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全国超配4万名领导 专家称应该建立良性官场生态

2015-01-06 14:08:37 来源: 新京报

昨日(1月5日),中组部通报了专项整治超职数配备干部进展:“全国超职数配备干部问题整治工作取得阶段性进展,截至目前,全国超职数配备的4万余名副处级以上领导职数中,已消化15800多名,完成近40%”。  

中组部已多次对超职数干部进行整治  

去年是全国各级党政机关的“瘦身年”。“一仗接着一仗打,解决一个问题是一个问题。比如,去年我们针对违规破格提拔问题开展了专项治理,今年将会同有关部门,专项整治超职数配备干部等问题”,去年1月,中组部就《关于加强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监督的意见》答记者问时,曾做如上表态。  

此番对于超职数干部的全国性整治,并非第一次。  

2007年《机构编制监督检查工作暂行规定》颁布施行,明确规定对于超职数、超规格配备领导干部的行为,“可以采取通报批评、建议改正或者责令限期纠正、予以纠正、建议财政部门对超编人员不予核拨经费、建议对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分等处理措施”。

2007年当年以及2009年,中组部、中编办等部门都曾推出过超配干部专项清理。但专项行动过后,各地的超配干部迅速反弹,陷入了“越减越肥”的怪圈之中。2013年起开始的四轮中央巡视就发现,31个省区市中,19个省区市存在超配干部问题,仅辽宁一地的超配干部数量就达26272人。  

专家建议建立官员退出机制  

此番中组部通报的数据,“全国超职数配备的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达4万余名”,系近年来首次披露全国超职数配备干部的“规模”。这4万余名超职数配备的干部中,截至目前已消化15800多名,完成近40%。这意味着,还有约60%的超职数干部待“消化”。  

如何“消化”六成超配干部?本轮专项整治后,怎样避免超职数配备干部现象再度反弹?对此,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等受访专家认为,超配干部现象之所以成为顽疾,“根子”就在于“官本位”观念,“破解超配干部问题,首先应该建立能上能下、能奖能罚的良性官场生态,建立官员退出机制。而且,必须‘依法治编’,强化法规的实际执行效果。以《机构编制监督检查工作暂行规定》为例,如果执行到位,超配干部就不会‘规模化’。”

超配干部有多严重?  

巡视组查出19省区市超配干部  

超配干部有多严重?中央巡视组“晒”出的巡视问题账单以及各巡视点的巡视整改报告,披露了“详情”。  

此前四轮中央巡视,完成了对31个省区市的全覆盖。巡视问题账单和巡视整改报告显示,19个省区市被中央巡视组指出超配干部问题:江西、重庆、甘肃、宁夏、海南、北京、山东、湖南、辽宁、山西、内蒙古、吉林、上海、青海、河北、陕西、黑龙江、四川、江苏。此外,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也被指出了相同问题。  

其中,湖南“干部超编超配问题严重”;山东“超职数、超规格配备干部问题比较突出”;黑龙江、四川、江苏则被指出超编制、超规格配备干部较为普遍。北京也被指出,“存在违反机构编制和职数管理规定等问题”。青海不仅被指出超职数配备干部,而且违规设立机构。  

辽宁、江西、吉林、内蒙古的巡视整改报告,呈现出了超职数配备干部的规模。  

内蒙古全区12个盟、市,设有30多个巡视员、63个副巡视员,区发改委班子成员多达17人;吉林则一次性解决和消化23个超配的副秘书长职位。  

辽宁一省查出的超职数配备干部就达26272人,江西也查出超职数配备干部5202名。  

记者查询发现,上述省区市中,湖南省早在2004年就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学习贯彻几个问题》的通知,称“将用三年时间清理超职数配备的领导干部”,但该省的超配干部现象并未“刹车”。

哪些职位“集纳”超配干部?  

10余省区市向副秘书长“开刀”  

超职数配备干部现象是如何形成的?哪类领导职位“集纳”超配干部?  

记者梳理发现,在中组部的“瘦身令”之下,去年,至少10余省市整治超配干部时,“刀口”落在了超配的副秘书长身上。  

例如山东,去年9月26日,山东省政府官网发布了23条人事任免信息,其中就包括四名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免职信息;去年12月12日,北京组工网公布了65名市管干部的任免信息,其中也有四名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去职。  

被中央巡视组点名通报“超配干部”的吉林、安徽,也采取了相同的裁撤副秘书长举措:去年上半年,吉林在省和市(州)层面上至少减掉了23名副秘书长;安徽芜湖在去年3月,集体调任了5名政府副秘书长,蚌埠市也在相同时间,调整了6名政府副秘书长。  

此外,浙江、青海以及银川市、杭州市、广州市也在去年调整了政府副秘书长。  

竹立家认为,各地整治超配干部时之所以向副秘书长“开刀”,源于“副秘书长”超配已成一种普遍现象。  

虽然早在2009年,中编办就印发文件提出要求:省级、副省级、地市级政府副秘书长的职数,按不超过其同级政府领导班子副职的职数来掌握。但实践中,由于各级政府对副秘书长的职数设置有“自主权”,所以副秘书长岗位就成了超配干部的“弹性空间”,有的地区将副秘书长岗位用于“奖励”提拔、福利照顾,安排那些多年未获升迁的干部,甚至出现了多名副秘书长“辅助”一名副职的现象。  

竹立家强调,副秘书长超配也与副职干部数量过多有关,比如此前被曝光的“一个县级市配十多名副市长”。  

2013年11月,记者曾盘点全国24个省级行政单位中250个地级市的副市长数量。结果显示,250个地级市共有1750个副市长(不含挂职副市长),平均每个地级市配置有7名副市长。其中,共有219个地级市配置有6-8名副市长。副市长数量最多的地级市是江西赣州,共有12名副市长(4人为挂职),四川宜宾等15个地级市配备了9名副市长。  

超配干部如何“消化”?  

部分地区要求官员“自愿免职”  

超配干部如何“消化”?各地“晒”出的去年专项整治“报告”显示,对于超配干部,一般采取取消兼职、调岗、免职等方式“消化”。  

例如山东去年9月一日之内免掉的四名省政府副秘书长中,3人身兼数职,即除了省政府副秘书长之外,还兼任其他职务。如于毅,自2008年3月起担任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同时兼任山东省驻京办主任。免掉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职务后,三人此前担任的其他职务仍然保留,以于毅为例,仍担任山东省驻京办主任。另一人冯瑞免掉省政府副秘书长之后,调任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巡视员。  

屏蔽此推广内容北京也如此。去年12月12日公布免职的4名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中,2人因为年龄原因被免职;另两人则身兼其他职务,如周立云,担任北京市副秘书长时兼任北京市政府研究室主任职务。目前已调任北京市委研究室主任。  

湖南湘潭采用的是“末位免职法”,对绩效考核排名末位的干部予以诫勉,连续两年末位的予以免职,通过加大调整不胜任现职干部力度,腾出的职数用于消化超配干部。湘潭市委组织部发布的信息显示,截至目前全市共有17人被诫勉,4人被免职。  

但也有地区要求官员“自愿免职”,郑州市中牟县就被曝采取了这一措施。据南方周末报道,2014年6月,中央巡视组到中牟调查超职数配备干部的情况,当时统计的数据是超职数配备干部有280多名。为了完成2016年年底前“消化”所有超职数配备的干部,该县县委组织部要求接近50周岁的干部递交书面材料,申请“自愿免去现职”,申请免去现职后,可保留职级待遇。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