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贪官情妇多 把情妇列为特殊关系人或共同受贿人

2015-01-22 12:00:03 来源: 新快报

细数工程项目揪出城管大窝案  

广州太和镇城管执法中队原中队长王宝林受贿案,曾轰动一时。2012年,广州城管系统几乎被“洗牌”,各区多名一把手因受贿纷纷落马。昨日举行的大会上披露,这场反腐风暴与市检工作密不可分。  

据会上公布的材料,广州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处副处长吕翔当时领命负责侦查白云区城管分局领导黄某受贿案。吕翔带领的团队很快完成了任务,把黄某收受包工头的贿赂情况查清。  

“包工头段某交代的行贿对象,只有白云区城管分局领导黄某一个人,但段某在广州市好几个区都有工程项目。”吕翔在案件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于是,他又带领团队奋战了一个多月,果然挖出了市城管委原副主任张建国等十几个涉案人员,该窝案案值达到1000多万元。  

三万字笔录  

“围攻”落马官员“服了”  

会上还披露,花都区委原书记、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潘潇,曾借助其岳父所兴建的流金山庄大量受贿。办案之初,潘很不配合。广州市检察院为此将流金山庄的建设涉嫌项目一个个拍下来,上百张照片和数十页的司法鉴定出来后,潘潇于是心服口服。  

同样,曾担任佛山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政协副主席的吴志强受贿案,也非常难办。材料介绍,吴在政法系统干了几十年,关系盘根错节,反侦查、反审讯能力也特别强。为了在短时间突破,反贪局专案组从外围开始收集证据,辗转香港、佛山、广州等地,调查二十余人,留下笔录3万余字。  

市检逐一固定吴志强违法插手工程建设、为他人调动工作从中谋利的证据,短短一个半月,就查实了吴志强受贿500多万元的犯罪事实。在看守所里,吴志强对吕翔发出感叹认服:“你这个检察官真是敬业能干,我服了!”  

昨日,广州市检察院发布会数据,该院以全省1/14左右的人力,办理了占全省1/4的职务犯罪案件和1/5的刑事案件,平均每年查办600多件贪污贿赂渎职侵权案件,位居同级城市第一。去年,共有34个集体和52名个人获得市级以上荣誉。  

检察官吕翔:很多贪官把事情讲完后会痛哭流涕  

“如果法的精神能真正装进他们心中,敬畏法律,清廉为官,我这个反贪检察官失业转岗,也是一件幸事!”检察官吕翔在反贪局工作近十年,从2009年以来,参与办理职务犯罪大案要案90多件,其中涉及厅局级干部17件、处级干部19件,涉案金额100万元以上的案件47件,追缴涉案赃款5000多万元,有罪判决率100%。昨日,名列荣誉名单的吕翔与记者分享了近年的办案心得,从他的角度,审视了当前的贪腐乱象。  

贪官心虚,常会大哭甚至跪地忏悔  

媒体:有落马官员会对你们口出狂言?  

吕翔:经常的事,说他认识哪个领导,你这个小兵。因为审讯人员一般年轻。不过这也可能是他们的一种策略,要打击我们。其实,审讯就是一场心理战争。  

贪官为什么把自己的心里话讲出来,而且这种话是会导致他很悲惨的结局,甚至说致命的。关键在于他真的是心虚。我们是做了十来年的审讯工作,会发现即使他心理素质再强,掩饰工作再厉害,人生阅历再丰富,做了坏事,他最后总会低下头。  

媒体:如何让贪官心虚?  

吕翔:攻心为上。我相信,他们人性尚在、良知尚在,他们心理还是有一条底线的。有很多贪官把事情讲完之后会后悔、痛哭流涕,甚至是跪到你面前忏悔的场面,看得太多了。  

媒体:有些人落马前挺“嘚瑟”的,为何前后反差如此大?  

吕翔:人的心理还是相对比较复杂。审讯人员的工作肯定起了很大作用,另外这些人的人性还在、良知还在。很多时候贪官对我们有偏见,我们会让他明白,我们对事不对人。潘潇生日时,我们还给他送蛋糕,他是感动的,流泪了。  

落马贪官最在意的是亲情

媒体:贪官落马后,最在意的是什么?  

吕翔:亲情。可能在外面,他们没有想这么多,各种各样的应酬、工作会把他们的信息屏蔽,但是一进入审讯的这种环境,最重要的肯定会涌现出来。对家庭的思念、对错事的后悔,就会占据他们的整个心理。因为我们在里面看过太多哭泣的场面了。审理原广州市政园林局党委书记马必友时,他看到自己的孩子在电视里,就老泪纵横。  

媒体:有些人会翻供说被恐吓、诱供,你怎么看待?  

吕翔:攻心为上,尺度肯定是要有个把握。那些所谓诱供、逼供等,现在是禁止使用的,是非法的。在这一方面,我们审讯是非常谨慎的,把控得相对比较好。  

现在嫌疑人的健康安全是我们的头等大事,甚至比我们自己的都要紧。在我们广东地区,保障他们的合法权利是头等大事,我们有医务室和医院联动配合,24小时随时待命,我们有做好预案。

面对贪官装病,要从心理上超越他们

媒体:贪官落马之后特别容易生病?  

吕翔:一些官员本身基础病比较多,比如高血压、心脏病等,再者审讯的时候他们的压力自然会比较高。不可否认,他们也会想尽一切方法来逃避审讯,我们经常会看到装病、装傻,说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啊。对于这种情况,会让在场的医务人员进行专业判断。  

媒体:遇到这样装病的,你们怎么处理?  

吕翔:如果是真的,医生就会马上处理。在外面的自由人是很难理解被调查人的心理,他们的心理是跟我们完全不同。作为办案人员,我们要做的是在心理上超过他们的节奏,比如设置一系列的预案、平时加强训练等。  

媒体:官员反侦察的能力越来越强,你有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  

吕翔:多了,太多了。潘潇把他的山庄折成股份来销售,一个山庄没有任何折股条件,他就把折股卖出去。现在很多都是用交易的方式来掩盖,比如借贷、入股等,写了欠条还签了协议。因此,在审讯中要把主观的犯案意图审出来,才能把表面的招数破解。  

办案和养孩子一样,不因打招呼而放水  

媒体:大多数贪官有情妇?  

吕翔:当然是有的。当涉及到刑事方面时,有时候会把情妇列为特殊关系人或者共同受贿人。某些官员很多情妇,我也感慨,他们精力这么旺盛!很多官到了一定位置,会有人来投怀送抱,如果心理底线没了,整个状态轨迹就颠覆了。  

媒体:会不会有人来打招呼?  

吕翔:打招呼肯定是有的,这个实话实说。如果一来打招呼,就放水的话,案件怎么办下去?每一个案件就像自己的小孩一样。如果我们从头到尾花了这么多时间精力,如果某一个人放水,于公于私都讲不过去。  

媒体:这几年你是不是特别忙?  

吕翔:前年开始我就没停过了,基本上三四个月在外面加班,曾连续四个月没有回家。想趁着暑假带老婆孩子出去玩一下,结果休假第二天就被找回来了。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