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逼学妹向官员卖处 被拒绝后就对学妹进行辱骂殴打

2015-01-07 14:38:41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据陕西省吴起县公安局2014年11月7日发布在吴起县政府官方网站上的《情况进展通报》称,2014年9月21日晚23时至22日凌晨5时许,吴起高级中学有7名高二女生将5名高一女生先后叫至4号女生公寓一宿舍内进行辱骂、殴打,并对其中三人强迫脱衣、拍摄半裸照片,在强迫脱衣过程中,一名犯罪嫌疑人持水果刀对其中两名受害人进行威胁,如果将此事告诉老师或家长,就将照片外传。9月26日吴起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将其中6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另有一名因作案时未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10月23日吴起县检察院以涉嫌强制侮辱妇女罪对该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经司法鉴定,受害学生中有两名损伤属轻微伤,两名损伤属轻伤二级。  

7名高二女生为何要对5名高一女生施暴?吴起县公安局在其通报中没有给以说明交待。  

多名受害学生的家长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起因是施暴的女生要逼着他们的孩子“卖处”,遭到拒绝后就下此毒手。  

而几名施暴学生的家长则对记者说,其实他们的孩子也是受害者。有家长向记者透露,打人的孩子中领头的两个孩子银行卡里有很多钱,其中一个卡里有120万元,另一个卡里有80万元,听说这些钱是一些老板给的,那些老板花钱通过她们找女生“卖处”给一些官员,以便跟官员拉关系、揽工程。  

记者从吴起县人大常委会得到证实,身为县人大代表的村主任齐景涛(音)跟这起案件有关,因为涉嫌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被公安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记者从吴起县检察院得到信息,该县公安局已经于12月17日将齐景涛的案卷移送到检察院提请批捕,检察院正在审查中。  

多名高二女生向学妹施暴  

记者在吴起县期间,设法见到了5名受害学生中的4名学生的家长。这些家长告诉记者,他们4家的孩子受到的伤害比较重,其中两个被打成耳膜穿孔,现在还没有好,经法医鉴定,构成轻伤二级,另两个构成轻微伤。  

据家长们介绍:去年9月21日晚上10时左右开始,高二年级的14名女生在学生宿舍楼指派其中4名女生带着刀闯入二楼高一年级的女生宿舍,将一名高一女生强行推拉到四楼一学生宿舍威逼殴打,问她高一的哪些女生长得漂亮让推荐一个,不说就打,这名女生就说了几个孩子的名字。就这样,他们4家的4个孩子被先后带到概宿舍遭到侮辱,其中几个孩子被脱光衣服,并被用手机拍了裸照,被检查是否是处女。  

“那些高二女生‘验货’的标准很高,看脸蛋长得是否漂亮、是不是处女、腿是不是修长等。”家长们对记者说,她们“验货”的目的是想逼着孩子到社会上“卖处”。她们对孩子说,一次挣5000元给她们交3000元,孩子可以得到2000元。  

“那些高二的女生还让孩子相互猜拳,谁输了就得打赢的,我家孩子和另一个孩子认识,不忍心下手打那个孩子,就自己打自己的脸,结果,被其中一个高二女生一脚踹到肚子上摔倒在地,昏了过去。”一个家长对记者说。  

“我家孩子被打得出血,衣服上都是。”另一位家长对记者说,他的孩子不仅被打,衣服被脱光拍了裸照,而且衣服和鞋子也被那些打人的孩子扔到了楼外。  

“她们逼着孩子脱衣服,不脱就用刀子直接划衣服,我家孩子的肚子都被割伤了。”另一个家长对记者说。  

家长们对记者说,从21日晚上10时左右,直到第二天清晨6时30分,5名孩子被分别带到这间宿舍,被凌辱长达8个多小时。  

9月23日,这4名被打的孩子被送到当地医院治疗,每家花费1万多元,住院20天才出院。  

有两个家长对记者说,她们的孩子被打的耳膜穿孔,直到现在,听力还有严重障碍。  

受害学生家长提供给记者的吴起县公安局11月8日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经延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对4个受害孩子的损伤程度鉴定,鉴定意见是两个孩子属轻伤二级,另两个孩子属轻微伤。  

据7名打人的孩子中的3名孩子的家长向记者介绍,这7名孩子大部分来自农村,只有一两个是县城的。这些孩子大部分相互认识,有的是初中同学,有的是高一时的同学,原本他们的孩子不住在打人的那间宿舍,是事发时被相熟的同学给喊去的。  

受害学生的家长对记者说,他们的孩子到吴起高级中学上学才刚刚两周,与施暴的那些高二年级的女生压根儿就不认识。  

一位打人孩子的家长向记者透露,领头的那个女孩与社会上的男性来往多一些,心也比较狠,平时又抽烟又喝酒。  

网上资料显示,位于县城的吴起高级中学是该县唯一的高中,现有教学班63个,在校生3000多人。该校围墙上的宣传栏里介绍该校是省级标准化学校,建立有完备的各项学校管理制度。那么,该校是如何管理的?又为何会发生这样的恶性案件呢?  

2014年12月16日,记者来到吴起高中。然而,传达室的工作人员则对记者说,要采访的校领导和有关老师和工作人员都不在。记者请他联系一下办公室人员,被其拒绝。  

受害学生家长下跪上访  

“孩子们被折磨和挨打以后受到惊吓,不敢继续上学,精神和人格受到极大伤害,臊得都不敢见人,晚上睡觉经常被吓醒。”受害孩子们的家长向记者介绍说,耳膜穿孔的两个孩子,在治疗十几天后耳镜片还明显看到一个洞,医生强调一定要重视治疗,否则将会终身残疾,但她们家在农村,付不起昂贵的医药费,只能回家慢慢调养。  

9月22日晚上,被打的学生哭着给家长打电话说,不敢在学校上学了。这样,家长们才知道了孩子在学校被殴打侮辱的事,于是,23日找到了学校。  

“作为被打学生的家长,当初并不想把事情弄大,因为顾忌孩子的名声,自己带孩子治疗。找学校,只是希望学校能对打人的孩子进行批评教育,杜绝以后恶性事件不再重演。”有被打孩子的家长对记者说,没想到学校不负责任,推脱说交给法律解决。  

据吴起县公安局去年10月31日发布在县政府官方网站上的《情况说明》称,9月26日,吴起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将6个打人的高二女生依法刑事拘留,另有一个女生因为作案时未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  

此后,家长们开始找学校领导、县教育局要求尽快解决孩子上学问题,要求有关部门能给孩子合理的医药费、精神和名誉赔偿。  

但受害学生的家长们对记者说,吴起高中校长张俊殷和他们讲,作为校方只能搭建平台,调解处理,学校没有责任,打人方只愿给被打学生赔偿两三万元,如果不接受,看政府怎样处理。  

他们找县教育局,又找县信访局两次,县信访局不予接待。他们又找县政府领导,四次遭拒见,第五次去找,被连推带拉强行赶出县政府大楼。  

10月13日,受害学生家长们找到了延安市教育局,但市教育局给他们解释说:县上汇报说这事已经处理了。市教育局又督促吴起县政府尽快处理,之后就没了下文。  

直到11月10日,见县政府仍没给出答复,他们又再次到了市信访局,市信访局要求他们回县上解决。他们又到市政府,还是被门卫阻拦。  

“我们实在无奈了,就在市政府大门口下跪,本想以此引起市政府的重视,却被宝塔区公安分局南市派出所以‘影响了市政府的正常办公秩序’为由,行政拘留5天。”3个被行政拘留的受害学生家长向记者介绍说,“当时,派出所和吴起县赶来接访的人提出一个放人条件:写下保证书,以后不再到县政府、市政府、省政府上访,就可以放人。”  

这3个被行政拘留的受害学生家长还告诉记者,她们直到从拘留所出来,派出所也没有给她们《行政处罚决定书》。  

“我后来咨询律师,律师说,不给《行政处罚决定书》是错误的,这样,在多天后,我才从派出所要回了一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一个家长对记者说。  

另外两个家长告诉记者,她们至今也没有拿到《行政处罚决定书》。  

就南市派出所为什么不及时给这些被行政拘留的家长《行政处罚决定书》的问题,记者多次电话和短信联系南市派出所一位副所长,但直到发稿时,记者也没有得到答复。  

县人大代表涉案被拘  

据报道,吴起县纪委、监察局已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给予吴起县教育局局长齐乃珂责令纠错处理;给予吴起县教育局副局长刘占荣党内警告、行政警告处分;对吴起县高级中学校长张俊殷(副处级),移交延安市纪委处理;给予副校长闫志俊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处分。该校还有包括学生处主任在内的6位管理人员和教师受到了处分。  

延安市纪委、监察局的官方网站11月10日发布的消息称,张俊殷(副县级)涉嫌违纪,经10月30日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记者12月18日联系延安市纪委,相关部门答复记者,对张俊殷涉嫌违纪的问题,“正在调查,还没有结果”。  

对吴起高级中学辱骂、殴打并强迫受害女学生脱衣、拍摄裸照的7名高二年级女生,吴起县公安局11月7日通过吴起县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情况进展通报》称,9月26日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将其中的6人刑事拘留,另1人因作案时未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10月23日县检察院以涉嫌强制侮辱妇女罪对该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县公安局于当日对该6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执行逮捕。  

12月17日,记者从吴起县检察院了解到,经过了一次退回补充侦查后,县公安局已经将案卷再次移送到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12月22日,一位受害学生的家长电话告诉记者,县检察院起诉科的检察官对他说,案卷有可能第二次退侦。  

记者多次给县公安局的有关领导打电话联系采访,但电话不接,发短信也不回。  

记者在吴起期间,上述这几位受害学生的家长就对记者说,县公安局所称的这起强制侮辱妇女案的背后,可能涉及到一些老板和官员,案发后,有官员被调走和免职,有的老板跑了,据传跟这个案子有关的,还有一个身为县人大代表的庙沟乡楼坊掌村的村主任齐景涛(音)已经被拘留。  

12月17日,吴起县人大常委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齐景涛确是本届县人大代表,2012年当选,前不久,县公安局给县人大常委会打报告,说齐景涛跟吴起高级中学的那个案子有关,涉嫌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有可能对齐景涛控制人身自由,申请县人大常委会许可,县人大常委会立即召开了相关会议,作出决定,一旦落实与齐景涛有关,同意暂时对其羁押,有关其人大代表资格问题,再研究决定。  

12月17日,记者又赶到吴起县检察院。该院案件管理办公室的负责人对记者说,县公安局已经提请县检察院对齐景涛批准逮捕,案卷刚刚送来,他正在看。  

当记者提出想了解一下齐景涛涉嫌什么罪名时,这位负责人说,齐景涛的案子跟吴起高级中学的那个案子是一个案子,因涉及到未成年人犯罪,所以不便告诉记者。  

12月21日,一位家长向记者透露,据他所知,被拘的6个孩子中两个孩子的银行卡里有很多钱,其中一个孩子的卡里有120万元,另一个孩子的卡里有80万元。  

“这些钱来路不正,听说一些老板花钱通过她们专找女学生‘卖处’给一些官员,以便跟官员拉关系揽工程。”这位家长解释说。  

吴起当地一位自称的知情人向记者透露,在当地一家高级酒店里,还专门设有“检处房”,用来检查找来的女生是不是处女,然后再送给需要的官员。  

有哪些官员和老板会牵涉其中?幕后隐藏着什么真相?记者将继续追踪报道。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