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聚焦频道

聚焦新闻 聚焦股市 聚焦财经 聚焦证券

福建漳州古雷PX工厂爆炸前有异常 老板太抠迟早要出事

2015-04-13 09:37:44 来源: 中财网
古雷 漳州 PX工厂

  被PX项目改变的古雷
古雷 漳州 PX工厂


  2015年4月6日19时54分,福建漳州古雷PX项目突然发生爆炸,现场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古雷 漳州 PX工厂


  4月7日下午,福建漳州,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着火罐体已基本被扑灭,火势已得到有效控制,现场依旧浓烟滚滚。

  被PX项目改变的古雷

  4月6日,漳州市古雷腾龙芳烃二甲苯装置发生漏油起火事故。一场大火再一次照亮了漳州古雷半岛的天空。而两年时间里,PX工厂却以两次事故暴露了其安全生产的问题。

  这个原定落于厦门的PX项目,因为当地人的反对而最终落户漳州古雷半岛。为此,3万多古雷人不得不为发展让路,离开自己世代生活的村庄,搬到15公里之外的一座新城。

  虽然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房,但是,缺乏足够的就业机会的他们,在补偿花完之后,未来的生活何去何从?

  爆炸逃生

  爆炸发生的前两天,古雷镇半湖村村民洪天贵总感觉家对面的腾龙芳烃PX工厂有些异常,“那些高高的烟囱里时常冒出火光。”该厂已投产两年,这种状况并不常见。洪天贵还跟妻子开玩笑说,说不准过两天就爆炸了。

  未曾想,一语成谶。

  4月6日18时56分,腾龙芳烃二甲苯装置发生漏油着火事故,引发装置附近中间罐区(2)三个储罐爆裂燃烧。分别是607罐存油2000立方和608罐存油6000立方的重石脑油储罐,另一个610罐存油4000立方的轻重整液罐。

  古雷半岛位于福建省南部,是一个三面环海的狭长地带。300多年来,当地的数万村民靠种地、打鱼和海上养殖为生。

  平衡,因为PX工厂的到来被彻底打破。4月6日晚的一声巨响,更像是对留守岛上村民们的最后通牒。

  当晚7点左右,古雷半岛的天气不错,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结束了一天劳作的村民还能听到不远处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突然之间的一声巨响,让整个海岛为之一颤,与此同时,村民们家的窗户玻璃被震碎,散落一地。

  半湖村距PX工厂不过一千米,当时村民姚武泉正脱了衣服准备洗澡。听到爆炸声后,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赶紧往外跑。当他跑到屋外的空地,看到PX工厂火光冲天、黑烟升腾,周围弥漫着浓重的酸臭味。

  古雷镇杏仔村,是距离PX工厂最近的村庄之一,原本有700多户人家,去年秋天开始搬迁,如今只剩下10多户未达成赔偿协议的村民仍在坚守。

  陈贵是这十几户选择留守的村民之一,因为距离事发地点更近,他更强烈感受到了爆炸的威力。他介绍,先是家里的灯光一暗,巨响随即传来。杏仔村距离海边的码头更近,如果要离开村子,发生爆炸的PX工厂是必经之路。

  陈贵选择带着家人以及周边外出躲避的村民,驾驶着家里的小汽艇向海对岸荒芜的沙洲岛驶去。平常只能坐4个人的小船,这一次大人小孩一起挤上去了近30人。陈贵不顾超载可能带来的危险,凭着自己20多年赶海的经验,沉着地驾驶着小船,大约半小时之后,将所有人安全送抵小岛。

  随后的几天里,PX工厂的火在被扑灭之后又几度复燃,当地政府无法预计可能的后果,只能组织几万村民整体转移。

  搬迁离家

  40岁的洪天贵,是古雷镇半湖村的一名村医,中专毕业之后,就一直在村里做“赤脚医生”,是村里少有的“文化人”,却有着当地人少有的固执。

  2008年,被厦门人拒绝的PX项目,以极其低调的方式落户漳州古雷半岛。而动辄百亿的投资,是整个漳州市都没有见到过的大项目,当地急需通过它来带动经济的发展。

  2011年,时任古雷港经济开发区党组书记康溪顺就撰文指出,古雷半岛的石化产业园,将承担起福建“石化强省”的重任。据媒体当时报道,漳州当地政府吸取了PX项目在厦门的经验和教训,在正式落户之前,从没有对外宣布该项目的真实身份,只是以石化代替。

  起初,当地村民通过多种途径进行了抵制(其中也包括“散步”的方式)。一些老人用堵路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抗议。

  而与古雷镇一海峡之隔的漳州市东山县似乎比古雷人更着急,他们担心该项目一旦投产之后,会影响他们赖以生存的鲍鱼产业。东山人的抗议最终也不了了之。

  2009年,PX工厂开始征地。古雷镇多个村子的3000亩地被征用。直到现在,被征地的村民们还对征地补偿的标准耿耿于怀。那些他们世代耕种的土地,最终以每亩2万左右的价格被征走。

  PX工厂落户之后,村民们不再说什么。工厂投建之初,没人告知他们需要为工业的发展而让出自己生活的地方。

  2012年,当地开始实施搬迁,半湖村等三个村子是首批搬迁的村庄。

  半湖村共有400多户,3年过去,陆续有300多户搬迁到了15公里之外的新建的新港城。还有100多户一直在留守。

  洪天贵没有走,他不认为爆炸会波及到他的安全。而且,两个孩子都在邻近的杜浔镇上学,家里只有他们夫妻俩和一个老人。

  “能到哪里去?这里就是我的家。”爆炸散发出来的酸臭味他也已经习惯了,“已经闻了两年了,不在乎这几天。”

  他是村里的村医,每年有国家下发的1000多元补贴,但这笔钱已经有两年没有发下来了。他曾到当地的相关部门去问过,对方私下告诉他,可能就是因为他没搬迁有关。还不仅如此,村里的学校也已搬走了,留守村民们的孩子无处读书,当地的公办学校都拒绝接收。洪天贵的两个孩子都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他们只能到杜浔镇的一所私立学校上学,每年的学费超过3万元。

  产业消失

  PX工厂的落户以及居民的搬迁,原本山清水秀的古雷半岛,如今已是满眼荒凉。

  “别看我们这里是农村,之前我们过得富裕得很。”每一个古雷镇人在谈及自己过往的生活都毫不谦虚。

  这个有近300年居住历史的半岛,在很长时间内,一度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方。“这里靠海吃海,村民们都只能靠打鱼为生。”生活过得并不富足。也就是最近10年,当地人才找到了一条发家致富的路——鲍鱼养殖。

  下安村,是古雷镇最早开始从事鲍鱼养殖的村子,并在短短几年内,带动了全镇村民从事鲍鱼养殖。下安村村民曾放言,如果不搬迁,3年之内,他们能让村里所有小狗的脖子上都挂上金条。甚至有人将古雷人戏称为“古雷鲍鱼哥”。

  在PX工厂到来之前,全镇3万多人,几乎都在鲍鱼养殖的产业链上谋生。古雷村的林师傅告据记者,除了鲍鱼养殖户,还有村民养鲍鱼饲料、编织鲍鱼网,最不济,还可以到鲍鱼场打工。

  洪天贵说,当地养殖鲍鱼的村民,稍微勤劳一点的,每年都能有十多万的纯收入。

  林师傅从前在家开了一个小卖部,每年的收入只能基本维持家庭的生活。最近几年,他开始养殖鲍鱼苗。4亩地的养殖池,每年的纯收入超过50万元。

  因为周边的环境以及水质较好,古雷镇的鲍鱼很快在市场上打响了名气,成为当地的一张名片。

  PX工厂落户之后,当地人的生活悄然发生改变,首先就反映在了鲍鱼身上。

  半湖村一位渔民告诉记者,原来鲍鱼养殖过程中季节性出现死亡也是常见的现象,但现在,鲍鱼的死亡经常性发生,而且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他们怀疑与PX工厂排放的废水污染海水有关。

  另一个显著的问题是,供鲍鱼食用的五角龙等海藻类植物的生长也出现了问题。汕尾村的黄师傅介绍,原来养20天就可以长到近30斤,现在养两个月也很难达到这个重量。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