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多地现出租车罢运 上海给滴滴打车开罚单

2015-01-14 10:17:25 来源: 中国网

在专车软件与高居不下的份子钱造成的双重压力下,1月12日、13日,中国多地出租车司机开始了抗议和罢运。包括长春、济南、成都、南昌在内多个省会城市全线罢运,堪称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在济南罢运现场,十几名出租车司机异口同声地告诉记者,“这次集体罢运,没有人组织,大家都是自发的。”  

据了解,元旦以来,已有沈阳、南京等多个省会城市出现相似的场景。出租司机为何走上街头,罢运当中表达了怎样的诉求?  

记者日前针对1月4日沈阳千余出租车罢工发表评论,道出了内情:“长期以来,出租车号被公司垄断,行业发展畸形:车辆长期不增加,加剧打车难;高额‘份子钱’一本万利,而司机处于绝对弱势地位。出租车领域改革势在必行,市场的事,应让市场说了算。”  

罢运主因:  

份子钱像大山一样压在驾驶员头上

“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200多块,起早贪黑开了十多个小时的车,自己几乎不挣钱。”南京南站参与停运的一位“的姐”告诉记者,她从2014年3月份开出租车,没有“二驾”,自己基本上每天早上6点出车,晚上9点收车,一天忙活12个小时以上,收入是多少呢?她举例说,1月7日当天,她共收入390元,但交给公司的“份子钱”就有200多元,加上100多元加气费,“就基本没有余钱了”。

载着记者回家的的哥刘师傅也告诉记者,除了实在太高的份子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驾驶员头上,“南京城内道路拥堵,目前只在早晚高峰时段共5个小时实行双计费,我们希望全天候实行双计费”。在他看来,打车软件催生的专车服务,以及南京随青奥会举办一下子增多的出租车也是个中诱因,“僧多粥少,现在还有一些新车没有投放”。  

据了解,南京过去两年陆续新增出租车达3000辆。记者从南京市客管处获悉,目前南京全市共有出租车11700多辆,包括普通出租车、中高档出租车,普通出租车的“份子钱”为每月7000元,中高档出租车为每月9000元。  

据公开报道,北京出租车市场的“份子钱”是4000元,广州是5000多元。相比之下,南京出租车份子钱的水平远远超过了这两个一线城市。对于南京出租车驾驶员反映“份子钱”过高的情况,南京市客管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相关收费标准是由物价部门制定的,也经过了相应的听证程序。

专车动了谁的“奶酪”?

“份子钱”是老问题,抢生意的“专车软件”带来了新风波。  

俗称“专车”的约租车,是一种可以通过手机软件实时叫车的服务。中国官方规定中允许其存在,但禁止私家车接入运营——这被认为动摇了专车产业的根基,因为目前正规租赁用车储备极其有限,大多数专车严格意义上均属于“黑车”。  

1月7日,北京发起了整治黑车专项行动,6日,青岛、济南、淄博等多地开展了黑车专项整治活动,矛头都指向了借专车平台拉客的非法营运车辆。专车频遭多地抵制和地方监管严查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专车究竟是动了谁的“奶酪”?  

手机叫车搅动中国出租车市场始于2014年初。当时,腾讯与阿里巴巴旗下的打车软件分别砸下上亿元(人民币,下同)逐单补贴乘客和司机,一时间令手机打车成为许多城市民众的日常出行之选。百度亦依托其地图应用推出了打车服务。  

当年8月,积累了大批用户的互联网三巨头BAT(百度、阿里、腾讯)进军“第二战场”——专车服务。  

专车为何短时间内火爆各地?微信朋友圈广为传布的一篇文章道出了内里乾坤:“出租车司机和商务专车司机长着两张截然不同的脸”。  

凭借良好服务、返现优惠等优势,专车迅速找到了市场。  

目前普遍认为,专车首先是抢了一部分出租车司机的生意。据报道,有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表示,受专车影响,月收入活活少了30%。据报道,专车业务已经成为企业大力推广和补贴的目标,出租车司机的“奶酪”可能有所减少。  

知名IT评论人洪波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表面看,受专车影响,出租车司机收入有所减少并引发了多起抵制活动,但是背后是触碰到了出租车垄断经营的奶酪,虽然现在产生的影响对其非常有限。  

据了解,我国多地出租车一直在垄断经营,出租车司机每月都背负高额的“份子钱”。专车服务兴起后,虽然爆发了出租车司机罢运事件,但多家记者解读,专车只是出租车司机罢运的“导火索”。6日,记者发表评论:是时候取消出租车公司暴利模式了,高额“份子钱”才是出租车不拉活的病根。  

洪波表示,“份子钱”都是上缴给出租车运营公司,这个运营公司在整个出租车正常运营的链条中不费吹灰之力就可挣钱,但是其真正发挥的实际作用并不大。  

交通部:禁止私家车“接单”参与经营  

近日,北京、广州相继认定打车软件提供的“专车”服务为非法运营。交通运输部有关部门1月8日表示,“专车”服务应根据城市发展定位与实际需求,与公共交通、出租汽车等传统客运行业错位服务,开拓细分市场,实施差异化经营。各类“专车”软件公司不仅仅是提供一个运输供需撮合平台,而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树立品牌意识,承担应尽责任,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让使用“专车”服务的乘客更加安心、放心出行。  

十城市叫停专车服务上海给滴滴打车开罚单  

据报道,打车软件的专车服务是否合法是目前争议很大的一个问题,全国已经有包括包括北京、上海、南京、青岛等10个城市叫停了滴滴打车、易到用车、快的打车等公司的专车服务,并把专车定位成“黑车”。  

上海交通执法部门认定滴滴专车将私家车纳入专车服务,存在非法营业行为。1月13日,上海交通执法总队约见滴滴专车运营方——小桔公司,计划对他们开出一张3万到10万元的罚单。但有报道称,滴滴专车运营方负责人始终不出现,导致这张罚单迟迟没能出。记者今天就此事向滴滴专车方面求证,滴滴打车公关部的周长青表示,他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海交通执法总队表示,他们已与小桔公司总部取得联系,对方表示将在本周前往上海。交通执法总队强调,如果小桔公司始终不露面,将以邮寄送达或公告送达等形式下发罚单。  

“专车”存废之争白热化触碰出租车垄断体制  

随着专车和出租车的不断碰撞,出租垄断经营体制引发争议。顾大松称,出租车垄断经营涉及到出租车运营公司和其背后各方的利益,一直是行业痼疾,专车对其影响也不明显。“但是对其已产生一些触碰”。  

顾大松说道:“一个触碰是使出租车许可类型增多,未来由政府或地方监管部门主导的约租车或面世。”据了解,12月17日,广州市交委转发了交通运输部日前颁布的《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并作出解读,称约租车属于出租车范畴,又明确其有别于传统出租车和”电召”服务,从事约租车经营,也应依法取得相关行政许可。这种约租车今年或率先在广州面世。  

“另外一个触碰是让出租车司机多了一种选择:不开出租车可以去开专车。这对加强保障出租车司机劳动权益会有促进作用。”顾大松说道。据多家记者报道,出租车司机受“份子钱”捆绑,挣得不多压力还很大,相比之下,专车司机月收入却轻松过万,“不少出租车司机表示,不想继续干下去了,想跳槽去开专车”。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