一控”的问题也不容小觑。过往,国泰君安和国信证券都曾因其折戟IPO.  

据了解,上海国际集团作为国泰君安的实际控制人,同时持有国泰君安46.74%的股权和全资控股上海证券。国泰君安为摆脱“一参一控”的束缚,于2014年年初就与上海证券密谈拟收购事宜。到2014年6月5日,上海国际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已与国泰君安就上海证券51%股权转让事宜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至此,国泰君安扫除了上市前的一大障碍。往后“一参一控”的要求究竟是否能够松绑,目前这方面风险依旧存在。  

而近年频频发生的高管离职潮更是可能对券商IPO产生消极影响。仅2014年,就有杨德红接替陈耿执掌国泰君安总裁、宋雪枫接替肖银涛出任东方证券监事会主席这样重大的人事变动。2014年4月,国泰君安在证监会官网预披露招股书,6月份就被曝出国泰君安总裁陈耿辞职,引起巨大轰动;7月份,又有原国泰君安资管首席执行官章飚辞职,而一同离开的还有国泰君安资管的两名高管,分别为国泰君安总经理助理黄文卿及量化投资部总经理李玉刚。再来看东兴证券,早在2012年东兴证券尚在初审时,刚上任一年时间的公司董事长陈江旭便被曝出辞职,却又于2013年8月30日被选举为公司董事长,一切似乎都是为公司IPO着想,却又影响着IPO进度。  

对此,有投行人士认为,高管辞职的问题可能在于“券商资管的激励机制”,为确保顺利上市,良性的资管激励机制确实亟待建立。  

上市好时机或终结借壳时代

多名业内人士均向本报记者表示,随着借壳上市的成本越来越高和难度的加大,通过IPO上市将成为券商上市的主要途径。  

由于通过IPO上市要求严格,过去A股市场上市券商中有一半选择了借壳上市。但借壳上市路也并非一帆风顺,如广发证券的借壳之路,从2006年9月至2010年2月共用了三年多时间;国海证券借壳上市耗时逾四年半才得以修成正果;而首创证券借壳S前锋,七年了仍未到达终点。  

此外,上市后的券商在补充资本金后规模不断扩大,则又将推动新一轮的并购整合潮。国泰君安一位投行人士认为,再融资或并购重组,目前对券商而言都是最好的时机。  

事实也正是如此。2014年1月14日,广州证券受让天源证券80.47%的股权,拉开了券商2014年并购大戏序幕。紧接着7月8日,国泰君安以35.71亿元收购了上海证券;7月25日,宏源证券公告,申银万国将向宏源证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以换股比例为2.049:1取得该股股东持有的宏源证券全部股票;7月31日,中信证券宣布,以约8.42亿美元完成对里昂证券的收购;8月1日,方正证券以132亿并购民族证券;8月13日,大智慧公告称以90亿元收购湘财证券;11月17日,中纺投资宣布重组安信证券;12月8日,海通证券宣布拟以3.79亿欧元收购葡萄牙圣灵投资银行;12月21日,国金证券宣布公司收购了香港粤海证券。  

有并购专家认为,伴随我国券商批量上市而来的将是券商界新一轮大洗牌,优胜劣汰进行整合。  

从内部分析,我国券商不断发展成熟,资本中介业务已成为券商重点发展业务,并逐步迈入“重资本”时代;而从外部来看,互联网金融带来的冲击都迫使券商走上转型之路。而在转型过程中,转型不力又不具备资本优势的券商则逃不掉两种命运:破产或被并购,而有竞争和资本优势的券商则可以通过并购巩固竞争优势或拓展新业务。自然,通过IPO上市的新一批券商竞争力将得以大大提升。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