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徐才厚家现金如山 利用职务便利通过家人收受贿赂

2015-01-28 10:32:09 来源: 环球网

过去一年,中央“打虎”节奏加快,力度加强,中纪委全年立案调查的省部级及以上官员达40名。与此同时,“军老虎”也纷纷落马。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1月14日刚刚闭幕,“中央军委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唯一新闻门户网站”中国军网就在第二天17时发布消息称:“军队权威部门今天对外公布了2014年军队查处军级以上干部重大贪腐案件情况。”  

在这份2014年军中反腐成绩单上,16只“军老虎”涉嫌严重违纪或违法犯罪。其中,除南京政治学院政治部主任马向东为大校军衔外,其余15人均为将军:徐才厚为上将,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杨金山、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第二炮兵副政委于大清为中将,另外11人为少将。  

徐才厚是十八大以来,军方级别最高的落马将领。2014年3月15日,徐才厚因涉嫌违纪问题接受组织调查。2014年6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开除徐才厚党籍,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徐才厚是辽宁瓦房店人,1968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电子工程系。他毕业时响应毛泽东的号召,“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被分配到第39军鹤立农场。第39军隶属于沈阳军区,军部驻地为辽宁省辽阳市。徐才厚的仕途起于1972年,他进入吉林省军区政治部干部处,后成为副处长、处长,1983年成为吉林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次年又进入沈阳军区政治部。1985年,他离开辽宁,被调往吉林长春,在此后的7年里先后出任第16集团军政治部主任、集团军政委。  

1992年,徐才厚奉调进京,职务是总政治部主任助理。据报道,徐才厚入京任职前,曾对身边同事说:“我这次进京,恐怕走上一条不归路。”刚到北京时,徐才厚谨慎小心。他的昔日好友、在香港经商的同学刘苏民到他家里去,看到他大热天还只用一个小电风扇,打算送给他一台空调,徐才厚连连摆手拒绝:“我哪敢啊,主任家都没装空调。”  

2000年12月至2002年11月,徐才厚还以总政治部副主任的身份兼任过中央军委纪委书记。2000年前后,徐才厚在北京参加同学聚会,由于聚会的人多,花费不少,大家想让徐才厚请客。他马上就办了,还说:“我腐败了一次。”  

还有一次,徐才厚的同学到西部某城市游玩,“徐才厚得知后,亲自给当地军区领导人打了电话,说我一批老同学过去玩,你们接待接待,当地军区领导于是热情招待首长的同学们”。  

2002年徐才厚担任总政治部主任,2004年升任军委副主席,2007年进入中央政治局。  

2014年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宣布对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军事检察院侦查查明,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和家人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徐才厚对受贿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14年10月31日,习近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特别要高度重视和严肃看待徐才厚案件,深刻反思教训,彻底肃清影响”。这是习近平第一次公开谈及徐才厚案。次月,媒体大篇幅报道了查抄徐才厚受贿财产的细节,称在北京阜成路一处2000多平方米的徐家豪宅里,办案人员打开地下室,被堆积如山的现金、和田玉、硬木、翡翠、古玩字画吓了一大跳。2014年12月10日,媒体在第一版发表评论文章,将徐才厚斥为“国妖”。  

纵观2014年落马的16只“军老虎”,其中很多人从事过军队政治工作,可是他们连自己的政治立场都抛弃了。《礼记·大学》中说:“古之欲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身为军人,他们或许已经做到了格物、致知,拥有了过硬的知识技能,却栽倒在“诚其意”上,口口声声“坚决拥护党的领导”,实际上却成了党和国家的蛀虫。对于这样的蛀虫,党中央的态度必然是“发现多少查处多少”。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这是唐代诗人高适痛陈军队腐败的名句,至今仍有警示意义。解放军的基层战士戍边卫国、尽忠职守;16名军级以上干部违法违纪,涉贪涉腐。高级将领腐败之害已不言自明,党中央的反腐力度持续加强。军队腐败的根源何在?从严治军的途径何在?就这些问题,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近日专访了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罗援、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军事专家李杰等人。  

环球人物杂志:十八大以来,习主席从严治军,解放军的反腐斗争有了哪些新特点?  

公方彬:首先,反腐力度空前。过去,由于受传统思维和政治生态的影响,对有些人手下留情了。现在包括军队在内,全党都在改变思维方式和价值判断标准,周永康、徐才厚相继被拿下,就说明了这一点。  

其次,军队反腐将步入“新常态”。有人问我,有了第一批集中公布的贪腐将领,会不会还有第二批、第三批?我认为不会,或不应该继续这种方式,因为未来反腐将走向制度化。所谓制度化,最突出特点是发现一个查处一个。今后,国家和军队反腐进入“新常态”,也就不会出现扎堆公布的情况了。当然,军队有自己的处理方式和规则,较地方仍然有差异,这也是合理的和必要的。  

再次,把军队反腐与纯洁队伍、实现强军目标联系在一起。军队是国家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军队不强,国家也不可能强大,搞不好还会瓦解党的执政地位。因此,军队必须保证战斗力,全体官兵必须以务军为根本,其间很重要的路径是消除腐败。试想,如果官兵都谋一己私利,都跑官买官,还有谁把心思用在军事技能提升上?心有旁骛,战斗力怎么保证?习主席、中央军委正是从强军梦、强国梦的高度,下决心反腐,强调从严治军。  

军队腐败的基因

环球人物杂志:军队产生腐败的根源何在?  

公方彬:军队出现腐败问题,和整个社会生态有关。军队不是独立于社会的,社会中的腐败一定影响着军队,渗透到军队。改革开放之初,有人说适度腐败有利于打破计划经济的坚冰,这表明整个社会在很长时期里,对腐败是宽容甚至是纵容的。有段时间,军队也搞自谋生路,出现了军队经商现象,这是弯路。军队中的腐败与此有很大关系,比如谷俊山最初就是靠经商起家的。  

反腐阻力来自贪腐者的负隅顽抗  

环球人物杂志:有军方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以前军队在处理贪腐问题时有一条潜规则,就是要以维护军队形象和稳定为前提条件。怎么看过去的这种潜规则呢?  

李杰:这种情况以前的确存在。过去主要担心一线指战员、基层官兵看到某些高官的贪腐行为心里会有想法,对稳定军心不利。另外,也担心军队在人民心中的形象会因为个别贪腐分子受到影响,所以一些案件只做内部通报,相对低调处理。但从现在军队反腐的效果来看,这种担心完全是不必要的。实际上,对腐败受贿打击越严厉,官兵的情绪就会越高涨;公开的程度越高,人民就越相信军队反腐倡廉的决心,军队在人民心中的形象也就越好。  

罗援:有些军队贪腐案件会涉及军事机密,在公开方面需要特殊处理。这在国际上也是惯例,西方国家的涉军问题也是由专门的军事法庭审理,未必会走公开审理的路线。但是,这种特殊处理是为了保证国家军事安全,而不是为了替某个人或某些人的贪腐行为进行遮掩。  

这次集中公布16个贪腐将领的黑名单,也是在适度保密的前提下,尽可能做到了公开透明。这不会损害军队的形象,反而会增加民众对军队的信任;这也不会破坏军队的稳定,反而会使军队丢下包袱,轻装上阵。否则如果带病发展,看似稳定,其实无异于抱着“定时炸弹”发展,存有极大的隐患。  

环球人物杂志:在进一步推进军队反腐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哪些阻力?  

公方彬:反腐触及和剥夺的是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甚至要剥夺一些人的公民权乃至生命。如此,自知有问题的人必然抗拒,甚至形成私下的“同盟军”,给反腐工作增加阻力。即便这样,我们还是有信心,这个信心来自习主席给我们带来的希望,来自军队落实中央反腐部署的执行力,来自全军官兵对反腐的坚决拥护,因此,什么样的阻碍都不会影响到反腐的深入推进。  

李杰:军队反腐可能遇到的阻力和地方有相似之处,例如个别涉嫌贪腐的官员在落马或暴露之前还会继续利用手中握有的权力,并伙同少数同犯,进行软顶硬抗,甚至负隅顽抗做最后挣扎。  

另外,军队虽然是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但毕竟由于特殊原因,开放度不可能完全和地方一样,受到的监督和管理与地方也不尽相同,这也是军队反腐要面对的特殊问题。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