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2015年CPI或负增长 有可能面对通缩局面但不必紧张

2015-01-05 11:07:02 来源: 中国新闻网

目前我们还没有陷入通缩,必须正视通缩的危害  

记者:去年,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持续回落,截至11月,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已连续33个月负增长。不少研究机构发布报告称,“中国陷入有史以来最严峻的通货紧缩局面”。事实果真如此吗?  

姚景源:经济学界普遍认为,当CPI连续3个月以上或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可以认定为出现通货紧缩,简称通缩。从目前的数据看,我们还没有陷入通缩。不过,2012年下半年以来PPI持续下降,2014年11月CPI只有1.4%,2015年CPI有可能出现负增长,因此,我们确实要高度警惕通缩压力。  

记者:有人认为,通缩意味着物价持续下跌,买什么都便宜了,是件好事。  

姚景源:通缩可不是好事。表面上看,商品价格便宜了,生活成本更低了。但是,物价回落会影响投资与消费预期。企业产品价格下降,预期收益减少,投资就会相应减少,就业就不会增加。消费者习惯买涨不买落,都等着买更便宜的东西,就会导致消费萎缩,企业产品就会积压、滞销,进而影响企业运转与员工收入。  

收入下降、大量失业、负债提高、财富缩水……这些都是通缩的危害。1929年至1933年美国经济大萧条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通缩,日本长达20年的经济停滞也是通缩。我有位朋友去年去日本旅行时,特意去了20年前留学时常去的一家面馆。没想到同一款拉面的售价与20年前一模一样,还是680日元。乍一看物价一直没涨是件好事,可日本人的工资收入也20多年没涨,生活水平一直停滞,这不是好事。不消费、不生产、不投资,经济活动就停滞了,怎么能奔向全面小康呢?  

当前通缩压力更多的是“三期叠加”的结果  

记者:观察近年来的中国经济,与通胀相比,通缩不算个热词。我们当下面临的通缩压力与过去的通缩有何不同?  

姚景源: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1998年至1999年、2002年、2009年出现过三次通缩,主要是受到外部冲击或突发事件的影响,导致出口急剧下降,加之内需不足,国内产能过剩,就出现了通缩。当时我们通过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等待外部形势好转,经济很快恢复了高速增长。因此,这几次通缩都很短暂。  

但当下的通缩压力与以往不同。虽然也受到出口不足的影响,但更多是“三期叠加”的结果,是过于依赖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结果,是经济结构不合理所累积矛盾的集中爆发,更是我们步入新常态后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应对通缩压力,靠加大投资、放松货币的老方法行不通  

记者:既然通缩压力的成因与以往不同,那么我们该如何应对当前的通缩压力呢?  

姚景源:与通胀相比,我们面对通缩的年份较少,对通缩的影响还不够重视,应对通缩实际经验与调控手段积累都相对不足。其实,经济增速换挡期的主要风险不是通胀,而是通缩,更应关注的是下限。所谓底线思维,就是要防止通缩。由于当前通缩压力主要来自于“三期叠加”,靠过去加大投资、放松货币的老方法进行调控是行不通的。要避免出现通缩的局面,还是要在转方式、调结构上下功夫。  

在供给层面,应当加大力度化解产能过剩,不妨多采用“走出去”的方法。过去我们化解产能过剩,特别强调“淘汰”与“整合”,在“转移”上下的功夫不够。现在应该把视野扩展到国际上,利用“一带一路”,更多地运用“转移”的方法。以高铁“走出去”为例,就能带动上游钢铁、电子、有色金属、装备制造的产能消化。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的招商引资既实现了自身经济腾飞,也为发达国家化解产能过剩做出了贡献。现在也是同样的道理。加大“走出去”力度,既有利于我们调整结构,也有利于当地发展。我国现在拥有3.89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拥有一批装备技术水平一流的企业,我们有能力、有条件支持企业“走出去”。  

记者:在国际市场复苏仍不确定的情况下,如何通过拉动内需来抵御通缩压力呢?  

姚景源:首先,应当促进房地产行业平稳运行,这对稳定宏观经济很重要。房地产行业链条长,上下游关系到钢铁、水泥、家电、家具等诸多行业;房地产行业创造就业也多,跨省流动的男性农民工有一半是在建筑业就业。因此,要防止房地产市场大起大落,促进其平稳回归到常态。  

其次,拉动工业投资。在目前产能过剩情况下,怎样拉动工业投资需要有政策。比如,能不能利用加速折旧这个全局性政策。如果能把机器设备的固定资产折旧期从10年缩短到6年,就等于是为企业进一步减税减负,可以提高企业投资积极性,拉动装备制造业和上游原材料业的增长,也可以带动装备制造业从中低端向高端升级。不过,加速折旧如今遭遇了产能过剩与通缩压力。为了消除企业资金上的顾虑,国家不妨借鉴上世纪80年代的企业技术改造贴息政策。企业加速折旧的银行贷款利息由政府出,形成企业愿意贷、银行敢放贷的局面。如果我们用3年时间使制造业的装备水平迈上一个新台阶,当世界经济走到一个新的发展周期时,中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也将更强。  

再次,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我国中西部与东部、农村与城市的基础设施差距还很大,需要补齐短板。  

此外,还要通过改善民生来促进消费。要通过提高收入水平让百姓有钱花,能消费;要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让百姓没有后顾之忧,敢消费;要完善食品安全监管体系,让百姓放心消费;还要大力发展电子商务,让百姓方便消费。  

确实有可能面对通缩局面,但也不必过分紧张  

记者:看来,防止通缩,实际上就是防止经济失速。新常态下,拉动投资与刺激消费与过去有什么不同吗?  

姚景源: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消费要发挥稳增长的基础作用。我国有13亿人口,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这是我们得天独厚的增长空间,也是转方式、调结构的有利条件。而且我国东中西部发展不平衡,城乡差距还很大,说明我们的发展潜力与增长空间很广阔。不过,今后我们的消费不再是模仿型排浪式消费,而是个性化、多样化的消费。要让消费品市场更有生机,政府就不要过多干预,应当尽早清理各种约束性文件、行政审批和地方保护,要相信市场、相信企业,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投资要发挥关键作用。在外部市场不确定,拉动消费无法立竿见影的情况下,投资还应有所作为。按以往规律,投资总额中30%的钱会形成消费,因此投资与消费也密切相关。但是,这一轮投资必须要伴随投融资体制改革的全面深化,基础设施投资的主体应从地方政府转为企业。  

在目前产能过剩、外需不确定、内需不足的情况下,我们确实有可能面对通缩局面,但也不必过分紧张。2014年底,国家发改委集中批复了35个基础设施项目,上万亿元的基础设施建设为今年稳增长打下了基础,只要我们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部署,踏实落实五大任务,依然能保持经济平稳运行。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