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独家专访俄罗斯乔布斯 马丁诺夫会拯救普京的俄罗斯吗

2015-02-12 16:29:19 来源: 至诚财经网

丁诺夫来北京看场地了!”这个消息让人倍感压力,Yota Devices的工作人员正努力做得面面俱到。根据之前的经验,这位Yota公司CEO、被称为俄罗斯乔布斯的科技俊杰极为挑剔,YotaPhone2在迪拜、香港的发布会格调虽高,却仍未获得他的赞许。此次的北京发布会能成功吗?  

在我们见到弗拉德·马丁诺夫(Vlad Martynov)之前,他就是个红人了。还记得2014年APEC会议期间,俄罗斯总统普京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赠送了一部俄罗斯产智能手机吗?Yota Phone2一下闯入了中国消费者眼中,这款有着时尚外形和前后双屏的手机打破了所有人对俄罗斯军事、重工粗犷的印象。我们也对马丁诺夫充满好奇,能够在以能源经济为主导的俄罗斯推出这样一款与众不同的手机,作为CEO的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与对产品及发布会的苛刻态度不同,出现在《周末画报》镜头下的马丁诺夫极为亲切,超过一米九的他是个典型的俄罗斯大块头,满脸的青春痘、松垮的牛仔裤则使他看起来具有十足的极客风范。当他掏出YotaPhone2手机,极其认真、详细地讲解其技术特点时,我们在他身上看到了俄罗斯这个国家的变化。  

YotaPhone是俄罗斯自主研发的第一款智能手机,被称为“俄罗斯的iPhone”,连钟爱科技产品的俄总理梅德韦杰夫也曾为其“代言”。原本这款智能手机只是几个IT年轻人脑洞大开的Idea,但马丁诺夫以职业敏感度加上20年的业内经验,以及推动俄罗斯科技走向世界的决心,解决了E-ink屏温差问题、双屏天线设置问题等核心技术难题,成功完成了开发。它最初在2013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亮相,其后相继在国际电子展上取得多个奖项。斯蒂夫·沃兹尼亚克看到首批YotaPhone商业产品后,称其为“一个极棒的主意”;保罗·雅各布则“迫不及待想买一部”。  

2015年1月,弗拉德·马丁诺夫(VladMartynov)亲自带领团队来到北京,为中国上市做最后的准备。当大多数人对俄罗斯的认识仍停留在“俄罗斯是世界上的能源大国”时,马丁诺夫和他的团队希望将创新的YotaPhone推广到国际市场,改变外界对俄罗斯的认识。而YotaPhone2被选为国礼相赠,也意味着俄罗斯希望经济能够多样化,俄罗斯的产品更多地受到世界的认可。  

“我们从俄罗斯开始,但我们不能一直待在自己的家园,必须走出去。对一个成熟、成功的公司来说,一定要全球化。”马丁诺夫说。虽然有诸多光环笼罩在这个年轻人头上,“俄罗斯的乔布斯”、“中国的雷军”……但马丁诺夫不以为意,在我们的镜头下,他是关注产品、关注公司的科技领导者,有自己的使命等待完成。  

当然,Yota仍然摆脱不了典型的俄罗斯企业的特点:国有背景—俄罗斯国有军工企业Rostec拥有Yota公司25%的股权。虽然对于俄罗斯国有资本的介入,马丁诺夫认为更多的是感情和政治上的支援,但未来,政府的力量是否会带来负面效应,是否会对产品及公司的海外进程产生影响,还有待时间验证。  

充满激情的异类  

Yota原本是俄罗斯WiMAX/LTE运营商Scartel的品牌,2011年独立公司YotaDevices成立,俄罗斯国有军工企业Rostec获得了Yota公司25%的股权。在挑选掌门人时,董事会将目光锁定了马丁诺夫。  

受俄罗斯传统思想意识的影响,尽管年轻人普遍受教育程度较高,但是对于创新、创业并不热衷,马丁诺夫则是“另类”。他差不多有20多年IT市场的经验,涉猎广阔、多元。他曾创办一家企业化软件开发公司,后被微软购买,他也因此进入微软总部担任高级总监,成为负责管理微软全球企业之一的最年轻俄罗斯人。任职期间,与时任CEO的鲍尔黙合作愉快,他的新计划在整个微软顺利推广。微软最大的合作伙伴ColumbusIT因此不惜得罪“老伙伴”,从微软挖走马丁诺夫。  

ColumbusIT是一家业务遍及30个国家的上市公司,当时正面临重大危机,邀请马丁诺夫前去救场。在担任首席执行官3年期间,弗拉德·马丁诺夫成功将公司年收入提高77%,市场价值增加了3倍。他与天使基金建立合作,将这家濒临倒闭的公司经营至北美市场第一。  

因受邀执掌Yota,弗拉德·马丁诺夫回到了故乡。对于之前的经历,他笑称:“也许这些都是为接手Yota做铺垫,这些加在一起都没有Yota更具有挑战。”在很多西方媒体中,人们并不了解俄罗斯,它是一个神秘的国度。所以对于马丁诺夫,这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种责任—推动外界对俄罗斯的认识,看到俄罗斯的改变。“在俄罗斯也有创新的、有才华的年轻人,现在新一代的年轻人有新的教育,有全球化的视野,YotaPhone正是这样的团队制造的。”他说。  

镜头前,对YotaPhone充满动力与信心的马丁诺夫,在研发初期遇到的最大困难竟是缺乏信心。他和他的团队之前都没有研发生产过智能手机,在大家眼里,这近乎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很难想象几个俄罗斯年轻人能把它变成现实,并把产品真的送到消费者的手中。马丁诺夫说,他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必须充满激情,要坚定信心。  

组建团队是马丁诺夫首要解决的困难,尤其是如何吸引到富有经验的工程师。毕竟与一家刚起步的公司相比,苹果、三星对他们的吸引力更大。在这个过程中,恰好微软关闭了芬兰的一家公司,马丁诺夫借机邀请到一些富有创新意识和经验的工程师与之合作,同时,选派俄罗斯大学毕业生去芬兰的研发中心与这些工程师一起工作。硬件研发人员主要来自惠普、微软、SAP等IT企业,以及黑莓、摩罗拉和诺基亚等老牌手机厂商。2012年5月,马丁诺夫带领一支35人的工程师团队,怀揣2500万美元预算资金,开始实现他的构想。  

早在马丁诺夫任微软高级总监时,就曾被质疑:为什么让一个俄罗斯人来做微软一个部门的全球战略,之前的多任CEO都没办法让其转变,怎么会有一个俄罗斯人能够做到?这种普遍的质疑使马丁诺夫在Yota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充满意义。  

以消费者导向为起点  

弗拉德·马丁诺夫是个彻底的IT迷,也是智能手机忠实而高端的频繁用户。他发现,在使用智能手机时,他经常在沙滩上或者阳光下看不清屏幕显示,无法使用电话,也常为手机突然死机而烦恼。他反感在他开会的时候有人低头看手机,让他感觉不断受到打扰。于是,马丁诺夫和团队开始思考,是否应该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这些烦恼。  

以消费者导向为起点成为Yota的设计根本。iPhone是手机业很大的转折点,它改变了人们使用智能手机的方式,改变了消费者与手机的互动关系,但是,iPhone出现8年来,没有给消费者更有突破性的体验,今天我们用的大部分手机都与8年前的iPhone相似。于是,在设计YotaPhone时,马丁诺夫和团队讨论最多的就是屏幕和整体设计,它必须是具有颠覆性的。  

当马丁诺夫在我们面前展示被设计成双屏的YotaPhone2时,我们看到,他改变了消费者使用手机的方式。极简设计的包装盒,完全符合其“回归自然”的设计理念,器械化展开的设计让人瞬间体会到一股俄罗斯气息—盒体由几个小盒子互相接驳构成,分装耳机、充电器,一一铺陈开,最后取得手机。这样趣味性的获取过程,让人对接下来看到的手机充满期待。  

YotaPhone2有前后两个屏幕,前面是LCD的屏,后面是常亮的E-ink电子墨水屏,屏幕上的内容可以在两个屏幕之间进行切换。新闻、Email、短信等信息全都设置在常亮屏幕上,不再需要一天150次地把锁屏的手机唤醒,然后再重新找到需要的信息,甚至可以一边开会一边看手机而不被察觉。另外,你再也不用受到屏幕上标识的干扰,喜爱的照片设置在E-ink屏幕上,可以完全无遮挡地显示。E-ink屏功耗很小,当周围的人抱怨手机待机时间短、总是不断充电的时候,这款双屏手机能让你从容应对。即使电量耗尽,E-ink屏仍然可以查看通讯录、邮件等重要信息。  

马丁诺夫对智能手机的偏爱加之丰富的行业经验,带给消费者的不仅是更新的手机互动方式,还有追求完美外观的理念与体验。一部智能手机,可能每天有90%~95%的时间出现在使用者身边,这意味着手机也是展现自我的一种方式,因此外观在整体设计中非常重要。自然、石头、纸,这些是设计团队讨论最多的话题,YotaPhone2的鹅卵石造型与纸质书的阅读体验,都体现了这一设计灵感。  

Yota的核心竞争力仍然定位在技术层面。在生产制作时,Yota遇到很多技术方面的挑战。“要把对热度非常敏感的电子墨水的屏幕集成到智能手机上,还要做得非常薄不是容易的事情。”E-ink显示屏对温度的要求很高,顶部到底部之间如果温度相差5摄氏度的话,就会影响图像显示的效果。因此Yota研发了一个复杂的热管理体系,来保证后面的E-ink屏幕能够显示高质量的图像。同样,因为双屏的设计,常规天线的位置被后面E-ink屏占据,对天线也进行特殊技术处理后保证通话信号不受干扰。  

马丁诺夫对YotaPhone的开发研究甚至还细微到是否加载背景灯的问题上。当设计团队思考这个问题时,发现:加载背景灯会使手机变厚,现在手机厚度为9mm,不能因为双屏手机就变得厚而笨重。最终他们找出解决方案:在黑暗的房间里使用LCD屏幕,在明亮光线下用E-ink屏,这样双屏都可以充分得到利用。在工作伙伴眼里,马丁诺夫也许是挑剔的,但追求完美的行事风格恰恰将俄罗斯人的特质展露无遗。  

在产品生产上,Yota委托亚洲一级供应商—总部在新加坡的跨国公司HI-P(赫比国际)在天津和苏州的代工厂生产制造。在生产制作双屏手机的时候,为了解整个制作生产过程,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马丁诺夫曾亲自在新加坡驻守半年多时间,在中国也停留很长一段时间。  

马丁诺夫有句管理信条:独裁与民主共存。“让一件生意成功,有些时候需要非常的民主,有些时候需要非常的独裁,这样才能让生意继续下去。比如,在危机的时候、争执不下的时候,你必须要非常直接,非常独裁。相反,当公司运营顺畅的时候,可以更加开放,更加民主。”他解释说。但产品研发上,他实践了民主与开放。他并没有把“一个极棒的主意”藏起来,而是让很多人参与、与他的团队一起分享后续产品的想法。  

从设计与功能而言,马丁诺夫成功了。《华尔街日报》将YotaPhone2评价为新一代智能手机。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