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微信红包需缴税 备付金中10%作为风险备付金

2015-02-23 18:05:27 来源: 新华网

羊年春节,一波又一波互联网红包袭来!除夕之夜,不少人手机不离手,为抢到块儿八毛的红包玩得不亦乐乎。然而,“抢红包”这个新年俗又带出了许多新问题——  

“小小红包,块儿八毛,引无数土豪竞折腰。”大年初二,重庆一家建筑公司的设计师马觅在朋友圈里如此写道。她还晒出了自己这两天抢红包的“战果”:收到47个,总计578元,发出10个,总计666元。  

和马觅一样,许多人在羊年新春苦练“一指禅”,对着春节联欢晚会狂摇手机,“抢红包”成了“新年俗”,甚至有网友调侃说:“吃了顿年夜饭,感觉错过了几个亿。往年拜年问‘你家WiFi密码多少’,今年问‘你抢了多少红包’,真是一年更比一年高。”  

在这场全民狂欢的背后,是眉开眼笑的互联网巨头。从去年一家独大的微信到今年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三大巨头悉数参战,再加上滴滴、陌陌、优酷、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移动互联网有句名言:猪在风口上都会飞,让小小红包“飞”起来的大风,是人们社交方式的变化,也是企业对移动支付和移动应用的庞大野心。  

玩起来的热情  

“陪你去看红包雨”,移动互联网的四大超级入口:微信、微博、手机QQ和支付宝钱包几乎都在第一时间公布了自己今年的红包数据。微信称,除夕当天,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10.1亿次,是去年除夕的200倍,在零点峰值,每分钟有165万个红包被拆开。手机QQ方面则表示,除夕当天,QQ红包收发总量6.37亿个,抢红包人数1.54亿。支付宝方面的数据也相当可观,在除夕当天,还是有6.83亿人参与了红包游戏,支付宝红包收发总量超过2.4亿个,总金额40亿元。微博方面则有1541万微博网友分享了由央视春晚及39位明星与商家送出的1.01亿个红包。  

网友们“抢”红包的盛况甚至引发了难得一见的网络大塞车。在北京市一家公司工作的郑婕告诉记者:“除夕晚上8点,点击进入支付宝钱包,居然连续几次都显示出‘您正在排队等待进入’的提示,‘双11’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今年“红包”为何这么火?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郭庆光教授看来,春节这个时间点卡的准是原因之一,“发红包本身就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而且假期大家本来就比较悠闲,想要找点乐子,此外年轻人过年都要回家,他们也在教上一辈的父母亲戚抢红包。”  

娱乐性和游戏性是今年红包火爆的又一原因,从央视春晚直接号召大家“摇一摇”抢微信红包,除夕22点34分,微信“摇红包”达到8.1亿次,到手机QQ春晚节目投票抢红包拿到了6.7亿次观众投票,连微博的整点红包也需要用户先点评春晚再领红包。唯一离春晚“有点远”的支付宝,则用“打地鼠”游戏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亲自请网友答题的方式派发红包,马云发出的99万元,9999个红包,仅用了2分36秒就被网民一抢而空。“能玩游戏得红包,家里人都觉得有意思,乐于参与,热热闹闹也像过年,钱多少倒真不是个事。”郑婕说。  

“抢红包”能否成为常态  

点燃用户“抢红包”热情的当然也有互联网公司和线下企业不惜血本的投入。仅腾讯就发放了超过65亿元红包,其中包括微信平台总额5亿元的现金红包和超过30亿元的卡券红包,以及手机QQ上的30亿元红包。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曾将打车软件的烧钱大战比作移动支付最好的用户教育广告片。而在市场研究机构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互联网专家刘兴亮看来,此次“红包大战”则是移动支付的用户教育升级版,“轻松有趣的红包,可以自然地发展用户,养成他们的移动支付习惯,至少你不绑定银行卡就没法发红包,也没法提现,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发展新用户成本很低。”  

主管手机QQ的腾讯副总裁殷宇表示,QQ春节红包活动不管是活动本身数据的增长,还是对手机QQ其他业务的拉动作用都十分明显。“QQ钱包在移动支付市场的布局又向前迈了一大步。”来自央行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共发生电子支付业务333.33亿笔,其中移动支付业务45.24亿笔,同比增长170.25%。移动支付广阔的市场前景,正是互联网巨头们投入真金白银的动力。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从今年来看,红包中有包括打车软件、微店、视频网站提供的各种移动服务的代金券,这说明,除了发展新的移动支付用户之外,商家已经将目光投向移动付费应用,希望提供给用户尝试多种O2O应用的机会。”  

红包发放是否会成为一种常态?在刘兴亮看来,基于社交关系的互联网红包很可能持续下去,但企业的热情却很难持续很久。“就像打车软件一样,补贴第一次,第二次可以吸引大量新用户,后来也遇到了‘瓶颈’。这次企业这么看重春晚,其实也是希望能够让很多平时对移动互联网接触不多的用户借此了解移动支付。但当移动支付的市场格局稳定下来,该发展的用户都发展了,红包这种烧钱方式,就不可持续了。”  

“空白”的游戏规则  

“今年抢红包大家都是第一次,只要发给我就高兴。如果成为常态,会不会成为‘新尴尬’还很难说。”张依诗是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中层主管,今年她一共收到1687元红包,发出了2223元。她告诉记者,自己的下属大部分是“90后”,在微信群里大家甚至连续发5块钱红包,“就为了用红包留言聊天儿玩。但以后呢?要不要给领导发,给下属发多少合适?我今年基本持平,但同事里有人发出去的红包比收到的多6000多元,那还是个挺大的负担。”  

第一次大规模亮相的互联网红包,在吸引“眼球”的同时,也留下了不少游戏规则的“空白”。除了社交关系上的权衡,也引发了人们对移动支付个人所得税和资金沉淀利息收益的讨论。记者咨询了专业税务人员,通过社交关系获得的红包性质属于赠予,不涉及个人所得税,但如果中得企业发放的红包,则属于偶然所得,应该按照20%的税率缴纳。在资金沉淀方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移动支付企业高管表示,用户沉淀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中的资金被称为“备付金”,央行有明确的管理办法规定,沉淀资金产生的收益中的10%要作为风险备付金,剩下90%支付企业可以拿走。支付宝所属的蚂蚁金服品牌与公众沟通部负责人陈亮告诉记者:“关于备付金以及备付金所带来的收益,我们一直遵循央行相关政策的指引和规定,并且通过余额宝等形式,让用户的余额可以获得合法稳定的收益。”  

在互联网安全专家看来,互联网红包还隐藏着种种安全隐患。互联网安全厂商瑞星安全专家唐威表示,从目前的监测看,利用红包形式产生的互联网欺诈已经出现,它先让你集齐若干个赞,然后让你去兑换现金或者奖品,但途中就诱惑你告知支付宝账号和密码。其实,没有一种红包需要你的账户和密码。“抢红包”外挂则是另一个不安全因素。“所有的抢红包都需要用户提供用户名和密码,同时本身也有可能被植入木马,由于官方本身严格打击外挂,所以一旦用户受到损失,官方将很难介入。”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