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这次真的不一样 再见六年高点

2015-03-18 10:38:49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不一样 六年高点


  “牛市又回来了!”一位市场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不过,牛市走向何方,却让人忐忑。

  昨日,上证指数收报于3502点,盘中最高触及3504点,创出近六年以来新高,A股全日成交也在2004年12月9日之后重上万亿元。经济观察人士分析,与2009年8月4日创出3478点阶段性高位的经济环境相比,如今中国进入到了增长速度的换挡期,更注重调结构,提升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这次市场比较明显的是增量资金主导的,未来伴随着“大小”风格转换,指数和成交量有望再创新高;相比2009年的投资刺激,上一次是“反弹”,而这一次是“反转”;2009年刺激的主要是“铁公基”,这一次国家政策更多的是针对特定行业,比如核电、高铁、环保、互联网等;当前杠杆水平也跟6年前有所不同,在注册制推进下,增量资金更多的是通过股权融资实现,而非2009年的债权融资。

  吸金行业大不同

  六年多前,由于经济环境严峻,中国打响了经济“保8”的战役。2008年11月,4万亿投资计划及一系列扩大内需的刺激措施推出,加上美欧先后启动了量化宽松(QE),使得上证指数结束了自6124点开始的连续下跌走势。之后,在连续降息、降准的宽松环境下,上证指数于2009年8月触及了3478点,而这一高点直到六年后的昨日才被突破。

  与六年前的投资保增长不同,北京一位私募人士昨日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次上证指数突破六年前的高点,更多缘于经济转型以及改革。

  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前三季度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3.3%,投资对2009年经济保持较快增长、扭转下滑的趋势、逐步步入企稳回升的态势,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

  当前,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增长动力从投资出口驱动向消费驱动转变。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初步测算,2014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比资本形成总额贡献率高2.6个百分点,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从驱动经济的方式上看,2009年,国有企业投资曾经为中国稳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进入2015年,倡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中国更注重用市场化的方式对互联网、物联网、工业4.0等新兴产业的培养。反映到股市上,2009年全年汽车制造、纺织机械、煤炭行业三大板块暴涨超过200%,居行业涨幅榜前三名;而从2015年年初来看,互联网、电商、生物制药等行业的股票屡创新高。

  上述私募人士也表示,2009年更关注“铁公基”建设;如今,核电、高铁、环保、互联网等,都是政策比较支持的长期建设。

  不一样的资金结构

  股市的良好表现离不开增量资金。回顾2009年,中国三季度的M1(狭义货币)与M2(广义货币)增速双双创下近15年来历史新高,分别达到29.51%和29.31%。但在2015年,2月M2增速12.5%,全年M2的增速目标是12%左右。虽然当前货币量增长的基数更高,但增长的速度早已大幅下降,更多的社会资金自发进入到股市,而非信贷资金。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不赞成货币进入股市就不是支持实体经济的说法。周小川说,与全球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最强调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很多企业通过股票市场融资获得发展。因此,这一轮增量资金支持实体经济,预计会更多通过股权融资实现,而并非债权融资。

  一位私人银行投资经理则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房地产市场有所降温,过去炒房资金退出楼市后很可能进入股市,这与2009年之后房价暴涨的环境很不同。另外,由于理财信托等固定收益产品最近发生了不少违约事件,一些相关投资者也可能因此转投股市,为市场带来更多增量资金,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债权投资转化成为股权投资。

  华泰证券(601688,股吧)策略分析师徐彪认为,2009年的市场和现在相比,上次是非标部门加杠杆的开始,现在是去杠杆的开始;在非标资产供给大幅减少的趋势下,商业银行资产端收益率下行压力显现,它们有充足的动力将资产配置到各种两融收益权、结构性配资等高收益稳定回报的资产上去。

  “这波行情是反转”

  许多老股民或许依然记忆犹新,上证指数2009年8月触及3478点后,就低迷了四五年,2013年年中一度跌破1900点。而对于如今这波行情,市场人士纷纷看好。

  徐彪则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市场重回增量资金格局,预计价值股会逐渐抬头,上证指数年内的目标直指4000点。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两会期间的表态也给了市场人士信心:“在新常态下,我们会保持中国经济在合理区间运行。我们这几年没有采取短期强刺激的政策,可以说运用政策的回旋余地还比较大,我们‘工具箱’里的工具还比较多。”

  有接近政府部门的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从原则上看,当前防范经济下行压力在增大,为把国民经济保持在合理区间,为改革创造好的环境,要求宏观经济更加灵活,该出手时就出手。

  广东煜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国平认为,2009年那波是反弹行情,而如今这波行情是反转,“短期会有反复动荡,但未来完全可能突破5000点。”吴国平称。

  与以往不同,去年开始,尽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使投资继续对经济发展发挥关键作用,但政府倡导的投资方向已经被集中在发改委所披露的七大工程包中,包括信息、电网、油气等重大网络工程、健康与养老服务工程、生态环保工程、清洁能源重大工程、粮食和水利重大工程、交通重大工程、油气及矿产资源保障工程,其明显的投资方向特征是全局性、基础性和战略性意义。

  华林证券分析师胡宇认为,这波牛市推动更多的是增量博弈,养老金、沪股通、新发基金、两融资金和受赚钱效应影响的散户资金都将纷纷入市。

  胡宇称,未来,随着注册制推进,这是击溃小市值估值泡沫的导火索;新股加速会改变市场的供求关系,尤其是有望改变小市值公司估值绝对高于蓝筹股估值的现状。

  易方达策略成长(110002,基金吧)基金经理蔡海洪表示,最近很多股票只要“一触网”,股价就“一冲飞天”。然而,A股的白马蓝筹股,估值与外界已经接轨,甚至低估,如果辅以国企改革释放内生动力有望实现“双击”。

更多精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