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亚马逊被判欺诈卖仿品“天然水晶”

2015-03-13 16:06:52 来源: 新京报


  昨日,原告刘先生向记者展示其在亚马逊网站购买的“水晶”吊坠及鉴定报告。通讯员 曹璐 摄庭后,此案涉及的消费者刘艳清证实自己是有12年经验的“职业打假人”。

  新消法实施一年,北京朝阳法院审理的消费者买卖合同纠纷案件较去年同期增长10.3倍。昨日,北京市朝阳法院通报称职业打假人“知假买假”对案件增长“贡献”最大。

  亚马逊拒绝赔偿称并非专业珠宝商

  涉案的三款水晶吊坠价款共计449元,其中的瑞福恒吊坠是亚马逊自营款。买主刘艳清说,购买时这些全介绍为“天然水晶”。

  刘艳清认为,根据国家规定,仿的天然珠宝应加“仿”字。商家行为属于欺诈,故起诉索赔三倍赔偿1347元,及200元检测费等。

  庭审中,亚马逊方认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并辩称有两款吊坠是两家网店经营的,亚马逊只是提供交易平台,与刘先生之间没有买卖合同关系。

  对于自营瑞福恒吊坠,亚马逊则称,因亚马逊并非专门的珠宝产品销售商,对相关专业不了解,信任供货者才标注的水晶,非故意欺诈,不同意赔偿。

  两款网店所售吊坠未支持索赔诉求

  该案昨日当庭宣判。朝阳法院认为,亚马逊在商品介绍中,未在水晶前加“仿”字,亦未对材质系仿水晶做其他形式文字说明,致使消费者难以对其所购商品材质及相应价值作出准确判断,损害了消费者的权利,违反消法规定。根据双方建立的瑞福恒吊坠买卖合同关系,亚马逊应退还该吊坠货款、三倍赔偿刘先生共千余元,并承担1/3检测费67元。

  关于其他两款吊坠,法院认为亚马逊仅为网络交易平台服务者,因此未予支持这两款吊坠的诉讼请求。庭审后,双方未明确表示是否上诉。

  ■ 追问

  为何另两款吊坠未支持索赔?

  本案中,为何两款吊坠未承担责任?本案承办法官董璐介绍,作为网络交易平台,如果亚马逊方无法提供实际经营者名称地址、联系方式或作出更有利于消费者的承诺,或明知商家有欺诈行为、没采取必要措施,这三种情况下才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查,亚马逊并不存在上述三种情况,因此不承担两款吊坠的相应赔偿责任。

  为何打假人不属“知假买假”?

  本案中被告曾提出刘艳清知假买假,但未获法院支持。对此,董璐介绍,对本案而言,没有证据显示原告知假买假,法院认可原告是一个实际消费者。对于“知假买假”,新消法具体法律规定只针对食品、药品、化妆品有明确规定,支持知假买假的消费者,其他情况则要具体分析。

  法院如何看待职业打假人?

  朝阳法院民二庭庭长李有光表示,有些消费者发现所购商品出现质量问题了,没有更多时间精力做这些,职业打假则对消费者有利。职业打假人通过维权行为提示商家诚信经营,唤醒普通消费者的维权意识,督促生产者经营者遵守法律法规,形成良性市场秩序。

  普通消费者如何有效维权?

  董璐法官介绍,消费者网购时,应与网络交易平台、商家深度沟通,购买前看清楚商品到底是网站自营、还是第三方商家直营,以便明确维权对象。重要的是留存网页情况,商家随时更改网页信息的,消费者发现问题后应对网页进行公证,留存发票。

  法院认定的证据中,消费者提供相应证据应基本形成证据链,网络交易平台不认可所售商品,则需提供反证,否则法院将采信消费者说法。

  ■ 探访

  网上大量水晶饰品难辨真伪

  昨日,新京报记者在某个大型电商平台,搜索关键词“水晶”字样,跳出的店铺就达350多家,这些店铺都有水晶饰品在售,展示图片精美,价格从几十到上千,完全无法用肉眼辨别真伪。

  记者随机进入几家水晶饰品专营店,看到饰品表述也大致相同:“蓝水晶”、“奥地利水晶”,“瑞士紫钻”,有的会特别标注“天然水晶”并写明配证书,但未标注天然水晶的则也未说明是仿品还是天然品。

  刘艳清称,根据珠宝玉石名称的国家标准,天然宝石直接使用天然宝石基本名称或矿物名称命名,无需加“天然”二字,仿宝石则应在所仿的天然宝石基本名称前加“仿”字。 新京报记者 刘洋

  ■ 对话

  “网络打假常被电商拉黑”

  职业打假人刘艳清称,网购珠宝首饰10次中8次有问题,网络“店中店”打假难

  “我不否认职业打假人这个身份,我这个职业干了12年。”昨日庭后,刘艳清大方承认职业打假身份,他说自己的实战经验至少超过百次,而新消法出台后,允许一些商品知假买假,对职业打假人来说是个利好消息。但他也遇到困难——被一些电商列入“黑名单”。

  新京报:新消法出台一年,打假环境有什么变化?

  刘艳清:(新消法)对我们绝对是个利好消息,我2014年出庭超过40次,年打假数至少增加15%。我的打假胜诉率也达95%,剩下5%不能说不应该胜诉,而是出现了人为的、不便细说的事情。

  新京报:什么时候把打假范围从实体店转到了网上?

  刘艳清:也就一年半吧。那时候我发现质检、工商部门开始加大网络查处力度。网络上售假的特点,按我个人的案例,目前按比例分是珠宝首饰和贵金属较多,买10次,至少有八次产品质量有问题,标称材质不符。

  新京报:商家对你的态度如何?

  刘艳清:亚马逊已经永久封存我的账户。稍后我要起诉他侵权,为什么要封我?就因为打你的假?那你为什么要卖假呢?虽然我可以在群里任意找一个人代购。

  新京报:你是有一个团队在做打假吗?

  刘艳清:可以这么说,我正在注册公司。

  新京报:有培训学习的过程?

  刘艳清:有,比如中华工商联的珠宝鉴定师,我跟那学了很长时间。

  新京报:本案中,另两个未获赔的水晶,你要起诉相应网店吗?

  刘艳清:有难度。因为这种店中店,要到他的执照注册地起诉。那两个我在考虑是否上诉或申请再审,但还没想好。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