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甘肃自来水有虫子 去年开始水质一度降为劣V类

2015-02-11 11:16:37 来源: 北京青年报

静宁的水又浑了。  

在甘肃东南的这座山区县城,喝上一口干净水,如今几乎成了一种奢望。县城10公里外的东峡水库,原本是13万人口赖以生存的饮用水源,从去年开始水质一度降为劣V类,而主水源地“甘泉调水”,同样面临着严重的污染。上游隆德县的淀粉企业多年连续排污让静宁县不堪重负,而当两个县都意识到污染问题迫在眉睫时,静宁的水已经不能喝了。  

静宁县隶属甘肃平凉,而隆德县则属宁夏固原,一条渝河将两县连接起来,短短42公里,却因跨越了两个省,使污染防治变得错综复杂。摆在两县面前的,是一笔拖了13年没有解决的环保欠账。  

自来水合格率63.5%

2014年夏天,静宁县居民看到的是远远超出他们想象的情景,自家自来水管道接出的水里竟然蠕动着米粒儿大小的虫子,有人在网上发出照片,水碗里的虫子长达1厘米。  

自来水不能喝了,消息迅速在县城中传开。  

在成纪家园小区,62岁的居民刘鑫荃为了全家能喝上干净水,咬牙买了台800多元的净水器。“说明书上写的滤芯可用半年,谁知用了两个月滤芯就全黄了。”  

不远处的阿阳花园小区情况类似,水龙头里流出的自来水浑浊带有漂白粉味,小区居民说每隔一段时间,水就会变浑,还有腥味。  

居民的担忧,在官方的检测中被证实。  

2014年6月水危机爆发后,之前每月一次的自来水水质检测曾被提高到一周一检,目前也还保持着每月两次检测的频率,检测内容包括大肠杆菌等在内的常规10项指标。  

“上一次检测是今年2月3日,这次检测10项指标都是合格的。”县卫计局检测检验所所长李晓霞介绍,但2014年全年,一共167次检测中,自来水水质的合格率只有63.5%。  

静宁自来水出问题,是在地表水和地下水的水质异常发生之后。  

在县城外10公里的东峡水库边,当时曾前去调查的静宁县水务局局长牛永琪在“大毒日头”下出了一身冷汗,库容8600万方的水库散发着刺鼻的酸臭,水质检测结果为劣V类,历史竟又一次重演了。  

这并不是静宁县城自来水中第一次出现虫子,早在10年前的2004年这一幕就上演过,曾在群众中引发过持续数日的恐慌。当时静宁县城全部饮用水还全都依赖东峡水库,当水库遭到严重污染时,静宁一度陷入断水危机。  

临近六盘山的静宁属半湿润半干旱气候,年均降水量只有285毫米,人均水资源量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1/8,加上河流污染,可用于饮用的水源极度紧张。2004年东峡水库污染事件后,静宁县投资1200万元在远离县城32公里的甘渭河旁新建了一处水源地—“甘泉调水”工程。但随着人口激增,“甘泉调水”无法满足县城全部需要,东峡水库作为备用水源地始终发挥着作用,直到去年夏天。  

排污企业归隆德管  

2014年6月的水危机让东峡水库彻底关闭,可仅仅过了半年,“甘泉调水”也面临着来自上游的污染。  

“甘泉调水”全称甘渭河庙堡水源地,2006年开始供水。不同于东峡水库,“甘泉调水”没有蓄水设施,需要经过两级泵站将水抽到山上后再用管道向县城输送。  

“甘泉调水”处于静宁县与隆德县的交界处,从水源地向南5公里便是隆德县温堡乡,这里一家名为恒泰淀粉的万吨规模的淀粉厂就建在甘渭河的河道旁。2014年11月的淀粉生产季,平凉水环境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无论从东部进入静宁县的渝河还是南部进入的甘渭河,水质都已是劣V类。  

1月30日,记者沿甘渭河进入隆德县,312国道旁的恒泰淀粉厂大门紧锁,正处于季节性停产。在厂区周围百米开外,就能闻到刺鼻的酸臭,厂区后面一块10亩左右的土地,一半已被黄色的淀粉渣覆盖,更外围的土地变成了深黑色。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淀粉厂生产时排放的废水沉淀后渗入地下,废渣在此堆积,已有三个月之久。  

在深黑色的土地外是一道深达10米的黄土断面,下面就是甘渭河的河道,数位耕地与恒泰淀粉厂相邻的村民表示,在10月到11月的淀粉生产季,虽然恒泰淀粉没有直接将这些废水排进河里,但废水沉淀到地下也都从一旁的断面流进了河里。而在312国道的另一侧,一根暗管通向一片洼地,黄色的淀粉废水被排进洼地后,沿着一旁的雨水渠也同样流进了甘渭河。  

恒泰淀粉厂的留守人员称,他们现在被静宁县视为“眼中钉、肉中刺”,2014年的淀粉生产季,每隔两三天就能看到静宁环保的人来,但是他们只能看看而没办法处理,“我们是属于隆德县的企业”。  

污水河畔寸草不生  

“静宁县城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一个干净的水源地,这个问题已经困扰静宁人很久了。”静宁县环保局局长王学勤说。  

静宁县地处六盘山以西的渭河流域,全县都是黄土高原的丘陵沟壑,缺水对于静宁来说已经是一个持续几百年的古老话题。静宁老人间流传着“窖雪度夏”的生活常识,在不通自来水的年代,人们以地窖收集雨水、雪水饮用。  

1995年,静宁县城附近浅层地下水几乎被开采殆尽,东峡水库成为县城第一个水源地。静宁县内河流一共6条,除流入东峡水库的渝河外,还有葫芦河、高界河、甘沟河、甘渭河以及李店河。其中李店河虽然距县城最近,但由于水土流失严重,只能作为备用水源地。高界河、甘沟河距离静宁县城远,难以调水。而静宁县水量最丰沛的葫芦河,却早已是一条“死河”,不仅上游宁夏西吉县上百家淀粉企业排污,静宁县工业园区也建在葫芦河中游,工业园区地毯厂当年建厂时几乎全未办理环评手续,开工时葫芦河黑水横流,污水一路流过下游庄浪、秦安两县。  

1月29日,记者来到葫芦河畔,封冻的河面虽已被白雪覆盖,但仍能看到河道两侧裸露的黄土地早已被染成黑色、寸草不生。  

作为如今静宁县城生命线的甘渭河上的“甘泉调水”工程,启动至今已“疲惫万分”,2006年“甘泉调水”启动时,水源地尚有9米水位,到2012年短短6年间水位便降到了2.8米,那年开始“甘泉调水”3号井已无水可用。  

本就严重缺水,上游企业疯狂排污让静宁人的水源地更是雪上加霜。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