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中国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至诚旗下产品:股票直播室 | 至诚百宝箱 | 大圆普洱茶交易中心 | 至诚手机app | 股票行情中心加入收藏

新南南合作:习近平释放无附加政治条件援助计划

2015-04-23 09:29:57 来源: 中财网

  导读:

  新南南合作:习近平释放"无附加政治条件"援助计划

  亚非合作受关注 "一带一路"料风口起舞

  习近平见证中国印尼签署高铁项目合作文件

  “一带一路”不是单向的“走出去”

  中巴共享经济盛宴 核电等三板块吸金29亿元起飞


  新南南合作:习近平释放“无附加政治条件”援助计划

  重点推进亚非拉经贸合作 给最不发达国家零关税待遇

  核心摘要

  “60年前的万隆会议取得了特别好的效果,让发展中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首次交流观点后达成共识,在世界政治经济舞台上发出了一个重要的声音。但在上个世纪80年代,随着冷战结束、苏联垮台,发展中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在政治和经济问题上的声音越来越小。亚非国家亟须一次像1955年那样成功的万隆会议。”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曹和平说道。

  4月22日上午,亚非领导人会议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举行。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加强南南合作,促进世界和平繁荣”,约10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或代表等与会。

  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题为《弘扬万隆精神 推进合作共赢》的重要讲话,表示各国应该大力弘扬万隆精神,不断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推动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推动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加强亚非合作,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更好造福亚非人民及其他地区人民。

  中国打造经贸合作新格局的重点在亚非拉

  习近平指出,新形势下,中国将坚定不移推进亚非合作。中国愿同亚非国家开展产能合作,支持非洲国家建设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区域航空网络,推动亚非工业化进程。中国愿同有关各方一道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共同建设好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发挥好丝路基金作用。

  “中国正在越来越注重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而在过去,中国主要关注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市场。”中国国家发改委外经所国际经济金融研究室主任姚淑梅向记者指出。有数据显示,亚洲和非洲之间的外国直接投资和贸易额增长显著,从1990年的28亿美元增加到2012年的2700亿美元。

  姚淑梅说,随着新常态下的经济转型,中国将着力打造经贸合作新格局,不再单靠出口拉动经济增长,还要加大投资及技术和产能的输出,实现多元化的对外经济发展。这一新格局的重心就放在亚非拉。

  当下,中国与亚非拉的合作模式主要包括贸易、投资和自贸区建设三种。姚淑梅认为,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动,接下来中国对这些地区的投资速度和力度还将继续加大。未来,以投资带动产业合作的模式将快于自贸区模式,并占据主导地位。

  “比如,中国在赞比亚开发铜矿。中国企业之前只是简单提炼后就把矿石出口到中国,但现在做产业链延伸,在当地完成前期生产,把制成品和半制成品出口到中国。这样一方面可以让当地获得中国技术,增加就业机会,发展矿产加工业,还可以通过出口产品获得亟须的资金。这就改变了中国简单进口初级产品的贸易格局。而当地低廉的水电和人力成本也可以给中国企业带来好处。”姚淑梅分析称。

  习近平在讲话中宣布,中国未来5年内将向亚非发展中国家提供10万名培训名额;将成立中国-亚非合作中心,进一步推进亚非各国交流合作;设立中国-亚非法协国际法交流与研究项目;年内还将举办以弘扬万隆精神为主题的国际研讨会。

  加强南南合作:给最不发达国家零关税待遇

  习近平宣布,中国将于年内对已建交的最不发达国家97%税目产品给予零关税待遇,并将继续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的援助。

  姚淑梅认为,这将是中国在新形势下促进亚非国家经济发展的一项非常有意义的援助措施。首先,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意味着不干涉别国内政,这是我们在国际社会受到普遍欢迎重要原因。第二,这种援助形式不是提供贷款,不会增加接受国的负债,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体现了我们的大国责任感。

  同时,这一措施对中国也有好处。“最不发达国家出口的很多产品,如水果、经济作物,对中国市场来说是具有补充性的。在零关税待遇下,这些产品价格相对便宜,能够惠及中国的消费品。”

  此前,中国也曾动用过零关税待遇援助最不发达国家。在2006年4月5日“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宣布,为支持太平洋岛国发展民族经济,将免去该地区与中国建交的最不发达国家到2005年底之前所欠债务,并对其出口到中国的商品实施零关税。

  习近平指出,广大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加快发展、改善民生的共同使命,应该抱团取暖、扶携前行。亚非国家要加强同拉美、南太及其他地区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要提高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体系内的代表性和发言权,引导2015年后发展议程谈判重点关注解决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更好维护发展中国家正当权益。

  “60年前的万隆会议取得了特别好的效果,让发展中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首次交流观点后达成共识,在世界政治经济舞台上发出了一个重要的声音。但在上个世纪80年代,随着冷战结束、苏联垮台,发展中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在政治和经济问题上的声音越来越小。亚非国家亟须一次像1955年那样成功的万隆会议。”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曹和平说道。

  如今,亚洲和非洲成为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两个地区。曹和平认为,这两个板块的国家领导人在万隆会议60周年后在为第三世界国家搭设的平台上进行交流,将有望重拾1955年亚非国家联合起来在世界政治和经济舞台上发声的辉煌局面。

  在推动南南合作过程中,曹和平指出,各国也必然面临发展不均衡的情况,有的国家发展速度比较高,有的还处在比较落后的状况,而中国可以发挥重要的合作协调作用,通过搭建区域和跨区域合作平台实现资金、技术和人力的整合,为第三世界国家寻找经济发展新起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就将是实现这一目的的重要途径。

更多精彩