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黑龙江猎艳监狱 狱警因创收压力打服刑人员入狱

2015-01-27 10:08:48 来源: 凤凰资讯

在讷河监狱服刑人员王东微信诈骗一事被媒体曝光后,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近两年,讷河监狱发生过类似的手机诈骗案,不过当时未曝光,诈骗者低调被转入别的监狱。  

刑满释放的人说讷河监狱“臭名昭著”,曾经的狱警也在网上曝光其自杀事件。讷河监狱一下被推到风口浪尖。仍在位上的狱警显得愤愤不平,指责媒体一下把陈年往事都翻出来,冲人吼“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手攥着拳头,全身气得发抖。  

监狱周边的饭店比平时更冷清。狱警为了避免横生事端,也尽量避免外出吃饭。知情人士透露,监狱多次开会,“对外统一口径”。  

在讷河监狱工作数十载的人士讲,讷河监狱不过是全国监狱中的一个缩影,“还不是最严重的”。  

告发  

狱警和监狱工作人员均私下曝光监狱行为

2008年开始,网上论坛开始出现各种告发讷河监狱的帖子,包括狱中死亡事件和狱警吃空饷事件。其中最有名的是一篇名为《史上最牛“躲猫猫”监狱长》的帖子,帖子称:2008年3月到2009年3月讷河监狱有6名服刑人员自杀,其中3人死亡,指责监狱方“躲猫猫”事件频发。  

据曾接触过此发帖人的知情人士介绍,这位发帖人是讷河监狱的狱警,他曾表示此贴中的所有内容均为真实的。对方在被监狱调查出来后,删除了此贴。  

网贴罗列了6起服刑人员自杀事件:

井洪波,后勤监区服刑人员,2008年3月12日在罪犯仓库内自缢身亡,原因是狱内赌博输掉巨资,加之家中变故。  

钱海波,五监区服刑人员,2008年8月21日在罪犯寝室割颈动脉自杀身亡,原因是该罪犯私藏手机与监狱外女子恋爱,曾一度失恋灰心,监狱却多次安排此女子一再探视,再度引起该罪犯情绪波动。  

刘凤喜,一监区服刑人员,2008年9月在厕所自缢未遂,原因是遭受牢头狱霸殴打。  

袭普春,五监区服刑人员,2008年12月在考察保外就医的多名监狱民警面前服毒自杀。  

闫金武,二监区服刑人员,2009年2月10日自缢未遂。  

高永生,二监区服刑人员,2009年3月15日自行将睾丸割掉以图自杀,原因是遭牢头狱霸强迫劳动。  

讷河监狱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监狱私设小食堂,给服刑人员“开小灶”,四菜一汤消费200元。微信诈骗曝光后,小食堂暂时关闭。  

监狱违规开有超市,超市存在至少有6年时间。服刑人员亲属探监时,将钱存在超市,服刑人员每周末到此消费。“超市里面有各种食品,服刑人员划账消费。”一位曾去过超市的人士告诉记者。  

超市采用承包制,承包人叫刘成龙,原来在讷河市客运站附近开超市,“生意不怎么好,到监狱后赚了很多钱”。据记者走访,刘成龙曾私下跟多人表示过现任监狱长高庆祥收回扣,“真他妈黑,要钱多”。记者致电高庆祥求证此事,电话无人接听。  

另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近年来,讷河监狱干警在讷河市嫖娼多次被抓,“最后花钱了事,都快赶上集体嫖娼了。”此事,成为讷河监狱公开的秘密。记者致电讷河监狱长高庆祥求证此事,电话无人接听。  

事发  

狱警因创收压力打服刑人员入狱  

看到微信诈骗事件后对狱警的行政处分,曾经是狱警的李斌更觉得憋屈。但他在狱警的位置上“栽了”,还进了监狱。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2006年,讷河监狱进购了250台电脑,布置了两层电脑室。监狱组织服刑人员打“魔兽世界”和“完美世界”等游戏。“他们每天打出多少游戏币是有要求的。”服刑人员需要升级挣装备卖钱,“这是监狱的创收方式”。  

李斌就栽在了“游戏创收”上。上述知情人士介绍,李斌因为一位服刑人员打游戏不卖力,而看着管教他的囚犯打这位服刑人员打得不给力,便亲自上手打。按李斌自己的说法是,他看见服刑人员完不成任务,便上前管教,对方不依管教,“双方脾气都急”,李斌抡起50厘米长的板凳把服刑人员打了。“我本来想打他屁股,他一转过身来打到了鼻梁靠近眼睛处。”最后伤情鉴定为“外伤性白内障”。  

“我那时候不是想往上升吗?”服刑人员完成任务的好坏,挣分得多少,直接关系到干警的升迁。“我那时也是傻,农民的孩子,就想把事情干好。”  

服刑人员把李斌给告了,李斌被判了两年半刑,从狱警成为了服刑人员。“那时领导换届,没人替我说话,像我这种情况多了,我家赔了5万块,对方也不告了,但就我判了两年半。”李斌觉得“憋屈”。  

2008年,讷河监狱服刑人员打游戏因为“不合时宜”被叫停。  

李斌入狱后,曾经的狱警身份让他被服刑人员“瞧不起”,“那种心理落差花了好长时间调整,只有自己慢慢适应”。  

李斌出事后,监狱内部的矛盾开始变得尖锐。很多干警情绪很大,“尤其是在处罚上,一旦出了事处罚的就是基层干警”。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2008年,一位狱警因为将手机带给服刑人员被发现,被行政记过,次年,被开除。  

据李斌介绍,2004年左右,讷河开始安装手机信号屏蔽器,犯人住的地方和走道都有,“那时监管比较严格”。后来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手机信号屏蔽器越来越不管用,“那是可以人为移动的”。  

起源  

“北大荒”上的劳改农场  

下午四点不到,李斌站在平房的窗前望向马路,他知道一会儿有两辆大巴车驶过。那是讷河监狱干警的通勤车,早上天没亮从讷河驶出,下午四点准时开回城,两车110个座位,坐得满满当当。

通勤车把人一拉走,农场显得更空。李东一直望到看不见通勤车为止,说:“这儿都十多年没发展了,人都见不到几个。”李东比农场职工更清楚监狱干警的事,他曾是干警中的一员,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也让他比别人更加关心近期讷河监狱发生的事,以及对于相关干警的处理。  

通勤车在路上要开一个多小时。车外零下二十一度,路上见不到一个人,一条两个车道宽的马路往前延伸,路上连车都很少见。路的两旁矗立着两排防风的杨树,跨过杨树便是平原,平原之宽广使得视线所即不见尽头,只见白茫茫一片。  

讷河监狱,原称老莱监狱。六十年前,这里满是荒芜,尚属蛮荒之地,人称“北大荒”。建国初期,有一大批犯人需要改造,国家决定由公安系统筹建一批劳改农场。毗邻苏联又有千亩荒原的黑龙江成为了首选之地。1955年6月,从全国监狱系统抽调干警建立了老莱监狱,隶属黑龙江公安厅劳改局,称黑龙江省第二十劳改支队,对外称老莱农场。  

1957年,钱建国和父母一起到了老莱农场。那时的荒草比4岁的钱建国都高。“那时的犯人多是政治犯”,钱建国经常能见到“劳改犯”开荒干活,“那时的条件苦啊”。1968年以前,“劳改犯”在老莱农场就业,成为农场职工,很多人在此安家生根。  

时间到了1968年,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角吹响,一大批知青赶赴老莱农场。“知青是瞧不起我们的”,从城里到老莱农场的钱建国已被知青当做了农民。那一年,老莱农场归属讷河县(现讷河市),1972年又改隶属于黑龙江省农场总局嫩江农场局。  

1974年后,知青大批回城,老莱农场“冷清”过一段时间,直到1983年,改隶于黑龙江监狱管理局(原称黑龙江省司法厅劳改局),称老莱劳动改造管教支队,后称老莱监狱。兜兜转转,名称归属更迭,又回到了监狱系统。  

早期的老莱监狱,服刑人员需到农场干农活。1999年,李斌分配到老莱监狱。那时“监企合一”,农场给干警发工资,服刑人员得为农场创收。每天不到四点,李斌扛把枪“押”服刑人员到农场干活,一直到晚上八点才回。监狱干警和农场职工的工资一样,300多块,“谁都不愿意做干警,辛苦得很”。李斌说,那时有服刑人员嫌苦偷跑的,但跑不了多远就被抓回来了。  

起早贪黑的生活,李斌过了5年,到了2004年监狱改革,日子突然变得好过,但改革并没有把隐患改掉,以致此后冲突不断。  

改革  

“监企分开”后创收变本加厉  

2004年后,李斌等监狱干警的工资由黑龙江财政拨款,每年递增的工资,让他们的生活比农场职工好过很多。  

2003年,司法部推出监狱体制改革,向全国监狱系统提出“全额保障、监企分开、收支分开、规范运行”的改革要求,其实质是将监狱企业(农场)与监狱分离。此前,老莱监狱的服刑犯人是需要到农场干活,为其创收的。  

时任司法部部长张福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要实行“监企分开”,是因为“实行‘监企合一’的体制,使监狱职能严重错位。监狱的领导既是监狱长,又是企业的厂长、经理。”“把监狱企业的生产收入与监狱经费直接挂钩,把警察福利与生产效益挂钩,使监狱生产背离了监管改造的属性。长期以来,对监狱的财政投入严重不足,监狱经费不能足额到位,监狱将监狱经费与生产收入直接挂钩,把罪犯劳动生产作为维持监狱运转的重要手段,严重背离了监狱生产为改造罪犯服务的目的。”  

随后,黑龙江成为监狱体制改革6省试点中的一省。2004年,老莱监狱实行“监企分开”,监狱长和农场董事长为不同人,领导不同班子。服刑犯人无需再到农场干农活,加上此前全国普遍存在外出干活中服刑人员偷跑事件,国家规定服刑人员不许外出干活。老莱农场的服刑人员改到在各自监区从事生产工作。  

李斌一下感觉到轻松不少,不必再起早贪黑扛枪监督,只需站在监区的高台上监督服刑人员做工即可。  

一位曾经接近老莱监狱的人士告诉记者,监狱内有三个生产监区,每个监区为一栋楼,监区与监区间隔离不来往。服刑人员像工厂的工人,在流水线上工作,一间屋子有一百多个服刑人员,前后有狱警站在高台上监督工作。服刑人员扎头套,一个套头要扎一万多针,每天每个人至少完成一个半头套。“汽车坐垫是亚麻的,会有灰尘,但服刑人员是,没有戴口罩的。”  

“监企分开”后,司法部希望解决监狱里创收的现象,在老莱农场似乎未见到有本质的改变。“每个监区每年都有指标任务,比如创收多少钱。”上述人士透露,“服刑人员完不成任务,监区长是要被罚的。”  

李斌监管犯人,写日记、周记,每月公示一次月报,上面是服刑人员挣的工分。“这些分是服刑人员减刑的依据。”李斌告诉记者。  

另据知情人士介绍:“每一分都是有价码的。”  

服刑人员外出只在监区干活后,事情在监狱里变得更加隐晦,潜规则盛行。“有钱人在监狱里走得非常顺畅。家里有门路的可以在后勤干些轻活,比如搞卫生、搞绿化。”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监企分开’后没多久就合了,没有企业监狱得饿死。”钱建国介绍,改革后没多久,监狱长和农场董事长又合为一人。  

“也有服刑人员和狱警成为‘朋友’的,我说这中间没有利益你信吗?”李斌反问道,顿了顿,自己回答了:“肯定是有。”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