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亚投行博弈行将步入“第二回合”

2015-03-19 13:33:19 来源: 上海商报

  在中方的战略构想中,围绕亚投行的多边利益博弈须紧扣三大回合梯次展开:一是治理结构的基础性安排,二是运营规则的制定,三是在正常开展业务的同时确保自身可持续发展。

  由于德国、法国、意大利紧随英国之后,申请加入由中国倡(主)导的亚投行筹建,亚投行一下子迎来了欧洲“四巨头”加盟。时势之变,令从一开始(2013年金秋)竭力阻碍亚投行筹建的美国感到大势已去,遂由其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尴尬地发出了“各国有权自主作出选择”的表态。

  英法德意为自身利益对美国“不加入”的劝阻不予理睬,这对受美国压力更甚的澳大利亚和韩国无疑是一个强烈的“心理暗示”。鉴于本月31日是筹建国的报名申请截止日,若不出所料,澳韩两国也将步英法德意的后尘,申请加入亚投行筹建。

  在中方的战略构想中,围绕亚投行的多边利益博弈须紧扣三大回合梯次展开:一是治理结构的基础性安排,二是运营规则的制定,三是在正常开展业务的同时确保自身可持续发展。

  众所周知,组建亚投行由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金秋出访东盟诸国时率先提出,去年10月24日,首批申请参与筹建的21国在北京草签“筹建备忘录”,该份文件所确定的几大筹建原则是,亚投行的注册资本金是1000亿美元,首期注册资本金规模为500亿美元,其中中方出资250亿美元,另一半首期注册金由其余31国(算上澳韩两国)共摊出资份额。

  由于其中的印度、沙特、印尼、韩国等均系亚洲经济大国或新兴大国,以域外身份加入的英法德意若想在股权设置环节搞特殊,无须中国出面,亚洲诸国决不肯妥协让步。因而,有此制衡客观存在,中国作为发起国“一股独大”的起步地位将难以撼动。

  参照世行和IMF等国际多边投行的通例,亚投行各股东国语话权及投票权的权重比例,直接由股权大小决定,故而,中方在亚投行至少可确保一半的话语权。

  英法德意联合其余亚洲筹建国一起向中方索取额外话语权的可能性从一开始就可排除,因为前者与后者的利益诉求差距极大,绝无可能形成集体“挤兑”中国的“统一战线”。综上所及,围绕亚投行筹建“第一回合”的多边博弈,中方战略构想已基本达致。

  趁势而为、趁热打铁是中国近年来“金融外交”的鲜明特质,若无大的意外,在本月底新一届博鳌论坛为“一带一路”再添柴火之后,在中方主导下,围绕亚投行筹建的多边博弈,行将转入运营规则的制订阶段,这是博弈的“第二回合”。从本质上讲,中方出一半资而拥有一半话语权,只具有理论推导的意义而非真实话语权的把控。围绕运营规则制订的多边博弈,在加盟亚投行的亚洲成员国中,除韩国外,基本上皆缺乏实战经验(包括中国在内),而英法德意四国虽说在世行与IMF中照样要在“美国主导”面前“忍声吞气”,但毕竟有围绕欧元区组建及欧元与英镑博弈的丰富经验。因此,尽可能突破股权比例限制,来扩大“规则话语权”的共同诉求,肯定将令英法德意“配合默契”地竭尽全力。面对这一几乎不可避免之现状,作为亚洲国家“主心骨”的中国如何面对显得极为关键。笔者以为,这不但考验中国的博弈操控能力,更考验中国的心胸、气度、定力、智慧。若处理得法,中国不但能学到不少博弈经验与窍门,而且还有助于亚投行日后运营的规范与透明。

  鉴于亚投行的主要放贷对象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亚投行的股东又覆盖了东南亚、东北亚、中亚、南亚、西亚等全部亚洲板块,而股东国经济现状、建设运行新项目的实际能力及还贷信誉又差距极大,必定会有部分股东国向中方这个特大股东“软磨硬泡”,要求在放贷时予以额外关照,这对中方而言无疑是个很难回避的大难题。现在,有了英法德意等域外股东在前面“站台”,且它们全系冲着逐利而非“做慈善”而来,反倒可大大降低和减少中国的为难程度,最终令统一的放贷标准得以基本落实,从而利于亚投行自身的健康运营和可持续发展。所以,中方的“第二回合”博弈时的作为,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亚投行日后运营的质量和效果。


更多精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