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阅读频道

新闻阅读 时事阅读 热点阅读

山西是塌方式腐败 张新明被带走6个月案情仍是迷雾

2015-01-12 16:17:59 来源: 财经杂志

中纪委宣布山西是系统性、塌方式腐败,一位山西律师评论说,“张新明验证了这一结论。他更大的危害,是让许多山西人对社会的前途丧失了信心”  

被带走近半年后,张新明案仍是一团迷雾。  

2014年8月4日清晨,在太原长治路的寓所楼下,华润山西煤矿并购案的另一主角张新明,被荷枪实弹的警察带走。随后,他就再无消息。  

从去年4月宋林接受调查以来,华润已有多名高管被陆陆续续带走。这些人包括:华润置地(01109.HK)董事会原副主席王宏琨、华润金融控股公司原CEO吴丁、华润电力(00836.HK)原董事长王帅廷、华润集团协同办原主任张春、华润集团原审计总监黄道国、华润电力原总裁王玉军,以及华润集团副总经理蒋伟。  

这些华润高管,除王宏琨或与金业并购案无关外,其余均或多或少“沾边”。  

张新明被带走后,山西官场亦地震不断,山西晋能集团(原山西煤销集团)董事长刘建中、山西省公安厅交管局长尹喜平、大同市委书记丰立祥、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建功、山西省煤炭厅厅长吴永平相继被带走。  

上述晋官的分管领域,均与金业集团交集甚深。但其落马是否与张新明案有内在逻辑联系,尚无法判定。  

可以确定的几点是:  

1.在“二汉”张新明被带走后,张的伙伴谢江、武全旺,太原黑道人物、从上世纪90年代末就通缉在逃的“米拐五”连续落网。其中,谢江是从美国回国后,立刻被限制出境;  

2.审计署正在核查张新明如何获得了大宁金海煤田的采矿权;  

3.中纪委正在冻结张新明的流动资产;  

4.有关部门正在调查2007年的一起古交市黑矿事故,其矿主疑似张新明兄弟。  

张新明、谢江和武全旺的交集,是在澳门大户室设赌、洗码,这多涉及跨境洗钱、暴力讨债。  

大宁金海煤田,因为其股权之争的系列诉讼,已经成为中国司法界的敏感话题;冻结张新明流动资产的目的则很明白—追赃,这也意味着,华润并购案作废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二汉”末日

自2013年中开始,华润山西并购案、华润合伙人张新明的各种瑕疵,被各路媒体反复“扒粪”。其中利益输送的真正实情,迄今无人知晓。  

华润宋林被带走后,媒体普遍猜测张新明会“立即”落马,但这个时间却间隔了近四个月。期间,张新明非常高调,似乎胸有成竹。  

山西省古交市河口镇的一位私企经理称,2014年5月,张在古交市宣布自己“不会有事”,还选择了吉日,在家乡吾儿峁村的庙前燃放了数万元的烟花炮仗。  

2014年6月3日,媒体刊出对张新明的采访,张在采访中否认和宋林是利益共同体,抱怨与华润合资后自己被“边缘化”,华润欠他数十亿元拖着不给。  

张另称,他才是“华润百亿并购案”中的最大受害者,并指责华润管理混乱、作风霸道,恳请媒体呼吁救救他。  

此前,张新明正与央企中国保利集团商谈,希望保利收购麾下的“大晋浩天国际拍卖公司”。上述文章见报后,保利管理层开始搁置这起并购。  

被抓前的张新明,在山西的时间并不多。从2014年春天开始,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北京东三环的新大中酒店。这里的几间包房内,有他组织的一个“网络舆论战斗班子”,主要业务是每天网络发帖,攻击和他争夺大宁金海煤矿的诉讼对手、山西沁和能源董事长吕中楼。这些帖子中最扎眼的,是说2001年的山西沁水县国有煤矿改制,造成了800亿元国有资产流失。  

很明显,这项工作收效甚微,因为其网帖缺乏基本逻辑。稍有能源常识的人就知道,中国煤价是2002年年底、2003年年初才开始起飞,此前国有煤炭企业普遍困难,估值很低。  

这个网战班子的领衔者,是张新明的同乡、澳门“洗码仔”武全旺。前几年,两人因澳门赌债纠纷,在张的举报、操盘下,武两次因涉嫌诈骗被通缉,还因偷越国境入狱,武和家人曾为此到处举报张新明涉黑、操纵司法。  

2014年8月13日下午,在北京北三环一家饭店,记者见到了武全旺的马仔、浙江衢州人胡斌。胡称,武全旺初中文化,不会写东西,对媒体、网络更是一窍不通。天涯等各大网站及微博上的攻击帖,联络诸多媒体,全是他的小团队操盘。甚至“武全旺”的微博,也是胡在管理。  

据知情人士透露,张新明雇佣武全旺操盘网战的“对价”,是2500万元,含一家叫“珠海熙熙珠宝投资公司”的资产,武因此被包装成为“著名晋商”。但是,武却拿出了很少一部分钱,把这项工作“转包”给了胡斌,这让其怨言很大。  

彼时,胡斌并不相信张新明已被带走,坚称其是“配合调查”。当晚,胡的雇主武全旺也在珠海一饭店被警方带走。  

此后,胡斌电话就很难打通,但其并未人间蒸发,而是跑到了香港,向吕中楼当面认错,承诺立即删除所有的人身攻击帖子。  

在新大中酒店的团队中,甚至出现了一名僧人,其微信昵称是“释延忠法师”,个性签名为“湖南省南岳大庙永州市芝山寺住持”。微信头像则是其穿僧袍站在澳门新葡京赌场前的照片。其工作,是每天拿着吕中楼的生辰八字“念咒”,据称,张新明为此付出了50万元。  

金海煤矿之谜

针对张新明的调查正紧锣密鼓。  

在山西采访期间,有多人告诉记者,审计署正在调取大宁金海煤矿的各种审批资料。

大宁金海煤矿,说是矿,目前仍是一片白地的煤田,位于山西晋城市阳城县町店镇,井田面积53.7平方公里,设计年产规模300万吨。如此大面积的空白资源,在煤矿遍布的山西,极其罕见。  

2003年12月24日,在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矿业权评估确认委员会会议上,有28宗矿权价款评估结果获得通过,其中“新办”煤矿矿权8宗,其余为改制、增层扩界或者非煤矿山。这8宗“新办”煤矿矿权,有3宗隶属于国企,1宗隶属于上市公司美锦能源(000723.SZ),其余4宗民营矿权分别为大宁金海煤矿、古交原相煤矿、乡宁尧发煤矿和襄垣大平煤矿。  

引人注目的是,张新明获得的大宁金海煤矿和原相煤矿矿权,评估价格分别为2.24亿元和9000万元,和尧发的1400万元、大平的3600万元不是同一量级。  

山西国企晋煤集团和兰花集团,对大宁金海煤田均渴望已久,亦占有地利优势,不料其竟被张新明“截胡”。  

2002年底,煤炭价格开始暴涨。张新明的家乡古交,是山西焦煤集团的后备矿区,藏有大量品质极佳的焦煤。  

彼时,新矿权仍被政府严格审批,资源费一吨不过几毛钱,还可分期缴纳,最长六年缴清。谁能获得新煤田矿权,谁就可在未来的开采、转让中,获得数十倍的暴利。  

2003年,张新明麾下的山西金业集团又取得了古交中社、红崖头两个井田的探矿权,2005年证照到期后延期了一次。2007年,因政策规定无法再延期,成为无效探矿权,但2013年7月竟又“起死回生”,最后过户给了华润。  

记者了解到,为获得大宁金海矿权,张新明于2003年3月专门注册了“山西金海能源公司”(下称金海公司)。资料显示,金海公司最初由张新明和北京人李三友、澳籍华人常洪共同出资3000万元注册,其中李三友、常洪各占股20%。  

为了解当时的审批真相,记者专程到山西榆次女监采访了金业公司当时的财务总监裘晓红。  

“这均有账可查。”裘晓红称,李三友、常洪根本没出过这1200万元,3000万元全部来自金业集团。  

“他们是干股,替两个山西省委领导代持。”同时,张新明还低价拿下了古交金玉煤矿和娄烦拓新煤矿,“不料西山煤电职工告状,导致金玉煤矿一事告吹”。  

裘晓红介绍,2014年上半年,审计署人员已经到狱中找过她,亦是了解当年大宁金海煤矿的审批过程。  

原籍山西的李三友,2012年春天去世,生前身份是北京惠泰国际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1983年至1989年,其在北京西城区委组织部工作,从普通干部一直擢升为组织部长。  

记者注意到,山西某前省委书记,同期在北京西城区担任区委书记,和李三友形成交集。  

常洪则很神秘,记者采访过的人中,无人睹其真颜。有不愿具名的太原市干部称,常洪是山西古交现任市委书记常青的哥哥,但此说法未获确认。  

常青的简历显示,其2003年至2006年担任太原市委副秘书长,“就是市委书记云公民的大秘”。记者多次致电常青办公室的两部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2003年,为办理大宁金海煤矿基层审批手续,张新明带队到了晋城,大队人马包下了晋城大酒店一楼。现任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张少农,彼时正为晋城市长。  

“当时晋城市委市政府接到上级要求,阳城县和晋城市两级政府机构联合办公,一天内要为张新明办好所有审批手续。”一位当时目睹这一壮举的阳城县干部称。  

2005年6月30日,常洪、李三友分别将其持有的20%股权转让给太原人闫琦,各获得1000万元对价;随后闫琦又将这40%股权转给自己控制的北京鑫业投资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1170万元。  

同时,张新明将其持有的金海公司40%股权以1200万元转让给其长子张文扬,将2%的股权以60万元转让给其司机冯小林,将1%的股权以30万元转让给王向东,自己只留有17%股权。  

据悉,王向东是一位山西省委前主要领导人之子。  

受让金海公司40%股权的闫琦,生于1959年,是晋籍神秘富豪。记者多方了解到,闫琦原为山西省物资厅子弟,后创办山西云长房地产公司。在其职业生涯中,从未涉足煤炭开采。闫琦曾因赌债纠纷,被谢江从太原装入轿车后备箱押回大同。  

裘晓红称,闫琦之所以愿受让常洪、李三友的煤矿股权,是为了通过其高层人脉,拿下山西省政府大院对面的“巴黎步行街”旧城改造项目,他后来如愿以偿。  

随后,闫琦创办了“三亚鹿回头旅游区开发有限公司”,开发了著名的别墅大盘“半山半岛”,其旗下企业还有三亚爱地房地产公司、香港天福公司。  

2005年-2007年,张新明将全部股权、闫琦将多数股权分别出售给山西煤销集团阳城煤运公司、山西沁和投资公司。  

到了2010年,张新明又想要回该矿股权,在山西发动了一系列诉讼,全部获胜。  

该案在中国司法界引起轩然大波,亦引发阳城煤运职工大规模上访。目前,这场官司仍在最高法院胶着。  

2013年,张新明委托山西博瑞矿业评估公司评估大宁金海煤矿,估价高达184亿元。博瑞后因在华润并购中为张新明的三个矿山估出高值而备受指责。  

“张被带走前,一直想卖矿变现。”吕中楼称,在张新明和他、阳城煤运对掐时,宋林和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建功均找过张吕二人,希望调解,以免“殃及池鱼”。  

宋林甚至提出,他安排别的央企收购大宁金海煤矿,然后张、吕两人一人一半。“开始我认了。我一共花了6.7亿元,才买到了这个矿62%股权,张前后才花了1800万元。不料,张却提出要占80%,只给我20%。”吕中楼称,“张新明说他不够本钱”,最后谈判破裂。  

记者在山西省高院了解到,为了要回多年前出让给沁河投资的矿权,张新明已将4亿多元放至省高院账户,希望退还给沁河投资,这笔巨款目前已被中纪委冻结。  

而张新明和闫琦拖欠阳城煤运的委托贷款不及时归还,造成大额国有资产损失,或将面临新一轮追责。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