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亚投行:人民币做主角的剧本早已写好

2015-04-02 13:52:39 来源: 凤凰国际iMarket
亚投行 人民币
  图为一名男子经过一幅印有人民币符号的宣传画。

  如果没什么意外,一幢气派的现代化建筑明年初将在北京西城区、位于金融街[0.84% 资金 研报]的全国政协礼堂附近拔地而起,这将是最新的多国政府共同推动的多边金融组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办公大楼。

  一边是中国过剩的产能、过剩的资本,一边是“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庞大的基础建设投资需求,而共同的目标--经济增长则是吸引这些国家加入这个全新多边组织的关键。

  这也意味着,以中国为主导的亚投行,在中国经济增长点拓展至全球空间后,将为遍布全球的基础项目建设提供融资,这其中,人民币将充当第一主角。

  “亚投行有超过40个国家响应,这是亚济经济增长的需求,也是亚洲基础建设投资的需求。”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胡怀邦说,“因此,需要出现新的多边国际金融机构,以满足新的融资方式、融资规模需求。”

  截止3月31日的最后申请日,共计有46个国家提出以意向创始成员国身份加入亚投行,其中有31个国家已正式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数目远超亚投行临时秘书长金立群的预计。

  这一境况与目前世界经济新格局不无关系。目前亚洲对世界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占全球经济总量的比例也超过50%。同时,亚洲以及发展中国家对基础设施建设融资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有预测称,亚洲各国基础设施要达到世界水平需要有8万多亿美元的投资。

  人民币做主角的剧本早已写好

  专家们并指出,目前中国面临的国内外环境与当年美国实施马歇尔计划、日本实施“黑字还流”计划的背景相似,即海外存在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需求,本国拥有充足资金、过剩产能等,推动人民币资本项下输出的时机已经成熟,这将是人民币能否顺利成为国际主要货币的关键。

  央行货政司官员孙国峰去年就撰文指出,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贸易品部门具有很强的竞争优势,经常项目顺差符合国际分工的资源优化配置。因此,为了实现国际收支总体平衡,在经常项目小幅顺差的前提下,资本项目实现小幅逆差是必然的选择。

  “可以说,亚投行主要是为全球基础项目提供融资,因而可以形成事实上的资本项目逆差,其中中国作为大股东,主要应该考虑如何让人民币走出去。”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也表示。

  从2005年汇改启动以来,由于人民币一直升在升值过程中,并不合适作为全球融资货币。但目前正面临着时机的转变:一是人民币汇率到达基本的平衡区间,上下波动的市场特征明显;二是美元升息周期来临,与人民币的利差空间将不断缩小。

  对此,鲁政委也指出,从“一带一路”的规划可以看出,中国本届政府已经把经济增长的战略规划从国内转向了全球,这种空间的转变能否成功,则是未来中国能否成为强国的关键。而人民币成功转变为国际货币,也是其中的核心一步。

  “人民币能否真正借亚投行走出去,成为全球的融资货币进而实现人民币国际化,我认为汇率形成机制,以及亚投行治理机制是关键。”他称,“不能再对美元单边升值,同时也必须保证亚投行在融资过程中有话语权。”

  人民币通过资本项目逆差走出去的“编剧”--孙国峰在上述文章中同时指出,当前应利用难得的时间窗口进行顶层设计,创造条件,使人民币国际化发展模式从“贸易项下输出”向“资本项下输出”转变,扩大境外人民币资金存量,形成规模效应。

  具体方式则包括,在国际开发项目中嵌入一定比例的人民币,合作拓展海外人民币贷款;鼓励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向其海外分支机构增资;促进金融机构发放海外人民币贷款,支持企业“走出去”在周边战略大通道建设、涉及战略性低端产业链转移的重大项目中使用人民币资金等。

  另外,可在受援国设立共同发展基金,中国政府注入人民币,受援国可通过该基金从中国企业采购商品和基础设施建设设备;设立全国性人民币海外投资基金,结合国家战略及人民币国际化战略推动人民币走出去;鼓励境外货币当局使用互换项下人民币资金等。

  “上述方案多数都在酝酿中,有的已经开始实施。”接近政策层的相关人士指出。

  项目回报如何考量

  既然是定位为开发性金融,无论是融资货币或者投资货币,项目的合理回报则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中国海外投资的规模虽然不算太大,但媒体会上流传着许多中国的海外项目投资有去无回的报导。

  “对亚投行目前最大的争议,就集中于此。”一位负责研究中国海外投资的政府人士就指出。

  仅去年年底以来,中国就遭遇过墨西哥地铁投标、希腊港口转让叫停等诸多投资受挫的事件。

  对此焦点问题,中国进出口银行前董事长李若谷则表示,“我们大多数的项目都是会带来经济回报的,要看它的回报周期有多长,而且你希望有多大的回报。”

  他称,如果希望获得很快的回报,而且是很高比例的回报,这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

  胡怀邦则指出,对于开发银行来讲,一些项目的选择,既要符合这个国家或者是地区的发展目标,也包括承担一些社会责任,同时还要遵循商业化的运作,坚持保本微利的原则,不然开发性金融机构就不可以持续。

  “对于亚投行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我也有几个想法:一是规划先行,应该在规划下来选择一些项目;第二要加强与政府的合作,在政府架构下来进行投资,这样既能符合政府的目标,同时又能够对银行的信用结构进一步优化。”他称。

  “此外,不论是亚投行,还是其他开发银行,要加强同业合作,既可以对一些项目搞银行贷款,也可以对一些银行搞转授信。”胡怀邦说。



至诚财经网
内容由至诚财经网(zhicheng.com)整理提供

至诚财经网至诚财经网微信公众号至诚财经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至诚财经网(zhicheng.com)最新动态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