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莆田系假广告再露馅 “克隆”医生被揭

2015-03-28 11:43:03 来源: 财新网

在出租车行业,复制正常运营车辆的“克隆车”不是一个新名词。而在医界,医生竟也出现了“克隆”的。

2015年1月6日,在上海一家医院正常出诊的妇科大夫辛秋华,突然被一个26岁的女患者家属质问:“你是北京专家吗?你是河南的?你是河南商丘卫校毕业的?”还来不及反应,这位年轻女士开始指着辛大夫的鼻子进行辱骂:“黑心骗子!假医生!”

很快该女士的情绪失控,徒手砸碎了辛大夫的电脑屏幕,破口大骂。辛大夫过度惊吓以致晕倒。

“不堪回首,我完全懵了。”时间过去了两个月,辛大夫告诉财新记者:“我仍旧不愿回忆当时的场面,失眠、心脏衰弱很久。”

辛秋华生于1966年,1988年毕业担任妇科大夫至今。好端端的河南大夫辛秋华,怎么就成了冒充北京专家的骗子?

假的变成“真的”

事情发生后,医院院长很快出面了解情况。这位激动的女士告诉院方,在就诊前,她在百度上搜索“辛秋华”,发现铺天盖地的医生信息都指向北京航空466医院的“妇科专家”辛秋华。

因此,这位患者家属认定,眼前在上海从医的辛秋华,必定是假医生,因此情绪激动。

辛秋华告诉财新记者,当天回到家她面如死灰,家人以为她生病了。很快,一家人被网上的搜索信息震惊了。

在百度百科、人人网、淄博网、青岛网、挂号网、466医院官网、以及各种推广页面上,都有这位“辛秋华主治医师”的照片。真辛秋华认出,这个人其实是她的同乡,原河南周口市沈丘县人民医院护士王敏。

辛秋华突然想起来,早在2011年9月,她就发现了王敏盗用她的医生信息。

1988年从河南商丘卫校毕业后,辛秋华一直在沈丘县妇幼保健院任职妇科大夫。2011年,她决定从河南调动到上海工作。在调动过程中,她被告知“辛秋华”从2006年到2011年,多次在福建省、江苏省和重庆市变更过执业注册信息。

辛秋华发现,王敏全盘克隆了自己的医师资格证、医师执业证、主治医生证和身份证。事情败露后,辛秋华从王敏处要回了这一套假证。财新记者通过比对发现,王敏这套证件上的编号和信息都与辛秋华真证上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换上了王敏的照片。

原来,王敏的丈夫时任沈丘县卫生局干部。辛秋华推测,正是王敏丈夫,伙同卫生部门分管档案包括经办医师注册环节的工作人员,为王敏办理了所需的一套假证。

本以为王敏就此收手。没想到,2015年1月6日被患者辱骂后,辛秋华在网上搜索发现,从2011年至今,王敏仍在冒充辛秋华在北京航天466医院任职“主治医师”。“她有卫生局的关系,无非是再办一套假证,有什么难的?”

“那些资历都是我的,但也有一些荣誉是她自己编的,虚假宣传。”辛秋华说。

因为是同乡,辛秋华很快找到王敏的丈夫对质。辛秋华回忆,王敏丈夫说:“我们就是使用你的一个名字,就开个药,也没造成医疗事故,对你有什么伤害呢?”

财新记者数次联系王敏,均未获得回应。

为造假开路

王敏所在的北京航空466医院,在官网上声称“六十年倾心妇产事业”,“首批公立三级甲等医院”。然而财新记者在北京市卫生局官方网站上,发现466医院并不在三甲医院的名录。

财新记者以患者身份在线咨询466妇科医生,问及辛秋华大夫是否可以预约,对方答:“辛主任外出进修了,不知何时回来。”财新记者致电466医院,问及王敏冒充辛秋华一事,对方称“不清楚”。

按理说,中国的执业医师实行严格的准入制度。一个使用假证的冒充者,若经过现有的审核程序,是不难被发现的。

通常,想成为一名合法医生要经过这些步骤:从正规医学院校毕业、进入正规医疗机构就业、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在所工作的医疗机构注册、获取医师执业证。

步骤走完,才具备成为医生的基本条件。根据目前的执业医师制度,在一家医疗机构行医必须进行执业注册,这就意味着这位医生只能在注册的单位正式行医,离开注册机构行医也要办理严格的“多点执业”手续。

“北京航空466医院有责任也有能力发现她是冒牌的。”辛秋华说,“北京航空466医院首先要审查医生的真伪。”具备中级职务的医生,在国家卫生系统都能查到。“我们两个长得也很不像。”

只要稍作查询,便可发现辛秋华医生的注册单位在上海,从而发现破绽。而从2011年至今,466医院竟然一直没有按国家规定为“辛秋华”注册新的执业地点。

财新记者通过一位内部人士获悉,北京航空466医院的妇科是承包科室,也由“莆田系”掌管。该内部人士透露,他们的承包合同将于2015年6月到期。“医院不知道她(王敏)是假的吗?彼此利用罢了。合同到期集体走人,谁也不承担责任。”

中国的《执业医师法》规定,以不正当手段取得医师执业证书的,卫生行政部门应予以吊销,对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要给予行政处分。

前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教授、中国妇产科网创始人龚晓明医生不久前曾撰文《远离那些不靠谱的军队医院》。文中提到一个医疗被骗案例。一个22岁女性被一家解放军医院诊断患上“宫颈糜烂”,不治不行,花费4000元。

龚晓明写到,很多人以为凡以部队和解放军开头的医院都值得信赖。殊不知,“因为监管的缺乏,除了几家大的部队医院,大部分的军队医院的妇产科、皮肤科、耳鼻喉科都是被私人承包出去了,承包人就是借了解放军医院的牌子,唯利是图。”

龚晓明总结,这些“不靠谱”医院大都有些共同特点:1.在百度上有推广;2. 医院网站上通常标记自己为“公立医院、军队直属医院”;3. 网站上会有客服对话框。

“若是看妇产科,宫颈糜烂是一个很好的试金石,看看他们是不是还在拿宫颈糜烂当病做宣传和治疗。”龚晓明介绍,宫颈糜烂不是病,“说到底,是过去对宫颈的一种正常表现的错误认识。”在2008年,本科生第7版《妇产科学》教材,已经明确取消了“宫颈糜烂”病名,以“宫颈柱状上皮异位”生理现象取代。

财新记者发现,北京航空466医院完全符合上述三条特征,并仍以治疗宫颈糜烂为招牌。财新记者以患者身份咨询在线客服,称患上宫颈糜烂。对方很快回复:“咱们医院是正规三甲医院宫颈糜烂患者很多。”他还警告,如果不尽早前去救治,“可能癌变。”

监管者在哪里

难道没有人监管吗?

财新记者致电466医院所在的海淀区卫生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军队医院不归地方管。别说我们海淀区了,连北京市也管不了部队医院。”她还无奈地说,“我还真没听说有什么投诉、受理部队辖属医院的程序。”

财新记者未能与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取得联系。

不少医界人士都确认,很多军队医院把科室承包出去,进行所谓“合作”,实则利益交换。2014年9月,财新记者揭露抑郁症治疗骗局“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巧取患者钱财,比无效更坏。调查发现,在北京的确有多家军队承包科室使用该仪器,且在记者揭露后仍不收手。

龚晓明告诫广大患者:“因为监管的缺乏,除了几家大的部队医院,大部分的军队医院的妇产科、皮肤科、耳鼻喉科都是被私人承包出去了,承包人就是借了解放军医院的牌子,唯利是图,做过度医疗的事情,因为军队医院也不受地方卫生行政部门的监管,所以无法管理,可怜的就是我们的老百姓,去了那些地方,还以为是比较可信的医院,其实却是被消费了。”

龚晓明提醒读者:“对解放军、武警标记的医院专科还要保持警惕,别被表面的热情服务所迷惑了。”

几年前,由总后卫生部制定的《关于规范军队医院为伤病员服务诊疗流程和行为的通知》下发执行。其中曾明确规定对外出租承包科室、发布医疗广告等10种违规行为,视情节轻重依规给予通报批评、处分直至追究刑事责任等处罚。

相关规定提到,军队医院“擅自开设或者以合作形式在院区外开设分院、医疗中心等编制外机构”,或“擅自与地方开展第三类医疗技术合作”,都属违反规定,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不过执行得如何,还是另一回事。

 

至诚财经网
内容由至诚财经网(zhicheng.com)整理提供

 


至诚财经网至诚财经网微信公众号至诚财经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至诚财经网(zhicheng.com)最新动态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