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习大大办公室红电话 通信联络的可靠性和畅通性很高

2015-01-09 09:07:44 来源: 人民日报

国家主席习近平新年贺词播出后,曝光的习近平办公室,引发全国人民的关注。除了书架上的几张家庭合影之外,大家对办公桌上的二红一白三部电话机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人们猜测,红色电话就是高层领导才能使用的神秘“红机”。  

“红机”也被称为红色机器、红机电话,属党政专网电话,在中国专指副省军级以上的党政军领导专用的保密电话,整个系统独立于电信系统之外,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建设和管理维护,通讯经过加密。一般情况下,中共高层的红色电话都采取了最为先进、严格的保密措施,通信联络的可靠性和畅通性很高。  

习近平办公桌上两部红色电话机功能不同

从新闻画面,可以看到习近平的办公桌上共有两部红色电话。实际上,尽管其外表都是红色的,这两部电话的功能并不完全相同,甚至从属于不同的电话系统。  

级别相对较低的一部电话,是军用保密电话。这种电话和普通电话的功能一样,带有一个数字拨号盘,甚至电话上能够储存一些常用的电话号码。其特别之处在于,这部电话上面有两个按键,分别为明码通讯和加密通讯功能。在完成拨号之后,电话机并不能直接拨出,必须选择明码或者加密通讯之后才能完成拨号。在通话期间,拨打电话的人也可以从明码通讯切换到加密通讯。  

从理论上而言,在通讯加密之后,外界即便截获了通讯的内容,如果不进行相应的解密,仍无法了解到通话的真实内容,听到的只是一段电子杂音而已。  

这部电话使用的是军用保密通讯线路,与地方的通讯网络做了严格的物理阻隔。实际上,全军都在使用这个通讯网络,但由于接入的网络众多,因此其保密安全性并不是最顶级的。从理论上来讲,习近平可以用这部电话给全军任何一个单位直接打电话。  

另一部红色电话,则是最高级别的通讯电话——“军委一号机”,另一俗称是“红机”。实际上,能够获得“一号机”使用资格的人员,比外界预计的数量要大得多。除国家主席和总理之外,其他的政治局常委、省部级官员以及部队正军级以上干部,甚至大型央企一把手的办公室都有这种电话。所有离退休的“副国级”以上干部,其家中也有这种电话,方便和现任领导人直接沟通。  

“一号机”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这部电话的整个机身没有拨号盘,也没有加密按键,因为它既不需要拨号,所有通讯也都是加密的。在使用这台电话时,只要说出你要找的人,接线员就会帮你把电话转接到你需要的电话机那里。  

“一号机”的线路并非只是高级别人员之间的共同线路,高层人员同样可以使用这套系统和下层单位进行通讯。虽然这部通向一号台的电话机,上面没有拨号盘,却不是一部简单的电话。机身内部有一个防止窃听的保护器。任何原电路被异物介入或者外壳损毁,电话都会自动报警。早期的一号机,使用老式载波原理电话技术,因此必须进行弱流增益,导致声音还原性不佳。除非经常使用,否则即便熟人之间也未必能认出对方的声音。上世纪80年代末,更换了程控电话系统之后,这个问题得到解决。  

从原理上来讲,这两部红色电话都有非常高的保密标准,除了电话线路独立于民用电话网络之外,电话机身也做了防电子信号外泄的处理。任何电器,即便是在没有通电的情况下,机身的电子元器件也会有微弱的电流辐射。专用器材可以读取这些电流辐射以确定其位置,甚至分析出其信息数据进行破译。因此,政府部门的保密通讯器材和电脑等信息载体,都会对其电子信号进行屏蔽。

“红机”的由来  

1949年,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还没进驻北京,就有一支特殊的电话队提前进城,他们的首要任务是装交换机、架线路、保持通讯迅速畅通。这支部队就是专门为中央通信服务的电话局,即专用局。在1949年3月25日中共中央、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抵达北平之前,香山专用局已经成立。1949年6月,周恩来的办公地点迁到了中南海,为了方便他与香山的通信联络,北平电信局在中南海居仁堂安装了人工磁石交换机。后来,中共中央的工作也开始逐步转入到中南海,为了加强保密工作,同时提高通信的效率,中央办公厅作出决定,建设中南海专用局,并于7月15日竣工开通。香山专用局的人员先后也跟随中央进了中南海。  

1952年7月,中南海专用局局号定为39,对外称“北京电话三九专用局(简称三九局)”。单位规定,“三九局”的话务员每月只许回家一次,不许在家住宿,不许随便外出,不许与亲友通信,不许向亲友透露自己的工作地点和任务,不许听领导同志的电话。红色电话是首长保密电话,是在保密网内的,与其他颜色的电话不能混接。  

毛泽东使用的是“红色一号机”。毛泽东很少亲自接电话,任何打进毛泽东办公室的电话,总机都是先接到机要秘书那里,机要秘书听后,如果认为必须由毛泽东本人接听,那就走进去通报一声。这时,毛泽东便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听筒。有时,电话内容紧急,而毛泽东正在睡觉,机要秘书就走进毛泽东的卧室叫醒他。  

严格的保密要求

使用红机网有严格的保密要求,如所用电话机必须符合保密技术标准、不得在专网上私自连接其他终端设备、不准使用无绳电话机、避免在同一房间同时使用专网电话和普网电话等。对专用局的话务员要求非常严格,尤其负责红机的话务员更是“压力山大”,他们按工作中的差错分小、大差、严重差错及事故。  

与一般电话不同的是,红机的号码只有四位,按照排列组合的计算方法,最多能有一万个号码。这些电话均经过了加密处理,遇重要情况,机要部门都会通过红机进行联系,但有些部门级别不够,没有红机,遇有重要事情传达时,也不能随意使用普通电话。  

据外交部礼宾司的马保奉回忆,1989年5月戈尔巴乔夫访华时,为确保安全,欢迎仪式从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临时改到了机场。这个突然改变打乱了原来的部署,既要保密又要通知到所有的相关部门,按接待办公室规定,有关戈尔巴乔夫访问日程的电话,一律使用红机。个别没有红机的单位,就派人上门或把人请到宾馆来口头通知。卫戍区的仪仗队和礼炮营就没有保密电话机,马保奉就打普通电话把负责安排此项任务的人员请到钓鱼台来,再当面口头交代。  

国家领导人在国内视察,也会临时设置红机。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的电台台长李锦华回忆,1954年10月,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去广州视察,李锦华等6人负责中央领导一行的通信联络,他们到广州后,架设电话线、电报线和K线(即收信台与发信台的机器连线),及时为毛泽东等人安装保密电话机,并且开通了与中央机要局的有线电传通信,做到随呼随到,24小时不间断。  

2013年四川雅安发生地震后,李克强总理乘坐专机赴当地视察,媒体拍摄到他在飞机上指挥救援工作的照片,专机桌子上摆的正是一部红色电话。  

哪些人能用“红机”  

在中国,副省部级以上的高官都配有红机,一些重要单位的机要室与总值班室也会配有红机。为了保证畅通,红机电话一响,相关人员必须立刻接听。一位知情人士曾经给正部级领导当过秘书,据他回忆,平时最怕红机响,因为那很有可能是批评犯错的,而中办的工作人员用红机的频率比较高。  

红机在关键时刻能发挥独特作用。据叶圣陶的秘书史晓峰回忆,1967年,已被免去教育部副部长的叶圣陶在洗澡时突然发病,紧急时刻赶忙求助当时还没“靠边站”的教育部副部长刘皑风,刘皑风立即拿起红机向总理办公室报告,很快得到“全力抢救”的指示,从而挽救了叶圣陶一命。  

据央视一位多次送审样片的资深记者介绍,在《新闻联播》专用的审看间内“茶几上有两部引入注目的电话,其中一部是可以直通中南海的红机”。2001年2月21日,因《新闻联播》的一次报道错误,时任央视台长赵化勇就接到了江泽民的电话。  

库恩写的江泽民传记《他改变了中国》对此有生动详细的描述。当晚,赵化勇正坐在他位于十五楼的办公室里,观看《新闻联播》。19时20分,红色电话响了。一个声音问:“你是赵化勇吗?”赵化勇回答后,那个声音继续说:“总书记要和你说话。”江泽民给赵化勇打电话,指出了《新闻联播》的一个错误。原来,江泽民下午在一间会议室会见了两拨人,一拨是奥委会评估团,一拨是江泽民的私人老朋友,也是外国人。《新闻联播》直播时,用的奥委会评估团的画外音,播出的镜头却是江泽民与老朋友私人会面的画面。江泽民并未过多责备,他对赵化勇说:“调查完了给我回个电话,我等着你。”赵化勇迅速行动,查清事故原因并多次检查纠正确保不再出错后,20时25分,赵化勇回到办公桌边,拿起红机给江泽民回电话。“我是中央电视台的赵化勇,根据江主席的指示,我向他汇报情况。”一个女声回答:“稍等。”数秒之后,江泽民接了电话,赵化勇详细报告了前因后果和解决措施。江泽民最后安慰了他:“我都没有给相关部门打电话(指中央电视台的上级)。我想在你我之间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就行了。”  

在重要领导人的家里,也会配有红机电话。一般情况下,正部以上官员家里配的红机,号码是专用的,与办公室的不同。其他副部级官员家里的红机则是办公室的分机,与办公室用同一个号。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