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沈阳酒店否认朝网军据点 称若有黑客公安早就到了

2015-01-09 14:24:09 来源: 人民网

记者到达七宝山饭店是在夜里23点,沈阳刚下过一场大雪,零下17度的寒冷让这个平时繁华的商业街区显得冷清而神秘。就在当天下午,一则来自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让这家极富特色的酒店走入人们的视线,该报道援引一名朝鲜“脱北者”的话说,朝鲜秘密的黑客网络“121局”在中国沈阳设有秘密据点,长期“大规模运行”,而七宝山饭店正是朝鲜黑客活动的场所之一。  

“七宝山”名字来源于朝鲜咸镜北道的中部海岸的山脉。相传,此地藏有七种宝物,故名“七宝山”。饭店坐落于沈阳市和平区的十一纬路。这里可谓是黄金地段,距离沈阳站、中国医科大学、解放军第202医院等重要机构均几分钟的路程。CNN的报道中,一位名叫史蒂夫·辛(SteveSin)的美国反恐专家就评论称:“如果你想从事非法活动或隐秘的行动,那么你需要藏匿在人群当中。大规模、复杂的网络攻击更需要强大的网络基础设施来支持,而中国沈阳具备这些条件。”  

那么,七宝山饭店真的如传闻中的那样隐藏着神秘的朝鲜黑客部队吗?  

深夜入住“事发”酒店

七宝山饭店的外观并无独特之处,唯一的把它与其他建筑区分开的就是中朝两种文字的招牌。CNN的报道称,沈阳明显具有朝鲜“风情”,“七宝山饭店是朝鲜和中国的合资企业,在这家酒店工作的女性都身穿朝鲜传统服饰。”然而记者在这里见到的情况则并非这样,酒店大堂有身着朝鲜民族服饰的服务人员,但更多的是中国的工作人员。据介绍,朝鲜服务员主要从事餐饮部门的工作,这里中朝两国服务人员比例大概是“1:1”。记者随口问起网上的传闻,这位工作人员表情略显惊讶:“从来没听说过,也不可能啊,这里绝对安全,有什么问题您可以随时打电话跟前台联系。”

这是座四星级酒店,普通房间住宿的价位大约在三四百元,设施一应俱全,虽不豪华但很实用。记者入住的房间并不像想象中的充满异域风情,中朝双语的标牌和服务手册是能看到的最直接的与朝鲜的联系。记者按照酒店提供的密码连接上了wifi,并尝试着下载了一首4Mb大小的歌曲,只用了大概5秒钟。  

第二天一早,记者到四层吃早餐,顺便问这里的朝鲜服务员“在这里工作几年了”?她只是腼腆地笑着,并摆手表示听不懂中文。“她们大多数只会一些简单的中文,而且并不太愿意过多谈论自己。”一名中国员工告诉记者。早餐厅也一样,除了貌美的朝鲜服务员和盘子里的泡菜,基本再无“朝鲜元素”,巨大的墙砖拼出的《最后的晚餐》更让人丝毫联想不到朝鲜这个国度。  

难道这里真的与朝鲜没有什么关系吗?一位工作人员的说法又让人产生联想:“这里也会住一些朝鲜客人,他们好像有规定,来沈阳必须住这个酒店,还喜欢几个人住在一个房间,最多一次我见过七八人住在一起,打地铺。”  

“朝鲜人来沈阳都住七宝山?”记者询问了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朴键一,他认为这种说法不是很准确:“七宝山酒店是中朝合资,朝方的出资人好像是军队,朝鲜人员来大多住这里很可能是因为他们住在中资旅店没法报账,因为朝鲜不想把钱花在国外企业,毕竟他们的外汇储备不多。我们经常也接待一些朝鲜来的朋友,给他们订中资的旅馆,他们也很乐意,其实主要还是资金的问题,而且要分情况来看。”  

七宝山饭店:如果有黑客,那公安肯定比记者到的还早  

CNN关于朝鲜黑客猜测的文章通篇的消息来源,是一位2004年从朝鲜逃至韩国的名叫金恒光(KimHeung-Kwang)的电脑工程师。金恒光称“朝鲜黑客”们已经在沈阳秘密地进行网络攻击活动多年,他们“每打一枪就换个地方”,该机构被称为“121局”(Bureau121):“这个机构自2005年起开始了在中国境内的大规模活动,它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已建立”。朝鲜方面在沈阳的这些动作虽然发生在多年前,但他相信,“现在仍有朝鲜黑客在沈阳活动”。  

当记者将CNN的报道拿给七宝山饭店综合办公室主任的赵岳松看的时候,他表示这种说法非常奇怪:“我是今天早上才看到这个消息的。咱们国家的星级酒店的网络安全都是有保障的,通过网络连接访问的地址,都会经过一层类似‘滤网’的机制,一旦在某个端口出现异常的网络攻击行为,公安部门肯定比记者到的还早。不管外界怎么说,您也能看到,我们的酒店一直是照常营业的。所以‘有朝鲜黑客在这里行动’的说法是不可能。”  

七宝山饭店在2011年归由辽宁鸿翔实业集团管理,并在2012年5月正式开张。有消息称它是“朝鲜在海外投资的唯一一家具有四星级标准的商务酒店。”对于七宝山饭店的“血统”,赵主任给予了确认:“我们确实是一家中朝合资企业,出资大概朝方占70%,中方30%,但完全交由中方运营管理。会有一些朝鲜客人入住,但比例已经很小了,主要客流还是中国人。”  

一位工作人员在闲聊时候告诉记者,这里的朝鲜服务员都能歌善舞,而且“据说都是国内的高干子弟,层层选拔而来的。”赵主任表示这里用朝鲜服务员是为了显示饭店的特色,目前共有40名“她们都是属于朝鲜的公派劳务,但只能在中国呆三年,就会回国。”记者询问是否可以和她们合影,赵主任说这些服务员一般都会婉拒合影要求。“国情文化不太一样,她们会比较腼腆。”  

网警回应:如有异常会马上出警  

对于赵岳松主任提到的“滤网”防止黑客攻击的机制,记者就向沈阳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大队的李阳(化名)求证,李阳也基本认同这个说法:“我们网警每天都要通过与酒店,网吧等公共网络前端过滤系统相连的方式进行实时监控,而且对公共互联网单位进行备案管理,对其管理者进行培训,所有使用者都会有实名信息。”  

李阳表示就目前的监测数据来看,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在我们技侦部门进行上网检索信息以及ip端口扫描的过程中,如有发现公共网络端口异常,就会马上出警或通知当地派出所对公共网络场所进行走访检查,来保障互联网的安全。”  

日本共同社曾称,据分析索尼遭网络攻击事件中,该公司高层收到的部分威胁邮件是由朝鲜情报机构侦察总局的黑客使用中国沈阳的IP地址发送的。对此,沈阳一家企业资深的网络从业者表示,仅仅IP地址还远远不能作为证据:“网上有这种隐藏IP地址的工具,用户可以选择对外显示的IP地址来自哪里。”另外,他认为黑客也不会傻到用真实IP来进行攻击。  

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网络空间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秦安表示,从技术角度,黑客完全有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利用任何一个网络连接发起网络攻击。  

同时他也认为,无论事实真相如何,朝鲜半岛从涉核到触网,最应该反思的是美国的决策者,“美国既是唯一用核武器大规模杀戮的国家,也是网络战的始作俑者,且网络威慑与核威慑不同,更加难以防范且易于扩散。因此,美国目前紧要的不是指责摸黑,二是切实负起网络强国和世界网管的责任,推动建立广泛接受得网络空间行为准则。”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