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中国伐木工逃离缅北 徒步翻山两天半后被士兵送回国

2015-01-26 12:03:53 来源: 京华时报

1月24日下午,多名伐木老板来到腾冲县政府递交《申请书》,希望政府帮助解救被缅甸政府军于1月3日前后在缅甸克钦邦龟头山、五台山木料场附近抓捕的155名伐木工人、767辆被扣车辆及工程机械,并称自己合法经营,所有人员及车辆都有合法出入境证件,并非非法伐木。  

除了这155人,更多的中国工人在获知抓捕消息时连夜脱逃,翻山越岭徒步数天,才得以安全回国。实际上,中国老板与缅北实际控制者之间的伐木协议不被缅甸联邦政府承认,造成中国工人被指非法伐树的案例已多次发生。  

凌晨闻风出逃

34岁的侯兴(化名)至今清楚地记得,1月3日凌晨他们听说缅军来抓人时,数百辆货车同时往中国方向跑的混乱场景。  

侯兴是一名货车司机,从去年11月开始从缅甸克钦邦的龟头山往中国云南腾冲猴桥镇运木头。

去年12月25日,他和其他数十辆货车从中国猴桥口岸出发,两天后在缅甸密支那与距离中国口岸100多公里处被拦截,此处距离他们要去的木料场40多公里。同时被拦下的,还有另外200多辆货车。  

当地设卡禁止货车白天通行,何时放行不知,大家只能等。这一等就是7天,到1月3日凌晨,已有400多辆货车聚集。  

当天凌晨4点多,在驾驶室内睡觉的侯兴被躁动声惊醒,“有人喊老缅兵来了”。侯兴早就听过缅甸政府军抓中国伐木工人的事,知道情况不妙。  

侯兴赶紧坐起来发动货车,“当时很紧张,虽然没看到缅兵,但是也要跑,大家都在跑”。  

司机郭凯(化名)称,当时数百辆车都急着往中国开,有的车要掉头,不少车还发生碰撞,场面一片混乱。  

同一时间,在货车司机滞留点缅甸一侧的木料场,近千名司机、伐木工人也四散逃开。负责将木材从山上运到山下的司机王辉称,当天凌晨3点,他和其他人正在帐篷内睡觉,“突然有管理人员进来说老缅兵来了,我们就赶紧起床往山上跑”。  

“在逃回国的路上听别人说,他看见缅军直接冲到驾驶室将正在睡觉的司机双手绑住带走,还好他跑得快”。家住腾冲县固东镇的一名司机说。  

林中躲避缅军

侯兴等司机慌乱中驾车朝中国开,但因车辆太多,速度非常慢,“五六个小时才走了六七公里,之后就走不动了。有人从前面跑过来,说缅军正在前面设卡抓人”。  

郭凯回忆,大家赶紧下车,跑进离公路约1公里的山林里躲起来。不久,一架缅方直升机飞到,沿着车队来回低空盘旋。  

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内,司机们蹲在山林里,不敢大声说话,但他们并没看到缅军。饥饿的司机跑回公路想从车上拿食物,“刚到路边,一名缅籍翻译骑着摩托车过来,按着喇叭让我们快跑,说老缅兵来了”。  

司机们又往山里跑,郭凯带上了进出境机动车辆申报单、机动车辆(船舶)入出境查验卡、中缅边境地区出入境通行证,还有一条毛毯。侯兴还把一路上给当地武装、村民交钱的凭据也带上了。大多数司机没来得及带行李,证件也落在了车上。  

他们又回到了山林里。晚7点左右,天色已黑,但月光很亮,侯兴看见了缅军,“拿着手电背着枪,20多个人一起从设卡的方向走过来”,侯兴称,他们能听到缅军在喊话,但听不懂。  

想开车已是无望,侯兴等人继续往山林深处跑了约1公里,“就在山林里睡下了,没人敢生火,说话也很小声”。与侯兴、郭凯一起的有20多人,其他人都跑散了。次日凌晨5点多,众人走到五六公里外,3名胆大的司机到附近村里给大家买吃的,“小卖部没开门,他们就到村子的头人那里买米煮好,用芭蕉叶包着给我们带回来”。为了不断粮,众人从头人家里买了10斤米,准备在路上用山林里的竹子做竹筒饭吃。  

当晚开始下雨,加剧了前行难度。1月5日凌晨1点多,众人实在走不动了,直接躺在大树下睡觉,“不停地下雨,被子湿透了,全身像泡在水里一样,但有的人因为太累,还是睡着了”,侯兴说。  

一路上,他们也在尝试通过手机联系老板,但中国的手机在缅甸信号非常弱,担心被缅军发现,也不敢到高处找信号。上午11点左右,反复确认附近没有缅兵后,几个人一起跑到山梁上找信号,终于联系上了老板。问清所在后,老板安排人从十五六公里外找了个翻译,让翻译骑摩托车来接应。  

1月5日下午6点多,在徒步翻山两天半后,一行人终于见到了接应的翻译,之后被一辆越野、一辆皮卡接到附近一处叫昔董坝的地方悄悄住下。1月6日,被缅甸政府军收编的几名民地武士兵驾车送司机们回国,“他们把军帽放在挡风玻璃下,一路不敢停车,闯过好几道关卡”。  

20多人直接被送到了中缅友谊隧道内。走出隧道就是中国,逃难3天后,侯兴等人回到了猴桥镇。  

与当地合作采伐  

龟头山、五台山木料场的伐木老板主要集中在腾冲县猴桥镇。其中一名老板郭位介绍,去年7月,缅籍华人郭云刚称从那山翁(原克钦独立军头目之一,后投靠缅甸政府军)处购得龟头山、五台山的一年树木砍伐权,希望郭位合作。之后多名中方老板向郭云刚交了山价款,开始合作。  

一名老板称,龟头山有十多个村寨,郭云刚也向他们交了钱,他们也都签名同意砍树。  

为方便运输,老板们出资从去年8月开始修建从中国胆扎边防口岸到龟头山长约100公里的土路,约两个月后路被修好。  

侯兴就是在此时开始做边贸木材运输的。他花35万元买了辆货车,11月中旬第一次开工。他认为自己合法,“我们出入境都是有手续的,在缅甸境内也交钱了”。  

侯兴到派出所办理了边民出境证,将货车开到海关办理报关单。进入缅甸胆扎口岸他要交680元钱。从胆扎口岸到龟头山料场这段150多公里的路上,他要经过5道当地武装、村民设立的关卡,一共要交近400元过路费。  

在料场伐木的工人大部分是中国人,来自腾冲县界头乡的村民李伟是其中之一。来之前,他和老乡都到腾冲县公安局办理了中缅边境出入境通行证,进入缅甸铁杉园口岸时每人交了110元费用。

木料运到山下后,由侯兴等人运回国。侯兴称,木料入境时需要报关,他们返回胆扎口岸后直接把木料拉到猴桥镇上的海关称重、检验检疫,通过报单公司缴纳关税。  

司机和老板们出示的包括《海关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等多项进出口岸的文件证实,他们的说法属实。他们称,他们从缅甸当地政府处获得树木砍伐权,通过合法手续出入境,运进木料时也已交税,并非非法伐木。  

被扣物值3亿

克钦独立军第三营营长择况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该营负责保护中国工人回国,在他们的势力范围边缘寻找中国工人,给他们提供食物并指路,已帮助600多人。  

据一名老板介绍,龟头山、五台山两地的中国工人总共有1700人左右,除被缅甸军方抓捕的155人外,大部分已回国。据23名老板统计,此次遭扣押车辆767辆。其中110多台均价100多万元的重型机械价值1.2亿元,400多辆均价35万元的双桥车价值1亿多元,250多辆均价8万元的小车、吊车等价值0.2亿元,加上4家大老板修路、买山时每家投入的400多万,给工人前期支付的钱以及没统计进来的部分车辆,损失已超过3.5亿元人民币。  

运输木材的双桥车基本上由司机自行购买,大部分司机通过贷款、借钱等方式支付购车款。有的老板在开工后连一车木料也未拉回来,“老板赔不起车钱,我们也还不起贷款。出来时开着贷款几十万买的车,回去时两手空空,现在都不好意思回家”,郭凯说。  

据缅甸媒体ElevenMyanmar1月24日报道,缅甸克钦邦政府已对100多名中国工人采取法律行动,被扣的中国伐木工或会因违反移民法、林业法和禁毒法而面临长期监禁。  

1月24日下午,马连忠等多名老板代表来到腾冲县政府,递交一封有23名老板按手印的《申请书》,讲述他们通过郭云刚、那山翁在缅甸取得采伐权,通过合法手续出入境,木料经过报关、检验检疫,并非非法伐木,希望政府帮忙协调处理。县政府秘书股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外交部已派出工作组赴缅协调,县级政府解决不了。  

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1月21日表示,中国驻缅甸使领馆联合工作组已探望了中国155名被扣人员,看到他们身体和精神状态良好,无人伤病。“中国敦促缅甸从人道主义出发,善待上述人员,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  

夹缝中屡被抓

一名在缅北经商10多年的消息人士称,此前缅政府军抓捕中国伐木工人的事也时有发生,但这次风波最大。此次抓捕行动发生地属那山翁的地盘,郭云刚是原克钦邦第一特区的一个地方民团首领,与那山翁关系较近,再加上他的汉族身份,与腾冲的木材老板关系也较近,“郭云刚从那山翁手上买下山头,转卖给中国木材老板的可信度较高”。  

郭云刚电话一直关机,记者与其联系未果。  

该消息人士称,缅甸政府一直认为缅北地方武装所从事的伐木事业是非法的。缅甸宪法规定,国家是所有土地以及地上地下、水上水下和空中的一切自然资源的最终所有者,但缅北地方武装一直在自行开发这些资源。在这些地方,中国生意人只能跟地方武装打交道,“这是很无奈的事”。所以每到双方关系闹僵发生争斗,夹在中间的中国工人经常会被抓。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