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一带一路”升温 多机构吁关注境外投融资争议

2015-04-08 10:05:24 来源: 一财网
一带一路 机构 股市
 

  “一带一路”正不断升温,伴随而起的是各界对于中国负责任海外投融资越来越多的关注。

  4月7日,社会资源研究所、西南大学、中国农业大学、绿色流域等多家机构研究人员在京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一方面为东道国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经济发展和创造就业等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另一方面也在某种程度上对社区产生了负面的社会和环境影响。

  中企海外投资问题多

  当日公布的《中国境外投融资争议案例》显示,多达15个中国大型企业和银行参与建设的海外工程,均存在环评、社区冲突和腐败等问题。

  这些工程包括埃塞俄比吉贝三级大坝、加拿大油砂采集、缅甸瑞气田和油气管道项目、秘鲁白河铜矿、苏丹凯吉水电工程、塞尔维亚科斯托拉茨B3项目等。

  涉及的中国大型企业包括东方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中石油、中石化、中国投资公司、紫金矿业(601899)集团、中国机械工程总公司、中水电,以及中国银行(601988)、中国工商银行(601398)、中国建设银行(601939)、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信证券(600030)等。

  以埃塞俄比吉贝三级大坝为例,由于该大坝建设将明显改变奥莫河的泛洪周期,并改变奥莫河沿岸至肯尼亚的图尔卡湖附近的生态和生计,影响着30万人及大量动物的生命。此外,该水坝建设还违反了联合国原著民宣言和生物多样性公约,也没有遵守世界水坝委员会的7项优先战略中的任何一项。工程招标中也存在腐败问题。东方电机建设的吉贝三级大坝成为目前最具争议的水坝之一。

  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在缅甸的投资项目此前也遭到当地政府的叫停;在非洲安哥拉,中国工人和公司往往成为暴徒袭击最多的对象,反政府武装力量也把中国工作人员和设施当成袭击目标。

  商务部最新统计数据也显示,2013年中国对外投资流量超过1070亿美元,但同时,涉及环境、劳工权益、社区发展、商业腐败等多方面问题也日渐增多。

  在当日举办的“基于社区视角倡导企业负责任投资研讨会”上,来自柬埔寨的民间组织人员VONG Kosal告诉记者,一些中国公司到当地投资,“只是与政府开了很多会议,没有与公众进行磋商。只是讲了好的项目,并没有介绍这些项目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来自菲律宾民间组织的工作人员Arman Hernando称,外国采矿企业给当地村民的收益补偿非常少;缅甸民间组织工作人员Saw John Bright也反映,油气管道沿线的土地被企业征收,不允许农民在征收的土地上淘金,而没被征收的土地上则被堆放了废弃物。

  总部在布拉格的“银行观察网络”协调员wawa wang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透露,该机构在欧洲所做的一项调查发现,“至少有7个火电项目在排放量、许可证和环评方面存在问题,且都与中国跨境投资有关,其中2个项目已获得中方银行贷款。欧盟能源共同体也已认定其中一个大型火电项目有排放问题。”

  亚投行标准制定应更包容

  “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通常带着在中国的做事方式。遇到问题总是以为,难道这不是当地政府该解决的事吗?”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国际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徐秀丽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国际经济关系室主任赵江林此前也表示,一些中国企业在对相关地区和国家缺乏全面深入了解的情况下,盲目地将国内落后淘汰的技术和设备带到了国外,甚至把对政府官员行贿等方式也带到了国外,并对自然资源进行了掠夺性开发。

  目前,我国正在主导几个金融机制,包括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银行、“一带一路”基金的建立。绿色流域研究人员林扬认为,如何促进这些金融机制建立和执行高标准的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是亚洲及至所有投资国和被投资国的政府、市场、公民社会面临的任务和挑战。

  多家机构研究人员对记者表示,目前中国政府有关绿色信贷政策的涵盖领域比较狭窄,在境外投资活动出现问题时,与社会互动远不如世行和亚行的相关机制。

  林扬认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标准制定不仅应包容各国投资需求,更应包容受投资开发影响人群的权利保障和公众参与,同时还应该成为调节各方利益关系的依据。

  “我最近在参加的一些会议上,获得一些来自亚洲国家公民社会对亚投行发出的声音和建议。”林扬介绍,这些建议包括“接地气”,不仅确保项目遵守国际法律和公约、项目东道国法律等,还应尊重项目所在地制度,尊重当地文化、信仰和习俗;“少扰民”,项目决策前,应进行社会影响评价和制定有效的影响缓解管理规划。

  赵江林认为,基础设施是建立中国与周边国家联系的硬件通道,也是民心沟通的“软件通道”。由于这方面的投入巨大,非一国国力可承担,需要周边国家及各个机构共同“投资入股”。为此,需要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基础,加强与主要周边国家银行、企业等的合作,尽早弥补基础设施的关键缺口,从而使“一带一路”得以早日惠及民众。

  在企业与社区之间,社会组织可以起到缓冲和润滑剂的作用。社会资源研究所所长吴晨表示,目前,推动投资国与东道国的双赢,社会组织参与问题解决的紧迫性正日趋凸显。

  吴晨认为,倡导中国企业海外负责任投资,涉及环境、劳工权益、社区发展、商业腐败等多方面问题,这不仅是中国本土社会组织应当履行的国际责任,也将有助于其获得更多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至诚财经网
内容由至诚财经网(zhicheng.com)整理提供

至诚财经网至诚财经网微信公众号至诚财经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至诚财经网(zhicheng.com)最新动态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